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九节 神经性耳聋

  番茄小说网 wap.eejw.cn,最快更新虎警最新章节!

   虎平涛拿出执法记录仪,打开,照例问:“谁报的警?”

   “我。”一个身穿大衣的中年男子从凳子上站起来。

   虎平涛略一点头:“姓名?”

   “耿松华。”

   正打算问第二个问题,李平波赶到了,虎平涛把执法记录仪递给他,打开笔录本,继续道:“说说情况吧!为什么报警?”

   ……

   我叫耿松华。

   去年十二月,就是上个月六号,我忽然感觉耳朵失聪,就赶紧来到这里就诊。当时坐诊的医生告诉我是炎症,因为我没有医保,就让我去药店自己买点儿罗红霉素。可用药后一直不见好。过了一个星期,我挂了这里的专家号,坐诊的主治医生是白玉波。她让我做个听力测试。我排了队,做完检查,拿着报告单回来,她随便看了一下,什么也没说,拿起笔来就开方子。

   我在旁边看着,就问:“医生,我这是什么病?”

   白医生很不耐烦,直接回答:“神经性耳聋。”

   等我还想继续问的时候,她把就诊卡扔给我:“都说了是神经性耳聋,你不是医生,说多了也不懂。这药先吃一个疗程,然后再来复查。”

   从我拿着检查单给她,到开药方给我,前前后后还不到两分钟,诊断就结束了。

   我当时就有些火大,老婆在旁边一把拉着我,才没闹起来。我没急着走,在外面走廊上隔门看着,后面连续进来四个患者,姓白的都是同样处理,都说是神经性耳聋。

   后来我去了医院计价处,打出她开给我那药的费用,四千多块啊!照她的说法,这还只是一个疗程。

   我没交费取药,这种冤大头谁愿当谁当,反正我就算死也不会买这种药。

   回到家,我在晚上仔细查了一遍医院的医生名录,选中了一个叫做杨国菊的耳鼻喉科主治医师。在网上挂了号,两天后就诊。

   杨医生的检查程序与之前一样,看了检查报告,她用镊子扩开我的耳道,仔细检查了一遍,然后详细告诉我,我这失聪是耳酊附带感染引起的。取完耳酊,然后开药,两瓶硼酸酒精滴耳,不连挂号费和手术费,总共十三块钱。

   我回到家,按照杨国菊医生交代的方法,滴了两次,痊愈。

   ……

   说完,耿松华指着坐在对面的那位中年女医,满脸都是不屑的神情:“白医生今天当班,我过来找她。没别的意思,就是想搞清楚为什么她开给我的药那么贵?这十三块与四千多的区别也太大了。同一个医院,不同的医生,这究竟怎么回事?”

   虎平涛把视线转向对面:“他说的是事实吗?”

   白玉波早就想离开,无奈耿松华带了不少人,堵住诊室的门不让走。她实在没办法,只能坐在这里。围观者很多,事情也闹得沸沸扬扬,旁边诊室的医生怕出事,就带着一个护士进来,帮着维持秩序。

   医院保安也来了,却无济于事。

   白玉波脸色铁青,紧抿着嘴唇,一言不发。

   见状,虎平涛转向站在她身旁的那位男医生:“你们院方领导知道这事儿吗?”

   男医生点点头:“已经打过电话,杨国菊医生今天不上班,她也在赶过来的路上。”

   “那就好办了。”虎平涛转过身,对耿松华道:“聚众闹事是不对的。就算这事你占理,也不能带着这么多人来医院,妨碍人家正常工作。”

   耿松华气鼓鼓地说:“我没想闹事,我就是想要个说法。她凭什么开给我四千多块的药?凭什么要说我是神经性耳聋?她是医生啊!照这么个搞法,简直就是草菅人命。”

   虎平涛没理他,转向站在门口的那几位医院保安:“让外面的人都散了,别聚在这儿。”

   十多分钟后,一位副院长匆匆赶到现场,把涉事双方和警察带到了医院会议室。

   医院不想把事情闹大,何况主要原因出在自己人身上。尽管白玉波抵死不认,可事情已经是白纸黑色一清二楚。上面的直管领导已经表态,她的个人想法就不重要。

   耿松华现场说的那几句狠话,也起到了很大作用。他嚷嚷着:如果处理结果让我不满意,那我就把这事的前后经过贴到网上,让媒体参与进来,帮着评评理。

   处理结果不外乎是道歉,外加赔偿。耿松华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也见好就收。

   至于对白玉波具体该怎么处理,那是院方的问题。

   在笔录上签过字,这事到此为止。

   ……

   回去的路上,李平波问:“小虎,你觉得医院那边会怎么处理那个姓白的医生?”

