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九二节 火锅店

  番茄小说网 wap.eejw.cn,最快更新虎警最新章节!

   “是快了点儿,但走的是正常程序。”冉红军道:“如果是其他人,这个培训名额根本轮不到他们。你不一样,多次立功受奖,而且还是一等功获得者。常年在外执行任务,工作兢兢业业。要是连你这种优秀警察都轮不到入党培训,那谁还有资格?”

   这话让人听着就觉得舒服。虎平涛也不矫情:“谢谢冉厅。”

   ……

   一小时后,车子开进半岛金苑,虎平涛带着行李下了车,跟司机打了个招呼,转身朝着自己的居所走去。

   站在紧闭的门前,他按下门铃。

   安装在外面墙顶部的扬声器里传出慵懒声音:“谁……啊?”

   从机场出来的时候,他给姐姐虎碧媛打个了电话,一方面是报平安,一方面是确认媳妇在哪儿,以免扑空。

   自己常年不在家,苏小琳经常是家里和娘家两边住,也经常跑到虎碧媛那里吃住玩一条龙。虎平涛在电话里得到虎碧媛的确切答复,知道老婆今天在家,这才有心想要逗弄……他凑近墙上的话筒,以低沉黯哑的声音说:“你好,我是物业的,查水表。”

   很快,房门从里面打开。

   苏小琳穿着一套松垮垮的大号家居服,趿着棉拖鞋,头发蓬乱,左手拿着一个啃过的苹果,嘴里还在嚼着,一副闲居在家的松散模样。

   此刻的她,与“漂亮”两个字毫不沾边。没化妆,甚至感觉没洗脸,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诡异的酸味。

   虎平涛被吓了一跳:尼玛,这是我朝思暮想的老婆吗?

   看到站在面前的虎平涛,苏小琳愣住了。

   手里一松,啃了一半的苹果滑落在地上。

   虎平涛皱了下眉,随即松开,似笑非笑地说:“美女,我不在家,你就这样一个人过日子?”

   苏小琳彷如从梦中初醒,张着嘴,大声欢呼着,如猴子般一纵,直接跳到虎平涛身上。双手死死搂住他的脖子,两只脚蜷曲扣住他的腿,不管不顾用力吻了过去。

   极其艰难地问:“……唔……你……刷牙了没有?”

   足足过了好几分钟,她才松开手,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从虎平涛身上滑下来,很不好意思地拉住他的手,低声嗔道:“回来也不打个电话,你想吓死我啊?”

   看着她弯腰拿起行李,虎平涛跟着走进屋子:“打电话就看不到你这模样了……还别说,你这样很另类啊!你等等,我拍张照片留给纪念,以后给我儿子,还有孙子好好看看,让他们知道妈妈和外婆长什么样!”

   “你敢!”

   苏小琳有些气恼,干脆把行李放在客厅,转身怒视着正用手机拍摄自己的虎平涛:“你等着……你给我好好等着!”

   说完,她也不解释,转身以极快的速度朝楼梯走去,小跑着进了卧室。

   “老婆,我就开个玩笑,你别跑啊!”虎平涛扬了扬手机,笑着大声叫她,却没有得到回应。

   有心想要去卧室找媳妇好好温存,却想到司机小张还在停车场等着。连忙走进书房,从抽屉里取出那份早已填好的入党申请书,出了门,来到外面。

   做完这一切,回到家里,刚打开行李箱归整物件,却看到苏小琳从楼上下来。

   她简单梳洗过,换了一套衣服,还化了妆。

   “怎么样,现在比刚才好多了吧!当当当当,闪亮登场!”

   她大笑着扑过来,死死搂住虎平涛的胳膊:“今天我不做饭了。为了庆祝你王者归来,我们去外面吃。”

   看着她的美丽容颜,虎平涛也觉得心旌荡漾。弯下腰,直接将苏小琳整个人横抱起来,走向二楼卧室。

   “好吧!出去吃。不过在这之前,我先要把你当做唐僧吃掉!”

   “妖怪啊!这里有只吃人的妖怪,救命!”

   “喊吧!喊破喉咙都没人来救你!”

