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三四节 他到底是怎么死的?

  番茄小说网 wap.eejw.cn,最快更新虎警最新章节!

   办公室陷入了长达半分钟的安静。

   突然,廖秋猛地一拍大腿:“是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个?哪怕现场混乱,哪怕事情突然,张立根这个祸端制造者根本跑不了。与郑千山一起打牌的另外三个人肯定要找他的麻烦。就这么不说不问的……这不正常!”

   李建斌也恍然大悟:“如果是正常打牌,被张立根这么一闹,杨达富他们三个根本不可能放过他。”

   陈信宏在旁边听着,心中也有了计较。他转向虎平涛,疑惑地问:“小虎,照这么说,王庆国、杨达富、陶兴正三个人,也是同谋?”

   虎平涛从椅子上站起,走到廖秋旁边,拿起他摆在桌上的笔录,认真地说:“这里面有几个细节。首先,是郑千山最后的那把牌。清一色万子,他已经有两杠了。按照“血战到底”的规矩,只要手上有一杠,无论是否杠下来,只要糊了都算满牌,也就是八番。这个跟手机上的Q麻规则有点儿不一样,但正常情况下,民间玩法最高就是八倍,自摸加一张。”

   他问廖秋:“廖哥,如果是你拿到这样一把牌,而且已经听牌了,你会是什么反应?”

   廖秋想也不想张口回答:“肯定想糊牌啊!打麻将谁都想赢,何况是这么大的牌。”

   虎平涛笑了:“经常打麻将的人都知道,玩牌这种事情,三分靠技术,七分靠运气。就以万子清一色来说吧!十三张牌,只要抓起来有七张万子,过半了,就有机会做大做强。”

   “王庆国、杨达富、陶兴正三个人的笔录显示,当时那把牌,他们都不要万子。按照“血战到底”的打法,这叫“三供”。只有郑千山一个人要万子,他无论做牌还是糊牌的几率都很大。”

   “打麻将要集中精神,尤其是突然之间遇到这种难得的机会,就更是心情紧张,而且全神贯注。从生理学的角度来看,神经高度集中的时候,人体瞳孔散大、眼裂增宽、眼球凸起、内脏和皮肤血管收缩、呼吸加速,进而导致交感神经兴奋。如果这些症状加剧,还会引起四肢麻木、头晕、出汗和颤抖。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心率加快,引发高血压。”

   “可以想象,郑千山当时拿到牌,心情瞬间变得激动,再加上另外三个人都不要万子,在他看来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的绝好时机。”

   “可他毕竟上了年纪。老话说得好: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去。老人最忌大悲大喜,尤其是中风之类的症状,在这种时候往往是要命的。”

   “张立根选择的时机非常好。”虎平涛加重了语气,听起来有些森然:“王浩坤和孟辉刚好从商业街那边过来,他在巷口向他们举报,然后自己先跑进麻将馆,以很高的音量,还有极度夸张的腔调喊出那句“警察来了”。偏偏这个时候,陶兴正打出一张“三万”,郑千山捡起来糊牌,狂喜加上恐惧……呵呵,这一切就发生在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里,难道真有这么巧吗?”

   “一件事,可能是巧合。比如王浩坤和孟辉刚走到巷口,就遇到了张立根。”

   “两件事,也有可能是巧合。比如张立根跑进麻将馆喊话的时候,郑千山刚好糊牌。”

   “第三个巧合,就是郑千山糊的那把牌,刚好是清一色。”

   “这一切,难道你们没觉得其中有古怪吗?”

   李建斌听得后背上冷汗淋漓,他瞪大眼睛看着虎平涛,难以置信地问:“小虎,这……这是预谋杀人?”

   虎平涛点点头:“应该是这样,否则无法解释这么多的巧合。而且这案子的各个环节契合点实在太多了,如果不是事先制定了计划,无法做到如此完美。”

   廖秋眼中同时闪过惊讶和欣赏的目光。他思考片刻,问:“小虎,你刚才说,这个案子不止一个细节。除了郑千山最后的这把牌,你还发现了什么?”

