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八五节 你是好人

  番茄小说网 wap.eejw.cn,最快更新虎警最新章节!

   按照川麻血战的规矩,等级一,牌面至少有一个对子,杂牌三张。好处是相互搭配的散牌多,比如二三、五六、七八,总之左右随便摸一张就能成顺的那种。

   等级二,两个对子,至少两个顺子,杂牌两张。

   等级三,主牌九张,包括两个对子,杂牌一张。这种牌面拿起来就是缺门,很容易做清一色。

   等级四,仍然是缺门,十二张主牌,包括三个对子或者四张天杠,杂牌一张。这种牌面与清一色基本上没什么区别。

   最夸张的是等级五,拿起来就缺两门,两把天杠,或者直接听牌。

   不作弊是不可能的,只是等级五这种作弊手段极少使用。毕竟缺一门的情况很常见,缺两门就有点儿说不过去。

   虎平涛只用了等级一和等级二,再高就不敢用了。毕竟牌桌上个个都是人精。“换换手气”的说法的确有,但谁也不会当真。如果换个人上来就大杀四方,把把都是自1摸,而且这人还是赌场里的高管,肯定会引起怀疑。

   尤其是等级五,抓起来牌来就缺两门,根本就是摆明了告诉别人“我在作弊”。

   第三把,虎平涛带杠自1摸两家。

   马永把烟头扔进烟灰缸,脸上挂起了一丝冷意:“阿衡,你这手气不错啊!”

   朱元全把牌推倒,按下麻将桌上的启动键,看着中心圆盘升起,把手里的牌一张一张扔进去,摇头晃脑冷嘲热讽:“老徐这家伙,给咱们找来个杀手。上来打了三把,都是自摸……啧啧啧啧……”

   徐向荣一听就不乐意了:“姓名朱的,你这话是怎么说的。意思是只能我输,找个人来换换手气都不行?哼……告诉你,阿衡是老天爷派来帮我的,也是上帝派来克制你们的天敌!”

   薛志宏抿了一口微凉的茶水,对徐向荣道:“老徐,打牌就打牌,别扯那些没用的。你撒1尿也撒完了,别坐在旁边当看客。阿衡你下去吧,让老徐自己来。”

   连输三把,谁都有点儿不高兴。

   虎平涛连忙从椅子上站起,带着歉意道:“承蒙三位礼让,谢谢诸位老板。”

   徐向荣笑着在椅子上坐下,随手从抽屉里拿出两枚筹码递过去:“阿衡,这是给你的。”

   虎平涛接过,笑道:“徐老板,我给您换杯茶。”

   接下来连续四把牌,徐向荣只输了一把。

   看着情况差不多了,虎平涛打了个招呼,离开包房。

   高管的工作就是这样。兼顾所有客人的情绪,让他们感受到赌1博的快乐。

   其实无论徐向荣还是马永,朱元全还是薛志宏,一个晚上几十万输赢在他们看来并不重要。关键是能够开心,通过打牌这件事得到极大的心理满足。

   麻将包房抽成不算高,一万块,无论时段。

   这是整个“王朝酒店”经营利润最低的项目。

   刚走出房间,虎平涛就看见站在对面走廊上的那名公主。

   她显然正等着自己。

   她叫小诺。

   这是个假名,也是在王朝酒店女招待常见的名字。

   小诺快步迎上来,感激且带着几分谦卑,认真地说:“衡哥,谢谢你。”

   她的发音听起来很别扭,尤其是“谢”字,听起来发“蟹”的音。

   虎平涛笑着摆了摆手:“没事,我穿的衣服厚,不像你的那么薄。那茶水要泼在你身上就得烫伤了,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他早就注意到小诺的肤色偏黑,是很健康的小麦色。肉厚的嘴唇很性感,涂抹着粉色唇膏。用黑线描过的眼睛很大,白色超短连衣裙对她来说显然小了一号,却完美呈现出凹凸有致的身材。胸部很是抢眼,腰部没有一丝赘肉。

   总而言之,她有着足以自傲的面孔和身段。

   小诺眼圈有些微红,她很想握住虎平涛的手,却有些不好意思,而且这里人来人往很不方便。想了想,只能仰起头,颇为期待,有些含羞道:“谢谢。”

   虎平涛佯装无意地说:“下班就早点儿回家吧!对了,你住哪儿?”

