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四节 醋意

  番茄小说网 wap.eejw.cn,最快更新虎警最新章节!

   不是出于矜持或者高傲,而是“相亲”这种方式让苏小琳感觉很尴尬。尤其在那样的场合与环境,根本谈不上与对方的进一步了解。

   母亲很操心她的婚事,整天唠叨着“赶紧结婚,趁着我还有精力,能给你带带孩子。”

   说穿了,其实她就是迫切想要个孙子。

   父亲倒是觉得一切顺其自然就好。

   苏小琳对天发誓:今天主动要求跟着虎平涛与阿德里安来健身房,完全是为了躲开董志恒的纠缠,丝毫没有别的意思。

   可是看着在拳台上与阿德里安切磋过招的虎平涛,胳膊上结实膨胀的肌肉,闪躲腾挪之间灵活的步伐,一次次狠辣有力的出拳,以及那股明明实力不如对方却丝毫不肯认输的顽强劲头,都让苏小琳心中有一种不知名的陌生感觉在蔓延、生长。

   高中和大学时代有很多男生在她面前刻意展示体能。主要是篮球队和足球队的成员,他们那时候纷纷争抢着穿上“十号”运动衫,用复杂耀眼的球技吸引她的注意力。

   在苏小琳看来,那与其说是体育竞技,不如说是小孩子的游戏。刻意感太强,就像一只只求偶的雄孔雀,迫不及待展开漂亮的尾羽。

   虎平涛与阿德里安之间的切磋与那些男生截然不同。一个多小时的格斗,苏小琳看得津津有味。那不是表演,而是针锋相对,寸步不让。

   她很喜欢虎平涛,却仅仅只是喜欢。

   阿德里安是个促狭鬼,他最后说的那句话很要命,挑开了苏小琳脑海深处牢牢覆盖住“爱情”思维的障碍膜。

   此刻,两个人面对面的尴尬沉默,让她想到了更多。

   这次出游虽是领导安排,却有着很强的指向性和针对性。陪同的客人身份摆在那里,换句话说,有资格坐上这两辆中巴车的人,都是业内的精英。

   苏小琳知道虎平涛是省厅安排的随员。如果不是各方面能力突出,也不会被委以重任。

   苏小琳引以为傲的英文,在虎平涛面前完全处于被碾压状态。

   而且他精通法语。

   在车上,对于古滇国历史的讲述,表明他在文化层面颇有涉猎。搞不好这还只是冰山一角,更多的部分尚未展示,眼睛能看到的只是海面浮冰。

   能打、能说、有着一份正式稳定的工作……光是这些,在苏小琳看来已经足够。

   她忍不住在心中以虎平涛为标杆,对比着以前认识的那些相亲对象。

   有些人单项条件比他强,但综合条件就差得太多。

   阿德里安最后的举动,把虎平涛推到与苏小琳很近的位置。两个人面对面,鼻尖距离不超过二十厘米。

   他穿着短袖运动衫和短裤,裸露在外的胳膊和大腿上鼓凸起一条条肌肉,轮廓清晰,线条坚硬。额头上的汗水未干,发根深处湿漉漉的,夹杂着男性气息的咸腥气味是如此浓烈。

   这气味刺激着苏小琳心旌荡漾。

   她连忙低下头,脸微转朝侧面,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不用抬手抚摸,她也知道自己此刻双颊发烫,热度惊人。无法用语言表述的羞意从身体内部展示出来,毫无保留。

   她想逃。

   又想时间就这样永远定格。

   虎平涛的感觉跟她差不多。

   他在大学谈过几个女孩,却因为种种缘故没了下文。

   毕业工作了,这种事情就有了绝对自由。即便是父母也很难干涉。

   他对苏小琳印象不错。

   沉寂已久的心,忽然变得蠢蠢欲动。

   虎平涛笑了,露出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我们出去吃晚饭吧!”

   苏小琳想也不想就张口回答:“好”。

   脱口而出的瞬间,她已然察觉到有些不妥。

   可是那又怎么样?

   看着对面那张英俊的笑脸,苏小琳有种“疯一把”的冲动。

   ……

   虎平涛对大丽这座旅游城市很熟。

   父母在这边有熟人和朋友,他跟着来玩过很多次,对一些名气很大的酒楼菜馆熟记于心,当地特产也如数家珍。

   “一壶春”是一家口碑不错的菜馆。典型的白族农园院落,装修格调静雅,非常精致。

   虎平涛点了一些熟悉的菜。

   用新鲜鲫鱼做成的酸辣鱼风味独特。其它地方也有这道菜,材料差异却很大。大丽这边用的是白木瓜,酸味很正,带有浓郁的果香。特色佐料是大芫荽和香茅草,地方菜地方味,只有在这里吃到的才是正宗。

   在滇省,银鱼是外来引进的物种。源种是太湖银鱼,后来引种成功,在滇池、洱海等地都有放养。这种鱼肉肥、体短、骨软、色白光润,味极鲜美。滇省地处高原,水质不错,高铁尚未投入运营前,很多北方列车员都会在余暇的时候前往菜市场购买银鱼。一来滇省银鱼品质高,二来价格便宜。

