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一节 姐姐

  番茄小说网 wap.eejw.cn,最快更新虎警最新章节!

   想了想,老太太嘴里又冒出一个新词:“你懂不懂,这叫潜力股!”

   眼看着两个人要吵起来,徐玲赶紧走上前拉架。

   “妈,你别说了。”

   “郑阿姨,您也少说两句。”

   郑玉仙气呼呼地问:“玲玲你自己说,郑阿姨到底有没有坑你?”

   徐玲的回答很是婉转:“谢谢郑阿姨为我的事多费心了。我觉得还是算了吧,我不喜欢这个人。”

   郑玉仙再次愣住:“……玲玲,你这是心里话?”

   徐玲点点头:“是的。”

   仔细想想,她认为母亲说得没错。

   好看的皮囊不意味着以后生活就能幸福。这是个物质的社会。比起英俊的相貌,徐玲更看重未来丈夫的收入。五千块的月薪虽不算低,但绝对不算高。何况辅警只能算是临时工。年轻时候的愉悦并不意味着中年,甚至老年时代的幸福。房子、车子、孩子……所有的一切都那么现实。所以在择偶问题上,她站在母亲这边。

   ……

   傅跃辉开着车,带着虎平涛前往“水中花”会所。

   一路上他都在笑。

   “小虎,那老太太挺热心的,没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给你介绍对象。”

   “其实那女孩长得不错,珠圆玉润。我没别的意思,也不是调侃你,挺漂亮的。就是她妈妈在旁边阴阳怪气,挑挑拣拣……她以为这是菜市场买菜呢!”

   “不过话又说回来,她这样做也有到道理。嫁闺女都想嫁个好的,越有钱越好。我知道小虎你是个优秀的年轻人,那是因为咱们以前打过交道。可别人不一样啊!就说那女孩的母亲吧!要是她对你了解更多一些,我保证她绝对不会对你有意见。”

   虎平涛知道傅跃辉没有恶意。他淡淡地笑着,没有开口搭腔,脸上的表情很复杂,也有些无奈。

   他今年二十三岁。

   赵中祥在《动物世界》里的那句台词很有意思:春天来了,又到了动物交配的季节。

   饮食男女都有着正常的需求,虎平涛也不例外。

   很多大学生都会在学校里谈恋爱。艺术学院美女如云,虎平涛也曾对几个女孩动过心,可他从未主动表示过,心底美妙的幻想与失落一直在纠缠,最后得到的只是一张毕业证书。

   归纳起来有两个原因。

   首先是虎平涛的高中班主任。那是个责任心很强的男人。他结了两次婚,都离了。他对学生尽职尽责。不夸张地说,真正是像狼一样盯着学生,希望他们成材。

   高中生早恋是个令人头疼的问题,这位班主任的制止和劝说方式却很另类。

   虎平涛记得很清楚,那天早上,班主任走进教室,怒视着全班同学,用右手指戳了戳他自己都脸,问所有人:“我帅不帅?”

   这问题很诡异,回答稍有不慎就会陷入万劫不复之深渊。包括虎平涛在内,所有同学面面相觑,谁也不敢说话。

   “我当然不帅。因为我比你们老,脸上全是褶子。”说到这里,班主任话锋一转:“那些早恋的同学你们扪心自问,连我都没有结婚,你们急什么啊?”

   全班足足沉默了五秒钟,突然爆发出哄堂大笑。

   其次就是父亲。作风严厉的他见不得卿卿我我小儿女状。虎平涛从小对父亲有着本能的畏惧感,这一直影响到他的大学时代。

   他对徐玲的第一印象不错。郑玉仙老太太是个有心人。她这个月老可没有乱牵线,如果不是陈晓丽从中阻止,虎平涛其实很愿意与徐玲相处着看看。

   傅跃辉是个健谈的人。

   “小虎你是哪儿人?”

   “我听廖所长说,你是艺术学院毕业的,怎么会想起干辅警这行?”

   “你英文真不错,上学的时候没少在这方面下功夫吧?”

   就这样聊着,很快到了“水中花”会所。看到是自家老板的车,门口的保安连忙升起道杆放行。

   停车场是一块面积很大的嵌草砖绿化带。“水中花”的菜色独特,来这里就餐的客人很多。有时候电话预约还不一定有空位,必须来得早才行。

   傅跃辉的专用停车位与客用停车场连在一起。进来的时候他后面跟着好几辆车,本着“客人优先”的规则,他把车子停在空地边上,等到后面的车依序进入,这才排在最后,缓缓驶到专用停车位附近,打开车门走下去,挪开摆在地面上的红色警示锥桶。

   虎平涛推开右侧车门下了车,傅跃辉把占地用的锥桶收好,一边侧身钻进驾驶室,一边对站在外面的虎平涛笑道:“小虎,你爸妈在哪儿工作?”

