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八节 未来的工作安排

  番茄小说网 wap.eejw.cn,最快更新虎警最新章节!

   虎平涛成为了整个会场瞩目的焦点。

   “咝,怎么王雄杰和雷跃都在笼络这个年轻人,他到底是什么来头?”

   “认识王雄杰这么多年,我还真没见他喝过酒。怎么听他们说话,王雄杰似乎是为了这个年轻人跟雷跃拼酒?”

   “有意思!我认识刑警队的人,回头好好打听一下。”

   “嘘,都别说了,领导来了。”

   市局和省厅的人走进会场,依次落座。

   伴随着有节奏的进行曲,会场里响起了掌声。

   主持表彰大会的是省厅领导冉红军。他身穿笔挺黑色制服,佩戴着高阶肩章,有着坚硬的面部线条,整个人释放出冷厉的气势,威压全场。

   “今天是令我倍感荣幸的日子。我,冉红军,有幸站在这里,给诸位颁奖。”

   话筒有些杂音,摆弄了几下仍然无法消除故障。这个身体健硕的老人干脆站起来,把话筒摆在一边,发出洪亮的声音,问:“后面的同志能听见吗?”

   “能!”这不是虚应,而是真实回答。

   “那我就不用话筒了。”

   冉红军中气十足地说:“今天是古渡分局的颁奖大会,也是对在座各位同志一年来工作成绩的认可。你们肩负着对国家与社会安全、管理、维持稳定等一系列责任;你们放弃了休息时间,为之付出辛劳;你们顶着酷暑严寒,工作在一线岗位,虽不是战斗,却等同,甚至重于战斗。”

   “今天的授奖名单上总共有一百一十三个人。从二等功到优秀工作者都有,甚至还涌现出很多优秀集体。同志们,这是非常难得的荣誉,是人民对你们的认可。”

   “不同于其它职业,干警察这行,随时充满了危险。和平年代,我们不需要上阵杀敌,然而社会总是存在着阴暗的角落,存在着肮脏罪恶的行为。毒品、盗窃、抢劫、凶杀、诈骗……各种犯罪活动频发,形形色色的犯罪分子无时无刻不在蠢蠢欲动。如果没有你们,这个社会就乱了,甚至像发霉的苹果那样烂掉。就连我这把老骨头,也是托你们的福,才有机会站在这里这里跟你们说话。”

   这话说得颇为诙谐,台下纷纷传来笑声。

   “别笑,我说的是实话!”冉红军耐心地等着笑声平息,一本正经地说:“我虽然职位比你们高,可就实际工作来说,在座的任何一位都比我强。世界的未来属于年轻人,属于你们!”

   沉默片刻,台下响起了猛烈的掌声。

   足足过了半分钟,掌声才逐渐平息。冉红军充满感情,认真地说:“按照惯例,我们从不邀请媒体记者参加颁奖大会,也不会对外公布获奖者名单。同志们,你们是警察这个行业的精英。你们在辛勤工作的同时,也要面对各种明面上,以及潜在的危险。犯罪分子凶狠狡猾,他们不甘心失败,尤其是那些漏网之鱼,无时无刻都在绞尽脑汁寻找报复的机会。出于安全考虑,除了极少的,同时也是的宣传需要,绝大部分获奖者只在内部系统进行通报。”

   “这是专属于你们的荣誉,也是必须被隐藏,无法公开的秘密。希望你们理解,也认真执行保密条例。”

   “最后,我祝各位身体健康,阖家幸福,在未来的工作中,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谢谢!”

   他面对全场,庄重地鞠了个躬。

   通篇没有一个字的废话。

   虎平涛听见坐在旁边的雷跃低声喃喃:“冉副这些话,真是说到我心里了。”

   王雄杰用肩膀碰了一下虎平涛,低声道:“冉副说的没错,小虎你平时在外面要注意安全。尤其是那些对社会不满,一心想要报复的家伙。”

   虎平涛点点头,神情肃然。

   接下来是颁奖仪式。

   先是优秀集体,然后才是个人。

   喊道虎平涛名字的时候,他连忙站起来,整了整衣装,精神抖擞走上台前,从冉红军手里接过烫金的三等功证书。

   老人炯炯有神地看着他,满意地低声笑道:“好好干,别给你父亲丢脸。”

   虎平涛被吓了一跳:“您认识我爸爸?”