   “哼!你以为我怕你?死鬼,一年到头你在家的日子板着指头都数的过来。嫁给你算是到了八辈子血霉了。实话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把我喂饱,晚上你就别想进卧室,一个人在客厅睡沙发……不,应该是去马桶上蹲着才对。”

   “我好怕啊!有本事就吸干我。”

   “来就来!”

   ……

   商业广场的经营模式是从国外引进。逛街购物,累了就找地方休息,可以在咖啡厅和书店里小憩,饿了旁边就是各种餐馆。这种地方注定被女人喜欢,也是迅速掏空男人钱包的最佳场所。

   “丫丫乐”是一家火锅店。店名招牌是两个变形的鸭子图案,连在一起就是变体的汉字“丫丫”。整体装修简洁,看着就很清爽。

   这种地方虎平涛一个人是不会来的。如果不是苏小琳带路,他根本找不到这家店。

   苏小琳直接走进前台,搂着一个身材微胖的年轻女子笑道:“介绍一下,这是我闺蜜何蕊,也是这家店的老板。”

   她随即抬手指着对面:“这是我老公虎平涛。”

   虎平涛穿着便装,笑着打了个招呼:“你好。”

   何蕊皮肤很白,笑起来很好看。她从椅子上站起来:“早就听说小琳的老公很英俊,今天见到真人,总算是饱了眼福。”

   虎平涛有些疑惑,笑着问:“我们结婚的时候你没来?”

   何蕊脸上刚堆起的笑意很快退去,神情有些尴尬:“我家里当时出了点儿事,忙着回去处理,就没来赶上琳琳的婚礼。”

   苏小琳很是善解人意。她搂着何蕊“格格”笑道:“我知道你忙,还专门给我发了个红包。这不,我老公刚回来,我就带他来照顾你的生意。”

   何蕊笑了一下,扫去心中的负面情绪:“来了都是客,我和琳琳是很好的朋友,今天这顿算我的。”

   虎平涛连忙摆手:“这可不行。一是一,二是二,既然是吃饭,该我们给的一定要给。”

   苏小琳也用力摇晃着何蕊的身子:“你这样就过分了啊!我以后不来了啊!”

   何蕊很爽快:“那好吧!以后你们来吃饭,都打八折。”

   ……

   鸳鸯锅,分清汤和酸辣。

   清汤是猪骨和羊骨混合熬成。何蕊介绍,这是从北方学到的一种做法。当地人杀羊后喜欢把羊骨整具下锅,加上折断后的猪骨,慢火熬出骨髓里的鲜味,与羊骨混在一起,汤白色浓,加上各种避膻的佐料,加菜一煮,非常入味。

   麻辣火锅很多,全国各地都有。底料炒制的主料不外乎是牛油和辣椒,加上特殊的调配方法。何蕊经营的这家火锅店人气很旺,食客如云,主要是她在麻辣料里加了酸萝卜,还有滇省特有的百香果和柠檬。

   总之,这是类似于傣味的酸辣,口味上偏重于辣,而不是酸。

   既然是叫“丫丫乐”这个店名,火锅菜式肯定以鸭子为主。

   虎平涛从沸腾的汤锅里舀起满满一勺菜,夹着颤巍巍的鸭血蘸着佐料,塞进嘴里,强劲的酸辣味顿时在舌尖上弥漫,口感异常鲜嫩,不等第一块完全咽下去,他就贪馋地往嘴里塞了第二块。

   何蕊与苏小琳关系非常好,加之刚好是晚饭时间,她把柜台上的事情安排给领班,挨着苏小琳坐下,三个人一起吃着,气氛火热。

   “尝尝这个。”她笑着从锅里夹起一条鸭腿,放到虎平涛碗里。这是把鸭腿从中间对半剖开的做法,事先用佐料腌制,煮熟了就很入味。

   虎平涛忙不迭道谢,也不推辞。他坐了一整天航班,刚落地就去了省厅,回家以后又与苏小琳大战一场,现在饥肠辘辘,正是需要补充能量的时候……别说是火锅了,就算是最普通的方便面,或者咸菜下泡饭,在他看来都是美味。

   苏小琳边吃边问何蕊:“你这火锅店生意不错啊!一个月下来应该不少赚吧?”

