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三十节 蹊跷

  番茄小说网 wap.eejw.cn,最快更新虎警最新章节!

   这番分析有理有据,众人听得顿时愣住了。

   廖秋思考片刻,认真地问:“小虎,你的意思是……这是预谋杀人?”

   虎平涛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我只是从逻辑层面上进行分析,具体情况暂时还说不准。但不管怎么样,必须向把郑千山的家人控制起来,同时向局里请求支援,尽快尸检。”

   廖秋下意识联想到之前在局里开会的时候,王雄杰对自己说起省委党校刚结束的那个案子。他注视着虎平涛,问:“会不会是毒杀?”

   虎平涛认真地说:“总之先把尸体送到局里,丁健这几天没事,初检报告最多晚上就能出来。咱们在所里也别闲着,李哥刚才说了,今天是王浩坤和那个叫做孟辉的辅警值班,把他们叫过来,好好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

   孟辉很年轻,个头挺高,偏瘦,人长得很精神,尤其是穿在身上的制服,至少给他的颜值加了十分。

   相比之下,王浩坤的模样就狼狈多了――――他的制服衣扣掉了两个,皮袋也被扯歪,脸上甚至还有两道明显可见的抓痕。

   廖秋顿时愣住:“老王,你这是怎么了?”

   王浩坤用力咬了咬牙,恨恨地说:“都是三山村那帮赌鬼闹的。我被他们围着,几个婆娘上来就抓住我不放,硬说是我把人给吓死了,旁边还有一群看热闹的帮腔……我一看情况不对,连忙挡住他们,让小孟跑出去给所里打电话请求支援,否则今天还真回不来。”

   孟辉在旁边连连点头,心有余悸:“是的,当时很乱。一大帮人围上来,气势汹汹的,看那架势简直要把我和王哥生吞活剥。为首的那个还口口声声要打我们,还说我们吓死了他们村的人,要我们抵命。”

   “放他娘的狗臭屁!”廖秋刚压下去的火气再起熊熊燃起。他用力把烟头在烟灰缸里摁熄,怒冲冲地破口大骂:“抵命……小孟,等会儿你带去审讯室,指给我看看,究竟是哪个混蛋敢说这种话!”

   虎平涛知道廖秋实在是被惹怒了,才如此不顾形象。他上前两步,低声劝道:“廖哥,别发火,先把事情搞清楚再说。”

   他随即转向孟辉,问:“小孟,你说下事情经过。详细点儿,别漏掉任何环节。”

   “好的!”

   看着虎平涛肩膀上崭新的一级警司徽章,孟辉尊敬地说:“我和王哥今天早上外出巡逻,刚走到三山村临时安置房那边……”

   虎平涛打断了他的话:“巡逻路线和时间是预排的吗?”

   孟辉点了下头:“是的。上个月排的值班表。我和王哥一组,以前负责长青路那一带,按照新的排序,我们和五组轮换。”

   虎平涛“嗯”了一声,笑道:“你接着说。”

   “三山村的临时安置房属于大厂村。以前那边的治安情况良好。因为大厂村拆迁时间早,开发商给的优惠条件高,跟村里合作建了一些临街商铺,而且开发商与大厂村有协议,就地招人,在村民护卫队的基础上组建保安公司,村民们都很满意。”

   “这次让出一部分空房给三山村用作临时安置,是市里和区上的要求。开发商给钱,大厂村也能赚一笔,所以双方没有意见。可问题也随之而来――――毕竟是两个村,而且三山村是外来户,与大厂村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些矛盾。”

   王浩坤插进话来:“自从三山村集体搬迁到现在,大事儿小事儿就不断。大厂村自从拆迁以后,所有村民并入城市户口,土地收归国家。开发商在建房的时候就预留空间,在那边搞了一个生鲜超市,其实就是变了个模样的农贸市场。在那里卖菜做生意的都是城郊农户,他们跟大厂村村委会关系很熟,这些年经营下来也有了人脉底子。可三山村的人一来,就各种挑刺。”

   廖秋皱起眉头问:“买个菜还挑什么刺?”

