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二节 糖水丸子

  番茄小说网 wap.eejw.cn,最快更新虎警最新章节!

   刘母尴尬地低下头,红着脸嗫嚅:“字太小,我老花眼,看不清楚……”

   刘文玲连忙从随身的袋子里拿出一只“延寿丹”包装盒,从里面倒出一张巴掌大小的纸,递给虎平涛:“你看看,这是说明书。”

   纸真的很小,正反两面印刷,质地很薄,很透,两面文字多有重叠,而且字体极小,根本就是在考验读者的视力。

   虎平涛凑到眼前看了一阵,感觉眼睛发酸。

   “这说明书摆明了不想给人看啊!”他淡笑着,指着纸面上最后的一行字:“不过有这句就足够了。”

   本产品为食品,不能代替药品。

   “你不是说这是药吗?”虎平涛盯着李玉珠,认真地问。

   “关你什么事啊!”李玉珠慌了,脸色骤变,她知道情况不妙,连声叫嚷。

   “你这样做,已经构成了恶意欺诈。”虎平涛语速缓慢,声音洪亮,围观者听得一清二楚。

   “你别张口闭口满嘴都是大道理。我欺诈谁了?”

   李玉珠胆大脸皮厚,她迅速转身,冲着站在店里的另外两名店员连声催促:“死站在那边干什么?老娘花钱雇你们是来看热闹的吗?都过来给我搬东西,把外面的货都搬进去。今天不做生意了!”

   围观的人笑了。

   “她果然是个骗子。”

   “我就说了,卖保健品的这些人,十个有九个搞传销。明明是食品,非说是药品,这坑了人家多少钱啊!”

   “这女的一看就不像好人。还延寿丹……别说是延年益寿,这吃下去不上吐下泻就很不错了。”

   刘母也急了,冲过去死死抓住李玉珠的胳膊不肯放:“你卖给我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你不说是药吗?不是吃了让身体好吗?怎么一下子变成了食品?”

   李玉珠这时候可不管什么干妈不干妈,一把就用力将她甩开:“你甭管它是什么,总之我明码标价,付钱的时候也是你情我愿。我没逼过你吧!是你自己赶着抢着要买,而且这延寿丹你吃了以后也没病没痛的,怎么能说是我骗你呢?”

   刘母顿时嚎啕大哭:“你……你还我的钱!那可是我的养老钱!”

   李玉珠知道情况不妙,赶着离开,她迅速搬着箱子,理都不理。

   虎平涛走过去,挡在她前面:“站住,把东西放下。”

   李玉珠满面狰狞:“滚,好狗不挡道。”

   她知道延寿丹有问题,也知道这买卖做不长久。

   人都是横出来的。

   声音越大,气场越强,别人就怕你。

   这是李玉珠认定的座右铭。

   反正老娘没偷东西没杀人,就算警察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趁着现在一片混乱,赶紧关店走人,晚上再回来偷偷把货搬走。

   这时候,食品安监和质监局的人到了。

   当场查货。

   这是一家小企业制造的产品,具体质量还需等待进一步检测。

   至于成分……别看产品成分表上写了一大堆元素符号和添加物质,安监局一位颇有经验的工作人员拿起一颗延寿丹,用力捏碎,用矿泉水化开,颇有把握地说:“这东西主要成分是淀粉,另外再加了点儿蜂蜜之类的。如果进一步降低成本,说不定连蜂蜜都没用,直接用的白糖。”

   糖水丸子?

   刘母当场傻眼了。

   她木木地站在那里不会动,张口结舌。

   刘文玲走过去,扶着她的胳膊,轻声劝道:“妈,我都说了姓李的是骗子。这面粉和蜂蜜加在一起根本不值几个钱。这一盒就买六百八十八,摆明是欺负你上了年纪。”

   安监局的工作人员听到这话,摇头笑道:“六百八十八,还真敢卖啊!说实话,这东西其实就包装值钱,糖水丸子的成本不超过一毛钱。现在市面上的保健品都打着这样的招牌赚钱,说穿了就是买个心理安慰。老太太,长点儿心眼儿吧!”