   他声音很低,除了小诺,周围的人都没有听见。

   “我住宿舍。”小诺感觉有些奇怪,紧接着又补了一句:“我不是这里的人。”

   虎平涛装作恍然大悟,抬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带着歉意道:“我以前在酒吧,把那边跟这边想一块儿去了……呵呵,不好意思,我忘了这边的员工都住宿舍,总想着跟酒吧那边一样,下班回家。”

   小诺也笑了,她神情随即变得暗淡:“我的家不在这边……”

   虎平涛敏锐抓住了她的情绪变化,不动声色地问:“你是哪儿人?”

   “我是缅国人。”小诺脱口而出。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明显感觉不太合适,下意识抬手捂了一下嘴。

   虎平涛扬了扬眉毛,低声道:“在我面前说说也就罢了,这些事情不能让客人知道。这里有规矩,你懂的。”

   看着他充满关注的眼睛,小诺感觉心中荡漾开一片暖意,连忙点点头,转身离开。

   站在墙角,虎平涛从衣袋里拿出香烟,抽出一根点上,慢慢地吸着。

   高管的工资可不低,加上各种小费,一个月下来不会少于五万。

   王朝酒店这个地方分为上、下两部分。建盖的时候用了隔音材料,声音传不出去,外面看起来也很普通。重点在地下,有贵宾包房,还有特设的粉色房间。

   俄罗斯轮盘、二十一点、德州扑克、牌九、扎金花……总之只要是你能想象到的赌博项目,在这里都能找到。

   这里的女人明码标价,看中了只要跟领班和高管说一声,先交钱,再领个牌子,就能在粉色房间里渡过一个美妙夜晚。

   虎平涛基本上可以确定:王朝酒店就是那些偷渡入境者的所在。

   之前在“雅丽舞蹈学校”外面假扮乞丐打探消息的时候,他曾经见过那些在半夜返回住处的女人。

   无论容貌还是身材,综合比较下来,王朝酒店的女招待平均分在九十分以上,雅丽舞蹈学校那边要低一些。

   简单来说,就是一等和二等的差距。

   小诺长得很漂亮。

   之所以对她特别留意,倒不是说虎平涛有额外想法。他在“北方治安军”长期潜伏,一眼就能看出对方是典型的热带人种。更重要的是,小诺的缅国口音很重,汉语也不太熟练。

   她,可以算是一个突破口。

   如果徐向荣没拿小诺撒气,虎平涛也不会得到接近她的机会。

   整个卧底工作进行到现在,他大体摸清了“昌达经贸公司”的情况。

   这是一个完整的犯罪链。

   目前还缺少最关键的环节。

   除了“雅丽舞蹈学校”和“王朝酒店”,前后数次偷渡入境者的数量明显对不上。

   那些失踪的女人,她们究竟在哪儿?

   ……

   滨海市公安局,专案组。

   曹勇盯着摆在面前的文件,眼里透出难以掩饰的激动。

   “原来这里就是王朝酒店。我们来来回回找了那么久,没想到金寿昌和洪宗元竟然把老窝偷偷设在咱们眼皮底下。啧啧啧啧……这帮家伙,心理素质真够可以的。还真是应了那句话: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第一次派进去的卧底很不错,成功接近了洪宗元身边的亲信,机缘巧合之下,打听到昌达经贸公司其实有两个总部。位于市内办公大楼公开的那个,只是表面上的伪装。公司实际上的经营场所和总部,设在王朝酒店。

   从那时候起,专案组就派出大批警力,搜索寻找这个所谓的酒店。

   可查来查去,一无所获。

   案子有了重大突破,王永江同样心情激荡,他用力抹了一把脸,努力控制住情绪,认真地说:“黑鱼干的不错。如果不是这份情报,我们还得继续抓瞎,甚至一直找不到这个王朝酒店。”

