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一节 网络诈骗

  棉花糖小说网 wap.eejw.cn,最快更新虎警最新章节!

   廖秋也笑了:“你小子,真是一员福将。自从来到咱们所上,接二连三给我们带来惊喜。呵呵,希望如你所言,明晚咱们好好捞上一条大鱼。”

   ……

   通过关口村委会找到房东,得知这帮人是上个月新来的租客,签了四个月,说是不会耽误拆迁,只要工程队进村,他们就马上搬走。

   房租随行就市,不算低,房东很满意,给派出所备案的时候,就按照普通房客申报。

   行动时间定在晚上九点。

   综合执法大队三十多人封锁了关口村南区的三条出入通道。拉起封锁线,设置临时路障,村委会也派人跟着一起走,挨家挨户敲门。

   轮到那幢楼的时候,情况与之前的出租房明显有差异。

   房东在楼下敲门,喊了半天也没人开。之前在街口远远看着,楼上明明亮着灯,等到楼下喊话开门,灯立刻灭了。

   廖秋立刻命令房东:“拿钥匙开门。”

   警察和执法队员从敞开的大门蜂拥而入。

   按照之前的计划,各小组分别把控对应的房间。虎平涛带着高翔和李平波冲上二楼,只见一个男人慌慌张张从走廊上闪身钻进二零二室,正忙着要关门,虎平涛猛扑过去,侧身用肩膀将门撞开。

   那人猝不及防,被坚硬的门板撞在鼻子上,当即惨叫一声,脸上鲜血四溅。

   这种小楼是城中村居民的自建房。典型的“口”字形建筑,因为南北距离长,从中段横过来的一零二、二零二和三零二房间面积最大。

   虎平涛一把将其抓住,以擒拿动作将其反扣的同时,也被屋子里的一切惊呆了。

   房间里没有床铺之类的家具,两排高低不等的条形长桌摆在中间,桌上摆满了多达几十个塑料隔架,每个架子里都有一部手机。

   以桌子为核心,四个男女围坐在旁边,根据手机屏幕上出现的信息,一台台分开操作。

   高翔被这场面震慑,下意识地问:“你们在干什么?”

   被虎平涛反扣胳膊按在墙上的男人忍住痛,挣扎着大声叫嚷:“我们……我们在拍视频……我们是文化公司……”

   虎平涛听了一阵冷笑:“你当我们是傻瓜吗?拍视频……哪家文化公司会像你们这样拍视频?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这里有任何一种拍摄设备吗?架杆在哪儿?为什么没有聚光灯和反光伞?你再给我说说谁是主播?还有,你们拍摄视频的收益主要依靠哪部分?是流量广告?还是带货?”

   高翔命令着房间里其他人离开座位,双手抱头,走到墙壁前面排队蹲下。

   他按住距离最近的一名男子,对虎平涛惊讶地说:“小虎,你懂的不少啊!这些人到底在干什么?”

   虎平涛从腰上取下手铐,将鼻子受伤的男人铐住,认真地回答:“这些手机的摆放和排列形式一看就不是拍视频。他们应该是通过网络进行诈骗。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廖所他们会在别房间找到电脑,以及其它相关设备。”

   半小时后,整幢楼里已经完成了初步清查工作。

   总共有二十三名犯罪嫌疑人,其中有六名女性。

   在其它房间里,搜出了七台电脑,二十七部手机。加上虎平涛在二零二房间查到的这些,手机总量多达六十四部。

   另外,在房间里搜出最多的东西,就是银行卡。足足有五十九张。

   尽管已经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廖秋还是对眼前的这一切感到震撼。

   他叫过陈信宏:“马上联系分局经侦大队,这案子不是我们能插手的,必须由他们派专人负责。”

   陈信宏连连点头:“肯定是网络诈骗,否则根本用不了这么多的设备。”

   廖秋神情严肃:“告诉外面的人,守死大门。涉案人员太多了,我们的车子和人员都不够,向局里请求支援。”