   “老熟人了。”冉红军笑着微微摇头:“下来以后再说吧!”

   虎平涛手捧证书转过身,面向会场公示。

   台下的人群越发感到惊讶。

   一是因为他的年龄,二是因为这份殊荣。

   三等功,说难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必须做出实打实的成绩才能评功授奖,绝不是走后门搞关系就能得到的荣誉。

   看着虎平涛那张年轻自信的面孔,人们在惊叹之余,更对他多了几分敬重。

   ……

   颁奖仪式结束,虎平涛跟着熊杰来到办公室。

   刚进门,就看见坐在沙发上的省厅人事处长骆红方。

   虎平涛有些发懵,迟疑着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进退。

   熊杰看穿了他的心事,认真地说:“别想多了,骆处长找你有正事。”

   说着,他抬手指了一下摆在办公桌对面的椅子。

   虎平涛把椅子拉过来,面对着骆红方,正襟危坐。

   看着他严肃认真的样子,骆红方很满意:“虎平涛同志,我是代表人事处与你谈话。入职以来,你的工作态度很积极,来自上下级的评价都很不错。鉴于你的表现,市局决定缩短你的实习期,从下个月开始,晋升为三级警员。”

   虎平涛微张开嘴,满面愕然。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喜讯竟来得如此突然。

   熊杰坐在办公桌后面,这种场合很正式,想笑又不敢笑,只能努力控制情绪。

   良久,虎平涛才恍如梦醒:“谢谢骆处长。”

   “这是组织上的决定。”骆红方淡笑着解释:“还有,就是对你接下来的工作安排。你在警校的综合训练成绩很不错,明年年后,你将被派往西洛边境检查站,担任副队长。”

   副队长,而不是副站长。

   虎平涛站起来,认真地说:“我服从组织安排。”

   骆红方眼里晃动着意外的目光,试探着问:“小虎,我听说,你要结婚了?”

   虎平涛没想到忽然间问起这个,颇有些不好意思,点点头:“是的。”

   骆红方道:“去西洛工作可不是一天两天,至少得两、三年才能回来。到时候你新婚燕尔,真愿意接受组织安排?”

   虎平涛不假思索地回答:“愿意。”

   骆红方心中有些失落,她无声地叹息着,不再言语。

   见状,熊杰对虎平涛道:“小虎,就这样吧!工作安排这事你知道就行了,先出去吧!到时候我会通知你。”

   看着虎平涛走出办公室,带上房门,熊杰这才转向骆红方,笑道:“老大姐,怎么我看着你是后悔了?”

   骆红方正在生闷气,被熊杰这么一说,不由得有些羞怒,却不好发作,只能摇头叹道:“我这是没福气!眼睁睁看着这么优秀的一个年轻人,就这么错过了。”

   熊杰知道她是恼怒于女儿张紫馨,劝道:“儿孙自有儿孙福,这种事情急是急不来的。作为当妈1的,你尽力了。”

   “话是这么说,但我还是不甘心啊!”骆红方满面愁容:“老熊你是不知道,紫馨那孩子越来越过分了。我说的话她一句也听不进去,整天就想着出国。”

   熊杰皱起眉头:“她都毕业了,还出去干什么?再说了,你们两口子都在国内,又是体制内人员,她这么一搞,对你们影响很大啊!”

   “她做梦想着移民。口口声声说什么国外比国内好,一切自由,想怎么过就怎么过。”骆红方没好气地说。

   熊杰笑了:“自由?恐怕还有冥煮吧?挺稀罕的啊,没想到老大姐你这么有原则的一个人,女儿却有这种想法。”

   骆红方瞪了他一眼:“你在挖苦我?”

