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九一节 收网

  番茄小说网 wap.eejw.cn,最快更新虎警最新章节!

   这动作换在平时根本不可能。

   如果不是此刻洪宗元心神大乱,虎平涛也不敢趁机下手拿枪。

   同样是一支小巧精致的PPK。虎平涛右手持枪,拉开保险,熟练地检查了一下枪械情况,淡淡地说:“有我在,没人动得了洪哥。”

   他的这一系列动作,在王学新和洪宗元看来,充满了善意成分,表明他是真正的自己人。

   他们永远不会明白虎平涛刚才这句话的真实含义。

   人类在极度惊慌和恐惧的时候,会产生思维间隙,选择性忽视一些重要的细节。

   房间外面,隐隐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王学新反手持刀,恶狠狠地说:“大家一起走,冲出去!”

   他知道洪宗元有枪。可他对洪宗元目前的状态不报任何希望。

   还好阿衡是个有担当的男人!这把枪放在他手里,比放在洪宗元身上强得多。

   脑子里刚冒出这个念头,王学新猛然停住脚,转过身,满面疑惑地盯着虎平涛,问话语气也变得古怪:“阿衡,你会用枪?”

   他忽然想到就在刚刚过去的这一分钟,虎平涛从洪宗元身上拿枪的动作,与其说是“拿”,不如说是“抢”更合适。

   “阿衡你会用枪?”更多的诡异画面在王学新脑海里重现。包括虎平涛打开枪机保险,检查弹匣等一系列动作。

   王学新在地下靶场开过枪,可对于这种武器根本谈不上什么熟练度,顶多只能算是“会用”而已。

   虎平涛刚才那些动作,只能在熟练枪手身上才能看到。

   一种无法言语的惊恐从王学新脑海深处浮起,很快就牢牢占据了他的全部意识。

   这一切,不过是几秒钟的事情。

   “阿衡……你……”他盯着虎平涛,感觉自己持刀的那只手一直在发抖,说话也没有底气,两只脚在发软,连迈步走出去的力气都没有。

   洪宗元对这一切毫无察觉。他的惊恐来自于警察,毕竟这些年作奸犯科的事情太多,既然警察能找到这个地方,说明做好了万全准备,就算自己有那条密道,也难以逃出生天。

   后颈上传来一阵可怕的冰凉。

   那是非常陌生的金属碰撞感。

   洪宗元没敢回头,他看着正前方,从站在对面的王学新眼睛里,看到了比自己更加深重的恐惧,以及震惊。

   “阿衡你在干什么?为什么用枪指着洪哥?”

   王学新在尖叫,这与他稳重的性格毫不沾边,是惊恐到极点的表现。

   洪宗元心中一片死灰,更多的还是从心底骤然腾起的愤怒。他坐在沙发上,缓缓侧过身子,看到虎平涛居高临下用枪指着自己。

   “真没想到我居然看走了眼。”洪宗元发出悲怆的声音:“阿衡,我一直把你当兄弟,没想到你竟然吃里扒外……哈哈哈哈,你以为出卖我就有好下场吗?你以为把我交给警察,他们就会对你网开一面?别做梦了!你跟我做的那些事,就足够把你送进监狱。反正我早晚都是死,你也一样。”

   外面的脚步声更近了。

   虎平涛微笑着后退了几步。在这个位置更安全,也在手枪的有效射程之内。无论王学新还是洪宗元,想要威胁到自己就必须有足够的动作时间。

   “你想多了,我跟你不一样,区别很大。”

   他右手持枪,左手托住右手掌与手腕之间的部位,朗声笑着,说了一句周新池电影里的经典名句。

   “对不起,我是卧底。”

   ……

   卧底到最后,不外乎三种情况。

   第一种:继续保持卧底身份,与其他罪犯一起被抓。这样做有助于保护证据,不会因罪犯之间事先约定的串供导致问题。

   第二种:因实际需要,营造出“逃走”的迹象,借用原来的身份进入其它犯罪团伙,继续潜伏。

   第三种,也是最好的一种,就是完成任务,恢复警察身份。

   不同需求,有不同的结果。

   金寿昌和洪宗元犯罪集团所有罪证已被掌握,海警与陆警一起行动,查获了金寿昌的渔业公司和所有船只,将其一网打尽。

   ……

   专案组为虎平涛举行了盛大的欢迎宴会。

   宴会地点位于省厅食堂。

   为了表示诚意和敬意,专门从外面找了厨师,做了一桌子具有滨海特色的菜。

   副厅长郭凯盛端着酒杯站起来,看着坐在旁边的虎平涛,打趣道,:“以前我是只闻黑鱼之名,却没见过真人。现在任务结束了,才知道黑鱼同志这么年轻,这么帅!”