   虎平涛回答:“我觉得张立根的目的就是为了杀死郑千山。这很明确,从他的笔录里也能感受到这一点。他与郑千山之间的仇恨可以说是不共戴天,而且这些事情都是公开的,只要在三山村里随便一问就知道,所以没必要隐瞒。”

   “杀人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尤其是通过“吓唬”的手段把人活活吓死。虽然国内外都有惊吓致死的案例,但实际操作下来,可能会把人吓病、吓疯,甚至吓得精神失常导致瘫痪……可如果真正想要把人吓死,难度不是一般的高。”

   “虽然我们目前掌握的证据和线索不多,但基本上可以确定,张立根想要郑千山死,这念头是无比的强烈。”

   “于是问题来了――――用什么样的方法,才能确保喊出“警察来了”那句话的同时,郑千山必定死亡?”

   “下毒?”

   “这不太可能。张立根是个农民,文化程度不高,也没接受过相关的训练。他对药理和化学方面一概不知,何况中毒发作这种事情不可控。如果真要以下毒的方式对郑千山进行报复,他早就这么干了,也用不着等到现在。”

   “暴力杀人就更不可能,否则张立根也不会想到借助警察的名义,恐吓郑千山。”

   廖秋听明白了:“你的意思是,王庆国、杨达富、陶兴正与张立根同谋?”

   虎平涛点点头:“否则就无法解释郑千山为什么能拿到清一色的牌,而且还是在如此准确的时间点。”

   陈信宏皱起眉头问:“怎么拿牌这种事情还可以控制?”

   虎平涛笑道:“陈哥你平时不玩麻将,不知道这里面的门道也很正常。现在都用智能麻将桌,机器自动码牌。说穿了就是芯片控制,按照特定的程序运转。这玩意儿可以遥控,无论你想要好牌还是差牌,只要按下遥控器,五米之内就能操纵。别说是清一色了,就算每把拿起来都是天糊也没问题。”

   廖秋在旁边插话:“是啊!按照弯弯的打法,天糊一百番,最高。”

   虎平涛继续道:“如果没有王庆国、杨达富、陶兴正的配合,张立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单凭一句话就把郑千山吓死。由此判断,这三个家伙肯定有问题。”

   “第三个疑点:郑千山的真正死因。”

   “我觉得惊吓只是其中一部分,但不是主因。人老了,身体各方面机能随之衰退,慢性病频发,尤其是心脏病和高血压。很多老人外出都要随身携带各种药物。比如速效救心丸和降压药,必须按时服用。”

   “集中精力做某件事的时候,人脑会出现选择性遗忘。比如玩得高兴了就忘记按时吃药。现在郑千山的尸检报告还没出来,有些事情我无法确定。可他这个年龄的老人有很多是心脏病患者,假设郑千山也是,那么他在今天上午打麻将的过程中,极有可能因为王庆国、杨达富、陶兴正三个人有意识的阻碍,使他没有按时服药。”

   听到这里,陈信宏不由得发出惊呼:“如果真是这样,这案子的性质就变了。”

   虎平涛面色沉稳,他想到的还不止这些:“如果,涉案者不仅仅是王庆国、杨达富、陶兴正,在合理性范围内继续扩大,比如郑千山的家人,尤其是他的妻子何玉仙。”

   李建斌满头雾水:“小虎,何玉仙跟这事儿有什么关系?”

   虎平涛继续说着自己的猜测:“按时服药这种事会形成习惯,就算王庆国、杨达富、陶兴以催促的方法郑千山进行劝阻,却不可能从根本上达到目的。如果郑千山当时执意服用药物,旁人无法强行阻止。”

   “如果是另一种情况,假设郑千山今天早上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就没带药?或者,他出门的时候,平时装在口袋里的药,被某人偷偷拿掉了呢?”