   “还行。”何蕊端起一盘豆腐往锅里下着:“现在是冬天,吃火锅的人多。琳琳你别看现在生意好,到夏天就不一样了。”

   苏小琳点点头:“这倒也是,夏天太热。”

   何蕊笑了:“冷半年,热半年,只要冬天生意好,基本上就能维持。做生意嘛,都这样,不可能每天都爆满,只要在旺季能赚钱就行。”

   虎平涛啃完鸭腿,把骨头放在碟子里,抬起头对何蕊笑道:“你这火锅味道不错,改天我带同事和朋友过来吃,给你增加点儿人气。”

   何蕊开着玩笑回答:“谢谢老板。”

   就在这时,前台方向忽然传来一阵吵闹的杂音。

   何蕊正站起来想要过去问个究竟,却看见领班从那个方向匆匆走来。

   “老板,那个人又来了。”

   何蕊顿时脸色大变。

   她转过身,对苏小琳道:“琳琳,我有点儿事过去处理一下。你们慢慢吃。”

   苏小琳连忙回答:“没事儿,你去忙吧!”

   看着何蕊与领班的背影,虎平涛压低声音问:“我看她好像遇到了什么麻烦。”

   苏小琳侧身往前台看了一眼,转过身道:“可能吧!只是咱们不好掺合,让她先处理,如果需要帮忙,她会跟我说的。”

   虎平涛点点头,拿起筷子,继续进攻锅里的菜。

   ……

   从前台方向传来的吵闹声更大了。很多正在吃饭的客人纷纷转头望向那边,目光中透着好奇和疑惑,更多的还是不满。

   无论谁被打断了晚餐,都会觉得不高兴。

   苏小琳也坐不住了。她用纸巾擦了擦嘴角,站起来,压低声音对虎平涛说:“你先吃着,我过去看看究竟怎么回事。”

   虎平涛也放下手中的筷子:“我跟你一块儿去吧!”

   苏小琳想了一下,点点头:“好吧!”

   收银台前面站着一个老人。看年龄至少有七十岁,很胖,目测体重超过一百公斤,白色头发稀疏,脸上和布满了黑色与褐色的老年斑,眼睛浑浊,从中透出的目光却很凌厉。

   “我不管,我是你爹,生了你,你就得养我。今天必须给我钱!”他一直在冲着何蕊叫嚣。

   何蕊站在柜台侧面,望向老人的目光透出恐惧和愤怒:“说好了每个月给你两千块生活费,上周才给了你,今天又来要。就算是金山银山也得被你挖空了。”

   老人暴躁地喊叫着:“现在这生活水平,两千块怎么够用?老子今天打麻将输了,你再拿两千给我。赶紧的,我还约了人。”

   “我给你的那是生活费,不是让你去赌。”何蕊怒视着老人,站在那里寸步不让:“反正这个月我已经给过你钱了,多一分也没有。”

   老人没想到何蕊这么倔强,不禁又气又急,厉声喝道:“你开店做生意,每天赚那么多钱,却连两千块都不愿意给……码的,有你这样当女儿的吗?”

   说着,他转过身,向围在附近看热闹的人大声叫道:“都过来看看,都过来看看啊!这是我女儿,我从小到大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现在我老了,她却翻脸不认人,连养老钱都不给我,还每天咒我死,简直黑心黑到家了。”

   这里是商业区,来来往往的人多,很快就聚起了多达上百的围观者。密密麻麻的人群堵在火锅店门口,议论纷纷。

   “我一直觉得不孝子女抛弃老人是传说,没想到今天看到现实生活剧了。”

   “别听那老头瞎说。他来这儿闹过好几次了,都是编着各种借口要钱。这家火锅店老板娘人不错,每次都给他。可能今天要的钱太多,老头来的次数也太频繁,这种事情换了谁都受不了,所以才吵起来。”

   “反正我觉得做儿女的必须赡养老人。那是她爹,亲爹啊!瞧这火锅店的门面,应该不少赚,区区两千块钱根本算不了什么。俗话说得好: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好好珍惜吧,别为了一点儿钱闹得家宅不宁。”

   “就是,做这么大的生意,还被家里老人为了两千块钱闹上门,这脸丢的……换了我干脆从这楼上跳下去得了。”

第一百九二节 火锅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