   “这我怎么知道?”

   话虽如此,片刻,虎平涛还是忍不住发表自己的意见:“医院之所以不想把事情闹大,是出于名声方面的考虑。这事要传开了,谁还会去十七医院看病?”

   李平波又问:“这应该算是医疗事故吧?”

   “算,也可以不算。”虎平涛认真地说:“具体怎么处理,得看院方领导。白玉波当然有责任,可要是站在利益层面来看,她以“神经性耳聋”为名义,开四千多一个疗程的药给患者,这种行为不能算是有错。刚才在医院,我私下问过几个医生,他们都说白玉波看病需要复诊。换句话说,只要吃了她的药,到了复诊的时候,她就会跟杨国菊一样,开给患者十三块钱的硼酸酒精。”

   李平波顿时明白了:“你的意思是,白玉波在搞创收?”

   “医生也是人,得吃饭。”虎平涛叹了口气:“其实这种事情在医院里不是什么秘密。就拿清理伤口来说吧!按照规定,最小规格的创口清理,手术费只要二十块,纱布、药棉、双氧水什么的,加起来计价三十。还有,你去医院必须挂号吧!十块零五毛一个号,管二十四小时,等到隔天换药,还得再挂一次。”

   “累计下来,去医院每次换药,至少得六十块钱。伤口不能当天愈合,就以两天换一次药来算,三次换下来,就得一百多将近两百块钱。”

   “这还是最小创面的外科手术。”

   “如果换了我是医院领导,肯定喜欢白玉波这样的医生。因为她的做法来钱啊!她开给耿松华四千块多一个疗程的药,属于正常诊疗,从程序上也挑不出毛病。至于杨国菊医生的做法,也合理合规。其中的差别,说穿了就是对待病人的不同理念。”

   “打个比方:你感冒了,一种是刚上市的新药,三千块一瓶;一种是药典里的旧药,每瓶只要三十块。疗效都差不多,你会选择哪种?”

   “当然是三十的。”李平波回答:“因为便宜啊!”

   “可这样一来,药企和药店就赚不到钱了。”虎平涛耸了耸肩膀:“明白我说的意思了吧?”

   李平波听了连连点头:“所以今天这事其实是个意外。只要做出让耿松华满意的态度,赔礼道歉,医院内部不会处理白玉波,也不会处理杨国菊?”

   虎平涛点点头:“一般来说是这样。这事儿不归我们管,也没法管。”

   正说着,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是苏小琳的电话。

   “老公,是不是你给我送的花?”刚一开口,苏小琳就直指问题核心。

   虎平涛很迷惑:“什么花?我没送过啊!”

   苏小琳要的就是这句话,她很快判明状况,紧接着就开始撒娇:“你昨天占了我的便宜,今天是不是该送点儿好处给我?”

   “这个……”虎平涛被搞得有些手忙脚乱:“我在上班……这样吧,周末休息的时候我陪你逛街。”

   苏小琳知道轻重,没有打扰他的工作,轻笑道:“这还差不多,那我挂了啊!”

   收起手机,虎平涛皱起眉头。

   听苏小琳在电话里的意思,好像是有人给她送花。

   究竟是谁在打我老婆的主意?

   这边,苏小琳把手机摆在桌上,直接把那束玫瑰扔进了垃圾桶。

   虽然没有证据,却隐隐能猜到这花是谁送的。

   ……

   下午,“水中花”酒楼。

   谢俊波走进包房之前,特意看了下腕上的手表,指针刚好走到六点十三分。

   这是一个精致的小包间,有六个位置,寓意国人喜欢的“六六大顺”。

   一个身材精干的中年男子连忙迎了上来,笑着连声称赞:“谢总很准时啊!”