   熊杰连忙摆手:“没,没,没,我只是有感而发。以前在警校的时候,老大姐你就给我们上过政治课,没想到……”

   后面的话被熊杰缩了回去,不住地摇头。

   “我是真后悔给紫馨上了这个大学。”骆红方恨恨地说:“以前总觉得给她上外地的大学好。一是教育资源比省内好,二是开阔视野,顺带着也能锻炼她的独立生活能力。没想到这孩子性子就跟着变了,受她大学里导师的影响,成天想着往外跑。”

   “你女儿的大学导师是谁?”熊杰问。

   “一个所谓的公知。”骆红方满面阴沉:“前几年就移民去了加纳大,现在成天在推特上鼓吹着外面的月亮比国内圆。”

   熊杰若有所思道:“我明白了,要是没有这个人在背后推动,你女儿也不会闹着要移民。”

   骆红方唉声叹气:“我原本想着,找个优秀的年轻人给她搭对。小虎就很不错,要是两个人真成了,多多少少对紫馨也能有个约束。可没想到紫馨那天竟然说出那种话,彻底断了我的念想。”

   熊杰劝道:“老大姐你就别想这么多了。你女儿跟小虎还真成不了。小虎那女朋友我见过,挺漂亮的一个女孩,性子温柔,对他的工作也很支持。老大姐你别生气,站在公平的立场,我支持小虎现在的女朋友。”

   骆红方觉得喉咙里仿佛被某种东西堵住,想要说话却说不出来。她憋着气坐了半天,闷闷不乐又带着几分羡慕地说:“边检站虽然艰苦,却是真正锻炼人的地方。虎平涛下去工作,其实等同于挂职,回来以后直接提干。照这样下去,只要工作不出错,以后无论市局还是省厅,稳稳的都有他一席之地。”

   熊杰笑了一下,没有接话。

   他知道骆红方心里生气,羡慕嫉妒恨都有。眼睁睁看着这么一条大鱼从面前溜过,却丝毫没有抓住的机会,无论换了是谁都会心不甘情不愿。

   ……

   颁奖时间只是上午,中午聚餐过后,下午还得回去继续上班。

   苏小琳专门请了一天假,就为了开车送虎平涛在局里和警务亭之间来回。两人已经谈好婚期,约定国庆节假期带着苏小琳父母前往昭城,两家老人见个面,好好聚聚。

   车子在警务亭外缓缓停住,虎平涛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顺口问了一句:“你下午要去哪儿?”

   苏小琳道:“我和媛姐约了去家具城。”

   虎平涛奇道:“家具不都是现成的吗?怎么还要买?”

   他指的是半岛金苑那套房子。虎碧媛之前就配齐了家具,在虎平涛看来什么都不缺。

   苏小琳用指尖轻轻点了一下他的额头:“那都是媛姐之前给你配的。单身汉是够用了,可结婚不行。别的不说,梳妆台得有吧?还有卫生间的洁具要换,书房的柜子也得重新安装。”

   虎平涛听得一阵头大,耸了耸肩膀:“还是按照你的意思办吧!”

   苏小琳笑着,故意调侃:“你得养我。以后你的工资卡归我,每个月给你一百块零花钱。”

   虎平涛一本正经地说:“一百块太多了,给我九十九块九毛九就够了。”

   苏小琳笑道:“别贫了,好好上班,我走了啊!”

   ……

   警务亭里只有马文山值班,他正在给一个神情惶恐的女孩做笔录。

   虎平涛走过去问:“她怎么了?”

   马文山把笔录递给虎平涛,叹道:“这孩子是武山县的,今年十七岁,在网上认识了一个男的,被骗来省城。”

   虎平涛抬起头,看着坐在椅子上楚楚可怜的少女,疑惑地问:“骗钱还是骗人?”

   话一出口,少女顿时掩面哭了起来,抽泣着说:“我是在企鹅上认识他的。他说他是省城人,我在网上陪他玩游戏,他让我做他女朋友,我答应了。”

   虎平涛听懂了少女话里的意思:“网络女朋友?”

   女孩擦着眼泪,点点头:“我叫他老公,他叫我老婆。我们一起玩游戏,没钱的时候他就帮我充值。”

   “充了几次?总共多少钱?”虎平涛问。

   女孩怯生生地说:“两次,每次三十块。”

   虎平涛又问:“那你有没有在网上给过他钱?”

第一百零八节 未来的工作安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