   “何玉仙完全有可能这样做。”

   廖秋、李建斌和陈信宏面面相觑,全都面露骇然。

   李建斌喃喃自语:“你小子脑洞真大,居然想到这么多的问题。”

   陈信宏脸上全是怀疑:“我觉得……这恐怕不至于吧!牌友合谋杀人也就罢了,怎么一下子把郑千山的老婆也扯进来?”

   廖秋惊愕地问:“小虎,你这些想法……我的意思是,真实程度,究竟有多大?”

   虎平涛坦言:“我只是从合理性角度进行分析。目前这一切都是假设。”

   廖秋心中一片明悟:“前提是等丁健那边的尸检报告出来?”

   虎平涛点点头:“不过在这之前,我们可以继续对王庆国、杨达富、陶兴正三人进行审讯。”

   廖秋眯起眼睛:“你觉得从他们身上还能掏出东西?”

   陈信宏几乎是同时与廖秋一起提出问题:“为什么不继续审讯张立根?他才是主要犯罪嫌疑人啊!”

   虎平涛转向陈信宏,摇了摇头:“这不一样。正因为张立根嫌疑最大,所以要把他放在最后。如果案情与我的设想一模一样,那么张立根肯定事先做好了准备。陈哥你想啊,惊吓致死同样也要上法庭,只是没有“故意杀人”判的那么重。我觉得,张立根从一开始就是奔着“过失杀人”去的。他策划了这一切,第一次审讯就主动承认是假意举报。所有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没有掌握实际性证据之前,最好不要打草惊蛇。”

   “王庆国、杨达富、陶兴正这三个家伙就不一样了。我可以确定他们是张立根的同谋。但他们在案子里起到的只是辅助作用。这一点,从他们各自的笔录里就看得出来。”

   李建斌饶有兴趣地问:“在哪儿?小虎你指给我看看。”

   虎平涛翻开笔录本,指着上面的字句:“看这儿,他们不约而同都提到关于麻将的赌注问题。其实今天上午他们和郑千山的牌局,打的是二十块钱一炮。可王庆国、杨达富、陶兴正三个都说自己只玩一毛、两毛。由此推断,张立根应该是许诺了某种好处,他们这才答应帮着谋害郑千山。”

   “可是做这种事情对他们来说,有着很大的心理负担。不夸张地说一句,那就是谋财害命。所以他们潜意识想要从中摘除责任,把自己的罪责降到最低,审讯的时候就张口胡扯,说自己只玩一毛钱。”

   “其实赌博就是赌博,哪儿有什么金额大小。”

   “重审王庆国、杨达富、陶兴正,关键在于之前的牌局。”

   “郑千山是个老赌徒,以前也因为聚众赌博被抓过。他进过看守所,有过那样的经历,心思素质非平常人可比。他潜意识惧怕警察,但因为频繁接触,畏惧心理也在逐渐淡化。所以单凭一句“警察来了”,很难把他活活吓死。”

   “大起大落会对情绪造成影响。想要达到通过喊话一击必杀,就必须提前营造足够浓重的氛围。”

   “难道你们没发现吗,王庆国、杨达富、陶兴正三个人的笔录只提到郑千山的最后一把牌,之前的那些他们谁都没说。现在我最想知道的,就是郑千山从上午十点开始,他的手气到底怎么样?输赢多少?”

   廖秋恍然大悟:“没错!如果郑千山之前一直输,或者是输多赢少,最后一把清一色满牌对他来说,相当于一针强心剂,而且还是超过正常承受量的那种。”

   陈信宏也连连点头:“大悲之后大喜,这时候突然听见“警察来了”,就算不能把人活活吓死,中风的几率也很大。”

   李建斌也明白了:“我这就去安排对他们三个进行重审。”

   虎平涛抬手拦住李建斌:“李哥,先别慌。还有三件事。”

   “第一,你马上派人去麻将馆,把老板带回来。”

   “第二,把麻将馆封了,尤其是案发的那间屋子,双重封锁,任何人不得进入。”

   “第三,搜搜张立根的身上,把所有东西清点一下。”

第二百三四节 他到底是怎么死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