   陈信宏拿出手机,一边点开页面一边说:“这次小虎又立功了。要不是他机灵,我们根本不会注意到眼皮底下居然藏着这么一条大鱼。”

   廖秋紧绷的脸上露出一抹舒缓笑意:“呵呵,我就说这小子是一员福将。我估计这案子涉及金额不会低于两千万,今年年终评比,咱们耳原路派出所肯定排名第一。”

   ……

   廖秋是一个颇有想象力的人。

   可他仍然无法突破现实极限,对涉案金额的限定值想得太少。

   经侦大队队长石宏伟得到消息立刻带人赶到现场,对所有查获的电脑和手机进行数据检验。

   高荣负责技控,看着电脑屏幕上显示出密密麻麻的数据,他感觉心脏差点儿停止呼吸。

   “石队,你来一下。”深深吸了口气,高荣舒缓了一下之前难受的窒息感,连忙转身叫来了正在与廖秋谈论案子的石宏伟。

   来到工作台前,看着电脑上列出的数据,石宏伟也怔住了,夹在手指缝里的香烟差点儿掉在地上。

   “乖乖,竟然这么多……”

   查获的七台电脑,其中有六台用于系统联网,通过多部手机对其他用户进行呼叫,重复发送诈骗信息。内容很简单: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依照法律纳税的义务。你公司去年的税款未缴,请于本月底前往地税局补缴十二万元。若违时,我们将依法对你公司收取滞纳金,以及罚款,并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追究刑事责任。”

   一般人接到这种信息,不外乎两种反应。

   第一种,视而不见,理都不会理。只要稍有点儿法律常识,都知道信息内容有着很大的漏洞。何况主叫方不是国内任何一家持牌运营商,而是一个谁也不知道的陌生号码。

   第二种,也就是回应者。无论怀着任何心理,担忧、恐惧、疑惑、茫然……都是想要强烈撇清,把自己从问题当中摘除,自证清白,

   这种诈骗手段很拙劣,一千个人里也不见得有一个人回应,按照骗子引导迷迷糊糊掉入瓮中的受害者就数量更少。可即便如此,这比例极低的盲信者,也给骗子提供了数额庞大到令人难以置信的资财。

   电脑里保留的数据,是往来于各个银行之间的存入款项及转款数字。诈骗团伙持有多个账号,一旦受害人被骗打款,立刻分散进入多家银行,以手机转账的形式继续分流。以一万元为例,先转为两个五千,然后以“百元”为单位转入手机账户,再通过其它方式转为合法收入。

   高荣指着屏幕,认真地说:“石队,您看这儿,他们注册了六家网店。两家经营小食品,一家经营服装,一家经营二手重型机械,一家金银珠宝,还有一家是风味饮料。小笔款项,十万元以内的,进入小食品、服装和饮料店,通过购买并不存在的货物进行转款;大笔的就流入重型机械和珠宝店……这是典型的洗钱。”

   石宏伟右手杵在桌上,左手扶住高荣坐着的椅背,逐行看着电脑屏幕上的数据,神情凝重:“的确是洗钱。这还只是今年上半年的数据,就已经达到六千多万。还有就是这些网店的注册时间,都是今年一月份……呵呵,这是老手的做法。”

   廖秋也走了过来,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内容,他皱起眉头,不解地问:“怎么这帮家伙还把骗来的钱投入股市?”

   石宏伟解释道:“这也是洗钱的一种方式。他们会选定一支波动不大,价格常年保持稳定的股票,在短时间内买进卖出。如果有人在股票发卖的过程中买进,当然是最好的。如果没有人接盘,他们就用事先准备好的另外一个账户完成交易。总之一句话,就是自己买自己,把钱从左边口袋转到右边。这样一来,手续合法,谁也挑不出毛病,骗来的黑钱就能洗白。”

   廖秋问:“这种交易应该可以监控吧?证监机构不就是干这个的吗?”