   虎平涛连忙站起来回应:“谢谢郭厅。”

   郭凯盛虽然位高权重,却是个没架子的人。他笑着搂住虎平涛的肩膀,亲昵地说:“今天咱们不分上下级,不准叫郭厅,你得叫我郭哥!”

   虎平涛从善如流,举起酒杯:“好的,郭哥。”

   “这就对啦!”郭凯盛大声笑道,举着杯子对桌上其他人绕了一圈:“来来来,大家一起,这第一杯酒,敬咱们最大的功臣。”

   纯净的液体缓缓流入喉咙,火辣辣的感觉瞬间涌起。郭凯盛看着虎平涛坐下,给他夹了一只很大的虾。

   “小虎,尝尝这个,这是专门从熟人那儿订的。个头很大,很新鲜,外面很难买到。”

   虎平涛感激地点了下头:“谢谢!”

   “你看你,刚喝了一杯,就说了两次谢谢!”郭凯盛笑道:“这事儿倒过来了,应该是我们谢你才对。”

   王永江坐在侧面,频频点头:“要是没有虎平涛同志打入昌达公司,这案子还得拖上很久。”

   曹勇直接拿着一瓶酒从餐桌对面走过来,先给自己的空杯倒满,很是佩服地对虎平涛说:“我敬你。”

   虎平涛刚来滨海的时候就见过曹勇。他站起来,与曹勇碰了下杯子,一饮而尽,喷吐着酒气笑道:“那天在海滩上你差点吓死我了。要不是我离得近,连忙冲上去给了你一刀,洪宗元肯定会先开枪。”

   曹勇大笑道:“照这么说,你还救了我一命。”

   虎平涛一本正经地回答:“所以改天你得请我吃饭。”

   “没问题!”曹勇为人豪爽:“我大你几岁,就管你叫一声“老弟”。以后有空了,带上兄弟媳妇儿来滨海,我负责全程招待。”

   虎平涛笑着说:“也欢迎你,还有在座的各位来滇省。我们那儿有火腿和野生菌,到时候我来尽地主之谊。”

   ……

   酒宴进行到很晚才结束。

   郭凯盛明天要开会,走得早。

   王永江和曹勇一直陪着虎平涛。

   “这次的案子出乎意料啊!贩1毒、杀人、藏匿武器、赌博……说真的,最初发现死者尸体的时候,包括我在内,都以为只是普通的杀人案,没想到后面会牵涉出这么多的连带问题。洪宗元和金寿昌隐藏得这么深,要不是你,真的很难把他们揪出来。”

   王永江认真地说:“小虎,谢谢!”

   曹勇在旁边开玩笑地对虎平涛说:“破了这么大的案子,一等功是跑不了了。潜伏这么长时间,估计你也憋屈坏了……说说,你现在最想做的事是什么?”

   虎平涛想了想:“来滨海这么久,我还没好好看过这座城市。能不能找个高点儿的地方,让我看看夜景?”

   曹勇笑道:“没问题。咱们市局旁边不远就是商业区,主楼有八十八层。那儿的很多店铺通宵营业,观光电梯直达楼顶,我现在带你过去。”

   看他拉住虎平涛的胳膊就要往外走,王永江连忙将其叫住:“小曹,你喝过酒,不能开车。”

   曹勇转身笑道:“我知道。我去值班室找个人开车。酒后不开车这是规矩。王局您就放心吧,我没忘。”

   ……

   楼顶风大。

   接近年底的初冬时节,滨海仍然炎热,半夜来到这种地方吹吹风,倍感凉爽。

   虎平涛双手扶住围栏,极目远眺。

   黑沉沉的夜,远处是灯火辉煌。

   虽然很多居民已经入睡,可闹市依然光线四射,景观大道上的霓虹灯密如长龙,有一种如在梦幻世界中的美。

   曹勇拿出香烟,递了一支给虎平涛,笑道:“感觉怎么样?”