   另一个工作人员也说:“这人呐,吃五谷杂粮,都会生病。保健品广告做得再好,也是从食物当中提取出来。多吃新鲜蔬菜比什么都好,鸡鸭鱼肉是最好的蛋白质来源。生命在于运动,平时没事多出来走走,动动手脚,这才是延年益寿的秘诀。”

   李玉珠再大喊大叫也没用。

   所有货物当场封存,等待进一步的检验结果。

   虎平涛做完笔录,看着刘文玲在末页右下角签字,认真地说:“今天这事儿,我建议你们走司法途径。”

   刘文玲抬起头,疑惑地问:“她是骗子,骗了我妈那么多钱,你们警察为什么不把她抓起来?”

   虎平涛耐心地解释:“这事儿不归我们派出所管,属于经侦大队的管理范围。我已经给你做了笔录,案子归到经侦那边,到时候会有人跟你联系。”

   马文山凑过来说:“我已经给经侦大队那边打了电话,传销类的案子现在抓得紧,质监局的人已经把店铺和货都封了。放心吧,卖假药那女的跑不了。”

   刘文玲仍然忧心忡忡:“问题是你们不可能二十四小时守在这啊!还有,你们不抓她,她随时可以跑掉。”

   “我们会按照规定对她实施拘留。”虎平涛认真地说:“至于她趁着监管人员离开,撕开封条,悄悄取走货物的行为,只会让情况变得更糟。那是知法犯法,罪加一等。到时候,法院判决就不是罚款教育那么简单,得按照涉案物值进行参照,入狱服刑。”

   他们这些话的时候没避开李玉珠,这女人在旁边听呆了,连大气都不敢出,一扫之前嚣张跋扈的模样。

   ……

   天气炎热。

   回到警务亭,虎平涛卸下身上重达好几公斤的装备,从饮水机上接了满满一大杯凉水,大口灌了下去。

   对于在省城上班的人来说,空调是一种奢侈的想法。倒不是说价格贵装不起,而是政策限制。

   省城这个地方,一直以来都说是“冬暖夏凉”,对外的旅游宣传片也把气候特征当做卖点。可实际上,冬暖夏凉只是针对全年气候大数据平均值而言。夏天该热还是热的,冬天该冷还是冷。

   在北方人看来,滇省省城的冬天的确暖和,一件大衣加一件毛衣就可以过冬。有些身体强壮的人甚至连羽绒服都不需要。

   在地处热带的人看来,这里的夏天的确凉爽,平均气温也就二十七摄氏度左右。

   黄志勇坐在虎平涛对面,他看着手机上天气预报页面上显示,今天最高气温“二十八摄氏度”的字样,摇头苦笑。

   连续两周了,每天都是酷热难挡。就说现在,挂在十一号警务亭墙上的温度计显示屋内温度三十三摄氏度,这与手机上的天气预报差了一大截。

   黄志勇用纸巾擦着脖子上的汗,疑惑地问:“气象局那些人都是睁眼瞎吗?这明明都三十多度了,却只报二十七度,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虎平涛肚子里灌满了水,却仍然觉得口干舌燥:“黄哥,这个就是你的误解了。天气预报不等于实际温度,指的是距离地面一点五米位置测到的数据。那里的温度比地表温度要低一些,何况预报本来就不会精准,多多少少都会有点儿误差。”

   黄志勇撇着嘴摇头:“这我知道。可这前后差距也未免太大了吧!你说这一天两天有误差也就算了,都两个多星期了,每天都报二十七、二十八,实际温度却超过三十以上。真不明白气象局这些人是干什么吃的。要换了是我儿子做作业像这样瞎即把搞,老子不狠狠抽他一顿才怪!”

   虎平涛用手背抹掉额头上渗出的汗水,笑道:“你什么时候见过省城的天气预报说温度超过三十摄氏度?”

   黄志勇愣了一下,疑惑地问:“小虎,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讲究?”

   虎平涛眼里闪烁着精明的目光:“冬暖夏凉嘛!不奇怪。再说了,三十度就意味着高温天气。按照规定,政企单位都要发放高温补贴……呵呵,黄哥你是聪明人,不用我多说了吧!”