   石宏伟摇着头笑笑:“大笔资金容易监管,可小笔的就难以察觉。就以六千万来说吧!分拆成两百个五十万账户,只要交易股票不少于三支,就很难发现其中的问题。每天在股票市场上流出流进的钱以“亿”为单位,区区几千万砸下去,连个泡泡都没有。”

   “你再看看这些人租房的布局:四个身体最壮实的男人住在一楼,天井和走廊里备着两辆加满油的摩托,还有两辆电动车。二楼和三楼全是工作间,光是各种设备就价值好两百多万。他们把整幢楼租下来,靠着外面大街的三楼窗户被改造过,三零一房间里有一条绳梯,只要发现情况不对,他们跑得比兔子都快。”

   坐在椅子上的高荣听了也频频点头:“之前检查电脑的时候,我找到了两个伪装成游戏图标的控制程序。只要点开,输入密码,三分钟就能销毁所有数据。”

   石宏伟笑道:“说起来这帮人也挺有意思。初步审讯,被抓的都指认姓况的那女人是头儿。只有她才知道密码。另外还有几个所谓的“主管”,都听从这女人的安排。”

   廖秋道:“我们当时在二楼抓住这女的,电脑操作室在三楼,她没来得及销毁数据。”

   石宏伟抬手拍了一下高荣的肩膀,叮嘱:“小高,仔细点儿,别放过任何疑点。这案子的涉及金额肯定不止六千万。我有种预感,至少上亿。”

   后面这句话把廖秋吓了一跳:“不会吧,竟然这么多?”

   石宏伟拉着他走到旁边,压低声音:“你瞧瞧这房间里的布局,还有楼上楼下的安排,如果不是你们派出所暗中布控,没有打草惊蛇,动作迅速,这帮人只要稍有风吹草动,几分钟之内就销毁证据,逃得干干净净。”

   “从去年到今年,我们经侦队接到了多起网络诈骗报案,可调查下来都没有结果。手机号是空的,按照在电信局登记的资料,机主不是住在偏远山区,就是身份证早已遗失。说起来,普法教育还得继续啊!很多人都拿身份证不当回事,随便借用,丢了也懒得重新办理,反正这玩意儿在他们看来就是一张卡片,不值钱。”

   “老廖你坐过飞机吧?每次起飞前,空乘都会在机舱里演示指导该如何使用安全带,以及救生设备。一次两次也就罢了,看多了就觉得烦,可这样的演示指导还偏偏少不了。咱们国家现在虽然富裕了,可还有很多人别说是飞机了,他们就连高铁都没坐过,也不知道身份证的重要性。尤其是常年待在偏远山区的那些,随便花个百来块钱,就能从他们手里买到身份证。”

   “扯远了……这帮人很精,你看这楼下又是摩托又是电动车,说不定附近还有其它备用车辆。电脑和手机不值钱,关键时候丢卒保车,只要人没事儿就行。光是现在查到的六千万,就分散在各个银行和网络账户。他们不缺钱,要的就是这种流动性强,隐蔽性高的待拆房。按照正常思维,都觉得这种地方很少有人住,毕竟不长久,房东也不会收太多租金,所以选择这里租住的人口袋里都没有银子,而且流动性大。”

   “骗子从不在一个地方待太久。他们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狡猾得让你无法拿捏。还有就是老廖你千万不要小看网络诈骗。你是个明白人,手机上发过来的诈骗信息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可这世界上还有很多糊涂蛋啊!早些年的健力宝拉罐环中奖,那么粗劣的骗术,都有成千上万的人上当。骗子手段层出不穷,很多被我们抓住的罪犯,都算得上是心理学方面的专家。”

   “这人啊,都想着发财,尤其是天上掉馅饼,只要随便动动手指头就能得到的意外之财。骗子就是看准这种心理,设下一个个圈套。通过手机传播中奖信息,是最普遍,也是最原始,使用最频繁的诈骗手段。按理说,经过那么多年的普法宣传,这种事情应该没人相信,却偏偏有人硬往套里钻。”

第一百一一节 网络诈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