   虎平涛点点头:“很不错。不愧是沿海发达城市,真的很漂亮。”

   曹勇嘴里叼着烟,一手挡住风,用打火机给虎平涛点烟,意味深长地说:“兄弟,跟你说个事儿。你这次表现突出,省厅领导对你印象非常好。就说郭厅吧,今天之所以过来,一是为了给你庆功,二是为了看看你,这三嘛……呵呵,你是个聪明人,我就实话实说:有没有兴趣调过来?只要你开口,手续什么的我们全部包办,滇省那边肯定放人。”

   虎平涛笑着摇摇头:“要是早几年你说这话,我肯定答应。现在嘛……我都结婚了。”

   曹勇很固执:“结婚也没问题啊!你老婆在哪个单位,我们一起办了。滨海这边有政策,特殊人才有特殊待遇,家属也一视同仁。”

   虎平涛脸上的笑意逐渐放缓:“我得守住国门……说真的,这次的案子对我触动很大。以前我一直觉得当警察就是守本分,维护治安。后来看到那么多人吸毒,还有这次,看到船上冷库里的那些尸体,才发现这是一种职责。”

   “那些女人都很年轻。她们什么都不懂,偷偷跑到咱们的地界上,莫名其妙就这样死了。”

   “还好,她们不是我们的人……”

   曹勇听懂了他话里的潜台词,叹道:“没人愿意甘守清贫。想想以前,改革开放刚开始那会儿,很多人削尖脑袋就为了出国。尼玛的那时候国外好啊!随便一个月的收入,抵得上在国内拼死拼活苦一年。可话又说回来,那时候出去的人在那边地位也低,很多人死得不明不白,就像……冷库里的那些尸体。”

   虎平涛微微颔首:“国家富强,才谈得上个人尊严。”

   他张开双臂,朝着远处灯火最辉煌的方向,缓缓做出拥抱动作。

   “我要守护这片繁荣与安宁,直到永远。”

   ……

   两周后。

   虎平涛返回滇省,省厅派专人接机。

   冉红军一直在办公室等着虎平涛。看见他进来,笑着迎上:“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滨海那边的同志都说了,这次任务完成的很出色。”

   虎平涛神情冷淡,放下行礼,双脚立正,抬手行了个礼。

   冉红军拉着他在沙发上坐下:“呵呵,没让你回家,让你直接从机场过来,心里是不是有想法?”

   虎平涛点了下头,也没好意思往这方面说,转而疑惑地问:“冉厅,您这么着急把我叫过来……怎么还有任务?”

   之前在“北方治安军”潜伏长达好几年,后来去了西洛边检站,滨海那边潜伏一去就是半年,一直没闲着,很想好好休息,多花点儿时间陪陪家人,却刚下飞机就给带到省厅……无论换了是谁,心里都有些窝火。

   要不是碍于情面,虎平涛早就发作了。

   “没任务!就是找你过来说个事儿,然后你就回家休息。”冉红军笑着宽慰道:“这次给还是你一个月的长假。”

   虎平涛心中大定,对所谓的“事情”也有些好奇,问:“领导,到底什么事儿啊?”

   冉红军认真地说:“你是不是该交入党申请书了?”

   虎平涛如梦初醒,连连点头,下意识“哦”了一声。

   去滨海潜伏之前,他就对熊杰说过入党的事。

   “冉厅,申请书我早就写好了,只是上次任务很急,没来得及交给您。”虎平涛连忙道:“您放心,我今晚回家整理一下,明天早上就交过来。”

   冉红军笑道:“既然回来了,就呆在家里好好休息。这样吧,我等会儿让小张开车送你,你把申请书给他就行。”

   “好的。”虎平涛点了下头。

   “还有个事儿。”冉红军道:“下个月二十号,省委党校开班,对预备党员进行培训。你准备一下,到时候跟班学习。”

   虎平涛有些意外:“冉厅,现在就培训,这也太快了吧?”

第一百九一节 收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