   财大气粗的会所老板,感觉就像个非常八卦的好奇宝宝。

   虎平涛笑了,正打算开口,忽然看见一辆熟悉的红色“帕梅拉”从绿化带外围缓缓驶来。

   停车场外围种着一排香樟和冬樱花,树下是交替栽种的黄叶假连翘和红花榉木。这些植物栽种多年,乔木高大,灌木生长茂密。虽然修剪整齐,整体高度却超过一米以上,形成很好的遮挡效果。

   如果早几秒钟看到这辆“帕梅拉”,虎平涛绝对会找个地方藏起来。

   漂亮的红色豪车紧挨着傅跃辉那辆“奔驰”停住,从车上下来一个同样漂亮的女人。

   十厘米的鞋跟把足弓绷直,与铁灰色的铅笔裤形成完美搭配。白色蚕丝衬衫的束带很宽,在胸臀之间凸显出曲线优美的腰部。再往上是笔直的脖颈,白净美丽的脸庞,大波浪长发沿着耳畔滚落,显得清丽又自然。

   “虎平……涛!”她尖声喊叫起来。前两个字带有浓重的疑惑,最后一个字拖音长达三秒钟,彻底压过了之前的不确定,有震惊,有喜悦,也有令人畏惧的怒意。

   虎平涛浑身一颤。

   他不是一个胆小的人。即便是在格斗训练班面对最强大的对手,他也从不畏惧,就算咬着牙也必须将对手打倒。

   可这个女人不同。从小到大,她是自己最尊敬,最惧怕的人之一。

   虎平涛有种忍不住想要转身逃跑的冲动,却被快步走过来的女人怒声喝道:“你给我站住!”

   十厘米的高跟鞋对她毫无影响,她的每一次落脚,鞋跟都稳稳踩定在嵌草砖地面的硬质部分,仿佛经过精密计算。

   虎平涛如同中了定身咒,只能僵在原地不动。感受着那股由远及近的狂暴,他好不容易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干巴巴地说:“姐……你怎么在这儿?”

   “我还想问你呢!你怎么在这儿?”

   虎碧媛,他的亲姐姐,北通集团副总裁,主要股东之一。

   “我……我……”嗫嚅了半天,虎平涛只能重复这个简单的字。他垂头丧气,暗骂着自己就不该跟着傅跃辉来吃这顿饭。

   傅跃辉坐在驾驶室里呆呆地看着,嘴巴张得老大,半天也合不拢。

   他当然认识虎碧媛,那是会所最重要的客户之一。北通集团是国内赫赫有名的企业,虎碧媛是集团西南地区总监。无论身家还是容貌,都是商圈里最能引起兴趣的话题。

   虎碧媛是小虎的姐姐?

   这简直太不真实了。

   傅跃辉用力甩了甩头,下意识联想起半小时在耳原路派出所门口,遇到郑玉仙老太太和徐玲母女俩的那一幕。

   讥讽、嘲笑、不屑……

   “幻觉,这一定是幻觉。”傅跃辉喃喃自语。

   虎碧媛那双漂亮的丹凤眼死死盯住虎平涛:“你为什么不回家?”

   在气场强大的总裁姐姐面前,虎平涛被压制得几乎抬不起头。他沉默了很久,闷闷不乐地回答:“我不想当兵……我的意思是,我不是不喜欢军人,但我不愿意按照爸的要求,去他指定的部队当兵。”

   “所以你就跑到熊叔叔那儿报名当警察?”虎碧媛目光犀利,语气比刚才柔缓了少许:“而且还是辅警?”

   虎平涛感觉无地自容。他用力咬了咬下唇,随即松开:“我从家里出来的时候没带钱……”

   这是最好的解释。

   虎碧媛皱起眉头:“这段时间你怎么过的?”

   “找朋友借了点。罗宇,你认识的,我大学同学。”虎平涛老老实实地说。

   “借了多少?”

   “三千。”

   虎碧媛眼中闪过一丝爱怜的目光:“妈给我打了电话,说你离开家的时候没带手机。三千块……你买了新手机,还要吃饭,根本不够啊?”

   “我在单位食堂吃饭,住在宿舍里,这些都不用花钱。”虎平涛笑了,他感受到姐姐态度的变化。虽然看起来又凶又严厉,却仍是那个对自己最好,关爱程度上甚至超过了父母的姐姐。

   看着他身上廉价的T恤,穿旧的运动裤,还有那双表面满是皱褶的鞋子,虎碧媛彻底打消了狠狠怒骂弟弟一顿的想法,脑海里所有想法都被关心与怜爱取代。

   她比虎平涛大很多。虎平涛出生的时候,是全家人眼里的宝贝。

   虎碧媛能理解弟弟的想法。可前段时间接到母亲说虎平涛离家出走电话的时候,她的心也乱了。

第四十一节 姐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