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一五节 感情

  棉花糖小说网 wap.eejw.cn,最快更新虎警最新章节!

   看着满面自信的陈晓红,虎平涛淡淡地笑了。

   这个女人很有意思,单文飞也很有意思……当然,这绝不是调侃,他们努力生活,简单快乐,对阳光和未来充满希望。

   邢乐惊讶地说:“你可真厉害,连这个都能算计得一清二楚。”

   对粗线条女警的这番言论,虎平涛只能好气又好笑地连连摇头:“你这话就错了。这可不是算计。小陈之前就说过要买房。现在的房价那么高,就他们俩的收入,还不能得到家里的支持,如果不精打细算,恐怕得等到猴年马月。”

   “再说了,对时间的安排也是生活的一部分。小陈和小单还没结婚,但住在一起,已经有了夫妻之实。看得出来,单文飞是个有担当的男人,是想要一个安定的家,所以他每天拼命挣钱。小陈这边也不错,如果是在外面花天酒地的那种女人,单文飞也不会心甘情愿把每个月的工资主动交给她掌管。”

   “这才是真正的两情相悦。”

   谈话到此结束。

   ……

   出了门,上了车,邢乐看着坐在旁边副驾驶位置上的虎平涛,神情比之前舒缓了许多,望向他的目光也颇为柔和,透出深深的好奇。

   “虎……虎哥,你怎么只跟陈晓红谈了不到二十分钟就走了?”

   邢乐觉得这次谈话远不如白天对其他人那么详细。

   “因为从陈晓红这里找不到线索,单文飞也撇清了他与白月萍之间的关系。”虎平涛按着车窗开启键,感受着迎面吹来的清冷夜风:“陈晓红是个精明的女人,她说的这些话虽然平淡无奇,却为单文飞提供了足够的清白旁证。”

   邢乐双手握着方向盘,没有发动引擎。她疑惑地问:“局里昨天晚上与陈晓红取得联系,通知她今天约谈。这其中有整整一个晚上的时间,她和单文飞会不会提前串供?”

   虎平涛点了下头:“串供是肯定的,毕竟是未婚夫妻。但我从一开始就没把单文飞当做嫌疑人,所以无论他和陈晓红之间是的关系亲密与否,对这个案子的调查没有太大影响。”

   “为什么?”邢乐心头的疑问更深了:“你怎么确定单文飞没有作案嫌疑?”

   “因为他没有作案时间。”虎平涛笑道:“陈晓红的说法也证实了这一点。她的着眼点与我不同,看重的是收入,也就是单文飞每个月交给她的工资。送外卖的确可以收入过万,可是高收入对应的也是高付出。如果不熟悉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如果不争分夺秒,别说收入过万了,就连维持生计都成问题。”

   “还记得半年前的一则新闻吗?帝都的一个处长为了体验生活,当了一名外卖员。一天下来,只送了不到十个单子,连当天的饭钱都不够。”

   “陈晓红说的这些话是真是假,只要给外卖公司打个电话就清楚。单文飞每个月的收入电脑里都有记录,调出来一看就知道,谁都没法作假。”

   “所以单文飞在外面没有女人,他与白月萍之间也没有交集。”

   “别愣着,开车吧,现在去曹立军那儿。”

   ……

   植研小区在南郊。这里的房子规格统一,均为六层的电梯房,是多年前单位与职工共同出资,与开发商协建的住宅。

   这种房子有两个最大的特点:一是购买价位低,一是居住面积大。

   曹立军之前已经接到电话,知道警察局的人要过来。他早早在家里等着,将虎平涛与邢乐迎进来,然后吩咐保姆杨芳送上茶水。

   虎平涛粗略看了下房子,面积大约在一百二十平左右。曹立军和白月萍没有孩子,夫妻俩住着很空,甚至有种鬼屋的感觉。

   曹立军带着虎平涛四下里看了看。他按下壁灯:“这是书房,也是我平时工作的地方。”

   书房很大,组合书柜靠墙摆放。正中是电脑桌,朝南的位置有一块简易黑板,侧面有一个绘图桌,置物槽里散落着铅笔、圆规和三角板,还有其它的常用量具。

   柜子里的书大多与植物相关,也有厚重的历史典籍————《资治通鉴》《万历十三年》《中国通史》

   朝东的立柜里有很多植物标本,还有一些瓶瓶罐罐。

   地板很干净,书桌上也一尘不染。

   虎平涛不禁笑道:“曹老师,你这家务打扫得很不错啊!”