   “这是个真正的能人啊!”李胜斌发出惊叹:“从他调过来到现在,才多长时间。先是“地心引力”酒吧,紧接着引导我们找到了毒品交易地点,现在又查到了王朝酒店……王局,我建议等这个案子结束,咱们跟滇省那边说说,把黑鱼留下来……”

   曹勇疑惑地抬起头,打断了他的话:“上次已经说过,黑鱼是滇省那边的优秀人才,他们不可能放人。”

   李胜斌连忙解释:“我不是说要把他调过来。我的意思是,能不能让黑鱼在咱们省警校这边担任一段时间教官,传授知识技能,帮助咱们培养一些人才。”

   曹勇眼前一亮,频频点头:“这主意不错,我看可以。”

   说着,他把目光投向王永江:“王局,您觉得呢?”

   王永江沉吟片刻:“这事儿不难,滇省那边也不会拒绝咱们的要求。但我认为最好还是等案子结束后,选派人手跟着黑鱼去滇省。毕竟西南是缉毒禁毒的门户地区,远的就不说了,以去年的数据为例,滇省口岸总共查获各类毒品六吨多,大大小小的毒品输入案件一千多起。咱们是沿海城市,犯罪分子从境外输入毒品的难度远远超过滇省。既然是练兵,除了要最好的教官,还要有最残酷的战场,两者缺一不可。”

   李胜斌听了跃跃欲试:“王局,我可得找您走个后门。这次选拔培训,您必须给我个名额。”

   王永江笑着挥了下手:“没问题,你和小曹都去。”

   曹勇也笑了:“谢谢王局。不过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尽快破获这个案子。”

   王永江微微点头:“加派人手盯紧王朝酒店,必要的时候可以动用特殊资源。总之一切行动以黑鱼为核心,无论任何时候都要确保他的安全。”

   ……

   虎平涛在王朝酒店的人气不断升温。

   英俊帅气的男人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成为焦点。何况虎平涛谈吐得体,天生自带富有磁性的语音。几天时间下来,他已经成为女招待们眼中自带诱惑光圈的小太阳。

   “阿衡好帅啊!”

   “我要给阿衡生猴子。”

   “阿衡是个好人,他帮了我好几次,我也要给他生猴子。”

   虎平涛是个热心人。

   在麻将包间给小诺解围,只是侠义心肠的开始。

   阿依是三号房的兔1女1郎,端酒的时候不小心打碎了杯子,酒泼到客人身上。虎平涛刚好在旁边,连忙走过去赔罪。他控制着力度,看似凶狠,实则轻飘飘的给了阿依一记耳光,这事就算过去了。

   九十八号客人点了阿红,在房间里玩了一天一夜。那家伙很变态,玩法比蜡烛皮鞭更上一层楼,把阿红折腾的差点儿死过去。她趁着别的女招待进屋送饭送水的时候,偷偷暗示自己实在受不了。虎平涛得知后,给九十八号客人打了个电话,告诉他:酒店对所有女招待的月事时间都有记录。阿红快来那个了,不是今天就是明天。

   虽然尚有余兴,九十八号客人也只能草草结束,悻悻然离开。

   阿康是王朝酒店里看场子的人,也是金寿昌身边的亲信。他看中了女招待阿洁,后者虽不喜欢,却逼于形势,被迫答应做了阿康的女朋友。阿康表面上说喜欢她,实际上只是对阿洁的身体感兴趣。两个人在一起的次数多了,也就失去了新鲜感。

   他把阿洁的积蓄搜刮一空,阿洁稍有反抗,就被阿康暴打一顿。

   前天晚上,两个人又因为钱的事情闹起来。阿康抓住阿洁的头法,将她一路拖到外面,打得很惨,阿洁满脸是血。

   还是虎平涛出面,摆平了阿康。

   他受过特训,拳脚上的功夫非普通人可比。阿康只是好勇斗狠,不听劝,甚至想反过来揍虎平涛一顿泄愤,挥舞的拳头却打不到对方。

   虎平涛抓住阿康的手腕反拧,重重一拳砸中他的腋下要害,阿康惨叫着被按在墙上,虎平涛顺势拔出佩在后腰上的匕首,将锋利刀刃死死抵住阿康的脖颈,冷笑着低声发出威胁:“服不服?”

第一百八五节 你是好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