   这家菜馆对银鱼的做法很是独特,不是常见的鸡蛋煎裹,而是辅以白参、鸡蛋和佐料调开,掺入一定比例的豆浆,上屉锅蒸熟。等到端上桌来,平滑光嫩的一大碗,表面撒上碧绿的葱花,光是看看就觉得可口。

   “水性1杨花”是大丽的特色菜。名字虽然颇有争议,食材却是洱海特有的一种海菜。洗净、切段,加上豆腐煮熟便可成汤。吃在嘴里脆嫩爽滑,辅以油炸的脆虾,令人回味无穷。

   大丽盛产梅子,当地雕梅是一绝,酸甜适口。青梅酒有很多种,虎平涛特意要了一壶度数不高的甜酒,倒在碗里呈透明的琥珀色。苏小琳很喜欢,连喝了两大碗,虎平涛控制着数量没敢让她多喝,却已然微醺。

   苏小琳感觉这顿饭吃得很过瘾,加上喝了些酒,人也变得活泼跳脱。

   离开“一壶春”,两个人在大街上闲逛,看着两边具有特色的古城建筑,她忽然来了兴趣,拉着虎平涛的手,跑进路边卖民族服饰的店里,指着看中的物件与店主讨价还价。

   购买不是目的,砍价才是真谛。

   虎平涛有生以来头一次感受到陪着女生逛街的恐怖――――双手很快提满了大包小包,还要负担着苏小琳时不时紧贴过来的身体。

   她的确喝多了,脑子虽然清醒,却有些放飞自我。

   虎平涛大着胆子拉住她的手。

   苏小琳的胳膊微颤,把手朝着自己这边缩了一下,却没有挣脱。

   一切都那么顺其自然。

   当然,没有越过必须谨守的底线,更重要的是购物自己买单。

   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两个人开始折头,朝着酒店方向走去。

   身后忽然传来充满怒意和震惊的声音。

   “小琳……你……你怎么在这儿?”

   是董志恒。他刚从路边的一间酒吧里走出,用惊异的目光死死盯住苏小琳,又迅速转移到虎平涛身上。

   短短一瞬间,董志恒脑海里有无数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中午在酒店下车的时候,他就主动约苏小琳出来逛街、吃饭。她却说要跟着郭玲钰和那个法国人去健身房。

   这借口无可挑剔,也是为了工作,董志恒只好作罢。

   酒吧的窗口临街,两人从外面路过的时候,董志恒以为自己看错了,可揉揉眼睛发现那的确是苏小琳,连忙追了出来,却看见令他无比震撼的一幕。

   平时乖巧清纯的苏小琳,竟然牵着虎平涛的手。而且看她现在的样子,显然是喝过酒,双颊红扑扑的,散发出被酒精浸润过的鲜艳和妩媚。

   “主任,我们……刚吃过饭,现在回酒店。”虽有些醺意,苏小琳脑子却不糊涂。她连忙松开虎平涛的手,笑着与董志恒打招呼。

   董志恒双眼瞪得斗大,几乎看呆了。

   他从一开始就打着苏小琳的主意,否则也不会动用职权让她成为随行人员。在董志恒看来,自己虽然离过婚,却房有车,有正式工作和职位,应该算是真正意义上变种钻石王老五。就像某个娱乐节目主持人说的:中年大叔最具魅力,是与花朵般鲜艳少女最搭配的牛屎。

   董志恒铁了心要把苏小琳拿下。他甚至酝酿着这次回去以后,要与人事部门好好谈谈,把苏小琳弄到自己的部门,成为直接下属。近水楼台先得月,多接触就有更多的机会。虽然自己的年龄比苏小琳大了整整十几岁,可在他看来这不算什么问题。

   谁能想到,偏偏冒出一个虎平涛。

   看着两个人亲密的样子,董志恒又气又急,偏偏在这个问题上没有话语权。毕竟苏小琳从未接受过自己的任何礼物,更没有在两人关系方面有过承诺。

   “……你……你不是没有男朋友吗?”憋了半天,董志恒咬了咬牙,强压着怒意,尽可能使自己的语气平和稳定。

   “是啊!我没有男朋友。”

   苏小琳神经比较大,在酒精麻醉状态下反应也比较慢。看着董志恒有些扭曲的面孔,她感觉莫名其妙,下意识地偏头看了看站在旁边的虎平涛,连忙解释:“我和平涛是朋友……嗯,普通朋友。”

   吃饭喝酒能拉近关系。从菜馆里出来的时候,两人就以“平涛”和“琳琳”相称。

   这种在苏小琳觉得正常的称谓,越发激起了董志恒心中的怒火。

   尼玛!都叫得这么亲密了,还说没有男朋友?

   看着这一幕,虎平涛忽然觉得很好笑。

   他很自然地牵住苏小琳的手,淡淡地说:“太晚了,你该回去休息了。”

第五十四节 醋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