   曹立军莞尔:“都是芳姐的功劳。我一个大男人,不会搞这些。”

   虎平涛敏锐地抓住这句话,问:“这么说,你从不做家务?”

   “也不是不做,只是很少做。”曹立军解释:“以前做的多,后来单位上忙,做的就少。月萍结婚前在她家里娇生惯养,偶尔做几次饭,平时都是我洗碗……没办法,她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

   虎平涛心中一阵好笑————这夫妻俩的矛盾看来不是一天两天了,都这种时候了,曹立军仍然不失时机在外人面前对白月萍进行攻扞。

   这也证明了曹立军对白月萍意见很大,根本不是那天晚上在医院庭院里说的那般宽容。

   “这是卧室。”曹立军带着虎平涛和邢乐来到主卧:“我和月萍分居很多年了,平时不睡在一起,我把这个房间让给她。”

   很大的一间房子,床和卧具都颇有格调。

   “这间是我的。”曹立军带着他们走进次卧:“这里小一些,但也够了。”

   接下来是另一间:“这里原本是储藏室。后来我把那些没用的东西该扔的扔,该卖的卖,空出来以后就给芳姐住。这家里总得有人收拾,否则生活很成问题。”

   保姆杨芳年龄看似与曹立军相仿。她颇为肥胖,目测体重超过八十公斤,穿着一套浅粉色家居服,人看起来很干净,脸上一直带着笑。

   虎平涛主动伸出右手:“你好。”

   杨芳显然没想到虎平涛会主动与自己握手,一下子有些反应不过来,足足过了两秒钟才握住,很不好意思地笑着回应:“你好,你好。”

   简单的打过招呼,虎平涛和邢乐来到客厅,与曹立军面对面坐下。

   “你平时早上几点钟起床?几点出发去单位?”

   “这小区的管理怎么样?”

   “这是什么时候建的房子?请给我看下房产证。”

   “你哪年学的车,驾龄多久了?”

   “芳姐……呵呵,我也跟着这样叫你吧!曹老师平时都爱吃什么菜?这个你才有发言权。”

   各种乱七八糟的问题提了一大堆,林林总总有十几个。

   邢乐在旁边负责记录。早上陪着虎平涛从局里出来的时候,她压根儿没想过要帮着记录。然而之前在陈晓红那里的听闻,令她大受启发,眼前豁然开朗,对虎平涛也顺带着改变了看法,所以现在主动开始做记录。

   她心中同时产生了疑惑。

   虎平涛提的这些问题与案件无关。感觉就是普通的聊家常,甚至与案件本身毫无关联的保姆杨芳,也成为了他的问题对象。

   曹立军的回答很刻板,符合他搞研究的学者人设。

   保姆杨芳就开朗得多。

   “曹老师喜欢吃猪头肉,而且喜欢吃菜市场往东数过来第六间铺子,做卤味的那家。还有卤口条和卤肠子,曹老师隔三差五都会买回来下饭。我也试着给他在家里卤过几次,可曹老师说我做的没那家做的好。”

   虎平涛似乎是此道中人,听得频频点头:“卤猪头肉我也喜欢,尤其是夹着烧饼一块儿吃,味道真的很不错。”

   说到喜欢的食物,曹立军刻板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改天我请你尝尝。”

   他随即神情变得暗淡下来,叹了口气:“可是月萍不喜欢这个。她很反感我吃猪头肉,尤其是卤肠子,说是……很臭。”

   虎平涛劝道:“这很正常。很多女的都不喜欢猪肠做的菜……味儿重。”

   气氛有些冷场,保姆杨芳适时地插进话来:“这事儿我知道。白老师……要我说,白老师对曹老师有些过分了。上次我买了卤肠子,刚进家就被白老师看见,直接抢过去扔垃圾桶。后来曹老师就自己去卤味馆买了带回来。因为是他买的,白老师就不敢抢也不敢扔,可她不让菜上桌,还叫曹老师自己去厨房里吃。”

   虎平涛眯起眼睛问:“还有这种事?”