   谢俊波左边嘴角上扬,勉强挤出一个看似微笑的表情,其余的面部肌肉却很僵硬:“老曹,今天晚上喝什么?”

   曹友亮是天囿公司的老总,专做绿化。他与谢俊波相识多年,双方配合很不错,就双方关系而言,谢俊波可以算是曹友亮的衣食父母。

   “我弄了两瓶虎骨酒。”曹友亮笑着侧身指了一下桌子:“帝都医药公司一九五九年的老货,封口和标签都没动过,真正的原装货。”

   在那个遥远的时代,可以在市场上买到这种作为医药品的酒。

   谢俊波喜欢喝酒,曹友亮经常弄些市面上见不到的稀缺货给他。比如早已绝版的董酒、滇省这边老字号的玫瑰卤酒、老瓶装的杨林肥,以及各种上了年份的存酒……这次搞到的虎骨酒是曹友亮一个朋友的收藏。看在朋友面子上,两瓶酒只收了他一万五,真正的友情价。

   谢俊波顿时来了兴趣,直接略过站在侧面,看似曹友亮秘书的那个漂亮女人,视线落在包装久远的虎骨酒上,拿起来,凑到近处仔细端详。

   “老曹,这酒可是真家伙。呵呵,不错,不错!”谢俊波很识货,何况瓶身上发黄的标签做不了假。

   曹友亮紧挨着他坐下来,笑道:“那是当然,我请谢总喝的酒,都不是凡品。”

   谢俊波心中的不快被压下去不少,他朗声笑道:“老曹,还是你有心啊……谢谢!”

   曹友亮假装做出不高兴的样子:“谢总你这是什么话?大家都是兄弟,区区两瓶酒而已,你至于吗?”

   要说心里没点儿想法,那肯定是假的。

   “水中花”酒楼的菜可不便宜,加上这两瓶上了年份的虎骨酒,这顿饭的花费加起来将近两万。如果不是为了从谢俊波手上拿到他正在开发楼盘的绿化项目,面对这个年龄比自己小了十几岁的家伙,曹友亮根本不会这样做。

   顺便说一句,负责陪酒的那个女人,也是曹友亮的筹码之一。

   谢俊波喜欢酒,也喜欢女人。他很少在饭局上喝醉,原因很简单:男人醉了,兄弟根本硬不起来。但只要少喝几杯,酒精刺激产生的兴奋效果就恰到好处。

   服务员很快上菜。

   “秘书”撕开一瓶虎骨酒的包装,分别给两人的杯子倒满。谢俊波端起酒杯凑近鼻孔,久久地嗅着,然后与曹友亮碰了下杯子,浅浅抿了一口。

   曹友亮颇有些期待地看着他,笑问:“这酒怎么样?”

   谢俊波微微点头,放下酒杯,翘起右手大拇指:“不错,有时间沉淀在里面的味道,很丰富,有回味,就像人生。”

   曹友亮“哈哈”一笑:“没想到谢总还是个文人。”

   谢俊波也笑了:“权贵二字,权在首,财居末。自古以来,“士农工商”,咱们商人排在最后。都说做生意的满身都是铜臭,可谁不爱金银?当官的也不例外。混官场,咱们是没希望了,只能退而求其次,沾染一些文人的酸腐之气,与铜臭中和一下,至少在别人眼里,没那么讨厌。”

   曹友亮只当谢俊波在说笑话:“谢总你这就夸张了,这世上谁不爱钱?”

   谢俊波脑海里下意识浮现出苏小琳清丽的面孔,摇头叹道:“还真有……”

   曹友亮做出一副豪爽的模样,卷起衣服袖子:“竟然有这么不长眼的家伙?说,到底是谁?老子直接用钱把他砸得跪在地上,向谢兄弟你赔罪。”

   这话说的让谢俊波心中有些高兴。他瞟了一眼站在旁边的那个漂亮“女秘书”,冲着曹友亮使了个眼色:“老曹,今天就咱俩喝吧!”

第一百一九节 神经性耳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