   王浩坤道:“老所长您刚走,市里就搞了新区划,所以这些事情您不知道也很正常。以前三山村和大厂村都不在咱们的管辖范围内,包括我和老李,都是后来才明白。就说这拆迁吧!以前四千块一平米就算是高价了,可现在同样价格根本买不到同样的房子。房价随行就市,拆迁也一样。大厂村那边拆迁搞的好,整体配套的商铺也多。现在轮到三山村,村里人看着大厂村过上了好日子,也就眼红。他们给开发商提了很多要求,除了补偿款加码,还提出房屋补偿面积要达到一比一点五,还要有定额的商铺和停车场。”

   虎平涛听了直摇头:“这就过分了。一比一点五……谁也不会答应这种条件。”

   王浩坤道:“是啊!所以三山村的拆迁一直拖到现在,听说是市里领导出面,好不容易才促成双方协议。”

   虎平涛从中听出了别样意味:“意思是村委会被压着签了拆迁协议?”

   王浩坤道:“三山村的人都这么说,可实际上,有些村民的要求真的很过分。他们旁边就是大厂村,那儿的房价现在是每平方一万二。我听说开发商与三山村谈补偿的时候,有人张口就要三万一平米,还说什么“就“三山村”这个名字,就值这个价”。”

   廖秋问:“照你这么说,郑千山的死,是三山村与大厂村之间的矛盾积累?”

   “这个我还真不好下结论。”王浩坤继续道:“三山村的人住进临时安置房,每天都要买菜做饭。他们对菜市场里的菜是横挑鼻子竖挑眼。不新鲜、有农药、味道不好、模样差……总之什么借口都有,前段时间还闹出过买了西红柿不给钱的事情。”

   虎平涛在旁边听得很不是滋味,张口就问:“什么叫买了西红柿不给钱?这摆明了就是强盗行为啊!”

   买东西不给钱,就是明抢。

   王浩坤苦笑道:“这事儿当时是我处理的――――三山村的一个老头去菜市场买菜,跟摊主说是要两个西红柿……是要,而不是买。这要求人家根本不可能答应啊!摊主当场就问他:你是三山村的吧?老头回答说是。摊主就说:“你们那边已经拆迁了,光补偿款就不是一个小数,难道连两个西红柿的钱都拿不出来?”

   “老头被说得很不高兴,就嚷嚷着两个西红柿有什么了不起。以前家里有地的时候,房前屋后都种着,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摘,价钱根本没这么贵。卖菜的就讽刺说那你回家自己种去,别来管我要。”

   “老头面子上挂不住,从摊子上抓了两个西红柿转身就跑,摊主急了就冲出来把他拦住。”

   廖秋问:“这事儿后来是怎么解决的?”

   王浩坤叹了口气:“三山村村委会出面,替他付了西红柿钱……不多,就一块钱而已。”

   虎平涛难以置信地问:“一块钱都不愿意给,穷横到这种程度?”

   “我就是举个例子。”王浩坤解释:“村里很多事情跟外面不同。其实要我说,那老头也不是不讲理,只是平时在村里买东西,抬头低头都是熟人,拿东西那惯了,而且他自己也卖菜,算是一种变相的价值交换。”

   廖秋在旁边说:“村规民约,在某种程度上的确会出现高于国家法律的情况。”

   虎平涛问:“这跟郑千山的死有什么关系?”

   王浩坤道:“三山村的人搬过来以后,一定程度上扰乱了大厂村的秩序。就拿打麻将这事儿来说吧!平时聚在一起打麻将的人群都很固定,叫做“麻友”。以前大厂村的麻将馆和棋牌室有四家,可等到三山村的人一来,就变成了六家。”

   虎平涛问:“国家一直禁赌,我们以前在城中村每年都搞普法宣传,怎么还有这么多的麻将馆?工商部门也不管管,还发了那么多的牌照?”