   这时,手机响了。

   虎平涛拿出来一看,是苏小琳的号码。

   “小猫猫,你在干什么?”这是她的常用开场白。

   “当然是在上班。”虎平涛笑了:“难道还能躺在床上睡觉不成?”

   “别偷懒啊!我是你媳妇儿,你得养我呢!”苏小琳发出示威性的警告。

   虎平涛开玩笑道:“你就不怕把我给累死?”

   “死了你也是专属于我的鬼!”这种时候苏小琳从不讲道理。

   停顿了一下,她继续道:“今天下班我不去你那儿了。”

   “怎么,你要早点儿回家?”虎平涛问。

   “单位上有事儿。”苏小琳在电话那端说:“有两家企业想做外贸经营,对方约着晚上吃饭,就具体的问题好好谈谈。”

   “在饭桌上谈?”虎平涛有些奇怪。

   苏小琳解释:“商贸这块不同于其它政府部门。当然制度肯定有,可是在具体执行方面,弹性力度很大。只要不涉及环保和其它有硬性规定的条款,基本上都没有问题。”

   她语气变得有些无奈:“我现在调到办公室,必须跟着走饭局。这一个星期下来,都吃了两次了,真没意思。”

   “这算不算公款消费?”

   “当然不算,只是与企业之间正常的往来。”

   虎平涛笑了:“既然是工作,那该做就做。你是不是怕吃完饭太晚了不敢回家,要我去接你?”

   苏小琳在电话那端发出灿烂笑声:“你怎么这么聪明啊!怪不得你的第二职业是卖葱的农民。”

   虎平涛哭笑不得:“喂,你这是羡慕嫉妒恨,还是故意打击报复?”

   苏小琳止住笑声:“好了不开玩笑了。今天情况特殊,回头我把吃饭地方的定位在微信上发给你。来不来等我电话吧!如果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就自己打车回家,你也早点儿休息。”

   虎平涛听出苏小琳话里有话,问:“你跟谁一起吃饭?”

   “董志恒。”苏小琳气鼓鼓地说:“他是办公室副主任,现在是我的上司。前几次吃饭他没有在场,今天他让我跟着一块儿过去,我有些拿不准。”

   虎平涛想了想,问:“这段时间,他对你有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

   “这倒没有。平时还是挺规矩的,毕竟都在一个大办公室,人多,抬头不见低头见。”

   “那行吧!既然这种饭局必须参加,你该吃就吃,只要别喝酒就行。有什么情况就打我电话,我过去接你。”

   ……

   “源味阁”是一家颇有格调的餐厅。

   从单位出来,跟着董志恒来到这里,进了包间,苏小琳感觉挺意外的。

   两家企业,总共四个男人,加上董志恒就是五个。

   她脑子里下意识就冒出转身离开的念头。

   苏小琳对董志恒一直抱有戒心。虽说是吃饭,却只有自己一个女的在场,怎么看都觉得不太合适。

   这时候,从外面进来一个女的,自称是A企业老总的秘书,刚才在外面点菜。

   看着她面带微笑款款落座,苏小琳的戒心才稍微放松。

   十二人的大桌,只坐了七个人,很宽松。

   她特意把手袋放在右侧的椅子上,与董志恒隔开。

   位置已经在微信上发给虎平涛,想来不会有什么问题。

   ……

   饭局都得喝酒,不是红的就是白的。

   桌子上放着两瓶茅台,还有一瓶装在冰桶里的红酒。

   服务员络绎不绝把菜端上来,很丰盛。

   A企业老总是这次饭局的召集人。相互介绍后,他端着盛满白酒的杯子站起来,大声笑道:“来来来,大家干一杯。”

   苏小琳连忙端着茶水杯站起来回礼:“对不起,我不会喝酒,就以茶代酒吧!”

   对方笑道:“小苏你这就过分了,商务厅的人怎么能不喝酒呢?是不是看不起我,故意不给面子?”

   这是爱玩笑的说法,谁也不会当真。

   苏小琳笑道:“我真不会喝酒。”

   这是托辞。

   跟朋友出去的时候,在KTV她喝啤酒,也喝红酒。酒量还挺大,一口气两瓶“嘉士伯”纯生毫无问题。

第九十二节 糖水丸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