   曹立军的神情有些尴尬:“……我喜欢的,月萍不喜欢。我只能在厨房里吃,或者自己一个人在外面吃。后来我们分居,也就懒得在家里做饭,有时候图方便,我就带着芳姐一起,在小区后面,菜市场旁边的馆子里吃,顺带着买点儿卤味。”

   虎平涛同情地点点头:“其实我觉得吧!既然都这样了,一直拖着也不是办法。该离婚就离婚,分开了对大家都好。”

   邢乐怔住了。

   她偷眼望向虎平涛,发现他也转向自己,飞快地眨了下眼睛。

   保姆杨芳很赞成这种说法:“我早就这么劝过曹老师。倒不是说白老师这人不好,可他们看上去根本不像两口子。连我这个外人呆在家里都感觉气氛不对,他们俩别说是睡觉了,连平时吃饭都不在一块儿。逢年过节在老人面前还勉强凑活,吃完团圆饭就各走各的路,话也很少说。”

   “我一直劝曹老师,说你们要么干脆分开过。可如果要在一起,最好还是生个孩子。”

   杨芳快人快语,曹立军颇为无奈地看了她一眼:“芳姐,我都说了,月萍不愿意生,我也没办法。但我考虑过,实在不行就去领养一个。”

   “干嘛要领养啊?”保姆杨芳有些急了:“这领养的终究不如自己生。曹老师你这才多大啊!正是年轻力壮的时候,何必要领养外面的孩子?再说了,人大了就有想法,到时候他非但不领情,反过来还说你跟他没有血缘关系。这电视上很多节目不就是这样嘛,领养的孩子长大以后寻亲,跟养父母翻脸成仇。”

   “有些事情你不知道。”曹立军嫌她烦,抬手挥了一下:“何况我也只是暂时的想法,具体能不能做,还得看情况。”

   他似乎不太愿意保姆杨芳参与谈话:“芳姐,我们在谈事情,你忙你的去吧!”

   杨芳颇不情愿地站起来,转身朝着卫生间方向走去。

   虎平涛问:“你这几天都去医院吧?白老师好点儿了吗?”

   “去了。”曹立军回答:“说实话,月萍的情况不太好。出事儿那天幸好是你在场,及时给她注射,然后洗胃……但马钱子这东西很特别,它的渗透性很强。”

   虎平涛问:“你指的是什么?”

   曹立军说起专业的问题就来了精神:“古时候做牵机药的基础原料就是马钱子。如果你看过相关的历史记载,就知道服用“牵机药”的死者症状非常恐怖。身体扭曲,肌肉萎缩,整个人外形大幅度改变,面目全非。”

   虎平涛轻轻点头:“我知道。”

   “月萍这次也深受其害。”曹立军叹了口气,眉头紧锁:“她已经出现了明显的面瘫,右边脸颊肌肉收缩。这意味着毒素对她已经造成影响。微毒,不会影响生命的那种,但肝脏无法将其排除。就目前的状况来看,月萍的脸只是有些别扭,不仔细观察很难察觉。可这种改变是持续性的,最多半年,她的整张脸就会彻底歪掉。”

   正在做记录的邢乐一听,愣住了:“有这么严重?”

   曹立军转向她:“人类科学发展到现在,的确用“日新月异”来形容。但有些病症仍然无法用现代医术彻底解决。”

   身为女人,邢乐对此有着天然的恐惧感:“做整容应该行吧?”

   曹立军抬起右手,轻轻拍了一下自己的面颊:“上学的时候,你学过生物。人类是左右对称的高等动物。这是我们独特审美观的基础。换句话说,如果进行整容,无论任何类型的手术,其关键在于,在改变的同时,必须准确控制面部的对称平衡点。”

第二百一五节 感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