   “这事儿怨不着工商部门,这些麻将馆很多都是没牌的。”王浩坤解释:“他们应付检查的理由也很充分:来玩的都是亲戚,没赌博,就是聚在一起打个“卫生”麻将,不玩钱。”

   “反正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是拆迁户,家里房子多,拿几间出来给大伙儿打麻将,没违反规矩,也没犯法。”

   “既然不经营,就谈不上纳税,也用不着办理执照。”

   虎平涛听得又气又好笑:“打卫生麻将,不玩钱,这话你们也相信?”

   王浩坤摊开双手:“我当然不信。就那么一百零八张牌,一群人围着玩一天,甚至通宵,而且还不赌博,这话简直骗鬼呢!”

   孟辉在旁边插话:“可就算不信也没办法啊!他们不在抽屉里放钱,输赢都用手机转账,我们也没有证据证明他们在赌博。”

   李建斌在旁边叹了口气:“基层工作难做啊……就说打麻将抓赌这事儿吧!对每个派出所都是老大难。别说是我们耳原路了,各个派出所辖区内的城中村都这样。以前老廖在的时候,每年都要给各村的村委会开会,反复强调严禁赌博。可人家也说了,村里的那些人如果不让他们打麻将,就会寻衅滋事。”

   “都是些闲得无聊的人,口袋里有几个钱,又不愿意出去工作,只能每天呆在麻将馆里。其实从另一个角度看问题,他们每天通过麻将互有输赢,大多是五块钱一注,最多也就二十块。对拆迁户来说,这点儿输赢其实不算什么。反正聚在一块儿玩,钱就是从你我口袋相互轮换的过程。只要不是故意出老千或者耍诈,就出不了乱子。要我说……”

   廖秋听到这里,立刻打断了李建斌:“老李,你这想法要不得。赌博就是赌博,哪怕打得再小也是赌钱。”

   李建斌对廖秋还是很尊敬的,可他也有自己的坚持:“老廖,你那是场面话。执法执法,在讲究原则的基础上一定要灵活。别说是三山村了,全市那么多城中村,那么多的麻将馆、棋牌室、茶室……有哪个是真正老老实实经营?你在看看全省、全国,经营这个行业,每天就靠打麻将过日子的人,少说也有好几千万。”

   “如果真的照章执行,每人拘留三到十五天,看守所早就满了,而且根本住不下。”

   “一旦因为赌博被抓,电脑就有记录。按照这个比例,你再算算全国还有几个人是清白底子?”

   “为什么娱乐公司那么火?为什么好的电影电视备受追捧?因为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生活习惯和人生寄托。就说那些老人吧!他们不打麻将还能干什么?”

   这些道理廖秋不是不懂,只是之前被何玉仙吵嚷得心里烦躁,火气上来了,就没往这方面想。现在听李建斌这么一说,他也冷静下来,暗自点头,发出长长的叹息。

   现实与理想之间,总是存在各种各样的差别。理法框架只能从道德层面上进行约束,无法精确限制到每一个人。

   虎平涛耐心等待着冷场了几秒钟,问王浩坤:“王哥,照您这么说,三山村和大厂村的村民,平时就有矛盾?”

   王浩坤点点头:“矛盾很多。打麻将只是其中之一。”

   联想到他之前说过“原本四家麻将馆,后来变成六家”。虎平涛下意识地问:“怎么打个麻将还有矛盾?”

   王浩坤道:“和尚与道长抢师太那个段子你听过吧?”

   虎平涛点点头:“听过。”

   “打麻将跟这个是一样的道理。”王浩坤指着廖秋和李建斌,认真地说:“别如我和老廖、老李,还有你,四个人组搭子,每天约着打麻将,彼此关系都很熟。而且是一个村的,平时要是咱们四个谁有事来不了,就让李兆军、陈信宏,或者张永祥凑一下。反正都是熟人,抬头不见低头见。”

   “现在三山村的人来了,他们也要打麻将。经营麻将馆的老板只认钱,不认人。只要来了就是客,反正四个人一张桌子,能抽水就行。”

第二百三十节 蹊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