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五九节 死者

  番茄小说网 wap.eejw.cn,最快更新虎警最新章节!

   “还是你1妈说的,活到老,学到老。”

   虎平涛笑道:“所以您也学着玩游戏了?”

   “没办法,都是逼出来的。”虎崇先有些无可奈何:“时间总会淘汰一些东西。以前看电视和报纸,现在只能通过手机接收外来的消息。就说这次来地州上开会吧!要求参会人员用手机扫码登录,要不是被你1妈1逼着用了几年,我还真不会这一套。”

   说着,虎崇先露出几分得意和自豪:“有一大半来开会的老家伙都不会弄。呵呵,想起来就好笑。”

   虎平涛继续恭维:“您可真厉害。”

   他翘起了大拇指。

   看着年轻优秀的儿子,虎崇先眼里透出更多的温和:“你也不错,没丢你老子我的脸。小张跟我说了,你那天晚上表现不错,冲在最前面,身先士卒,很勇敢。”

   “小张?”虎平涛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疑惑地问:“爸,哪个小张?”

   “就是你们站长张光北。”虎崇先一副老资格的样子:“他年龄比我小。”

   虎平涛低头无语。不过仔细想想倒也是,无论职位还是年龄,张光北在老爹面前都是小字辈。

   虎崇先继续道:“还有个事儿,你媳妇明年生孩子,你是不是该回去看看?”

   “我尽量。”虎平涛连忙回答:“到时候我请假,能回去就回去。”

   “这事儿我不勉强你,毕竟自古忠孝不能两全。”虎崇先认真地说:“不管你能不能回来,反正我和你1妈肯定得管着琳琳。不过……孩子取名这事儿,你是怎么想的?”

   虎平涛“啊”了一声,张着嘴,无法合拢。

   他从未想过这个问题。

   毕竟还早,也是头一次当爹。

   虎崇先一本正经地说:“我取了两个名字,很合适。”

   虎平涛连忙道:“爸,您说说看。”

   在酒精的作用下,虎崇先脸上有些微微泛红,声音也大了起来:“如果是男孩,就叫爱国。如果是女孩,就叫爱党。”

   虎平涛抬起手,抚着额头,发出无奈的叹息:“……爸,能换个别的名字吗?”

   “行!”老爷子回答的很干脆:“男的叫爱军,女的叫为民。”

   “这个……还是换个别的吧?”

   “也可以。男孩叫忠军,女孩叫忠勤。”

   “算了,还是等我好好想想,回头我自己给孩子取。”

   ……

   晚上,虎平涛陪父亲住招待所。

   第二天早上六点,虎崇先准时起床。

   他动作很轻,没有洗漱,直接穿上衣服,走到床前,看着仍在熟睡的儿子,在静默中足足注视了好几分钟,缓慢转身,走出房间。

   房门合拢,发出轻微“咔嚓”的一刹那,虎平涛睁开双眼。

   父亲起床的时候他就醒了。

   他知道父亲是个不善于表达感情的人。

   无论昨天晚上说“今天上午不开会”是否真实,他都在刻意避开,也很关心自己。

   听起来很矛盾,然而这就是事实。

   也许再过几年,父亲从现在的位置退下来,情况会变得不一样。

   虎平涛不喜欢过于严厉的父亲。

   他喜欢昨天晚上霸气十足,对自己亲热温和的那个老头。

   ……

   回到边检站,正好赶上吃早餐。

   昨天木雕大象藏毒的案子正在清点数据,货品已经入库,等着州上派人过来处理。

   一个上午,忙忙碌碌着过去了。

   十二点半,虎平涛正在食堂吃饭,远远看见张青家从大门方向匆匆走来。

   旁边,是他弟弟张青卫。

   虎平涛连忙站起来,问:“你不是在州上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作为直系家属,张青保的后事由张青家负责,还有一系列繁杂事务也是他在处理。张光北给了张青家几天假,本该明天才回来上班,没想到提前了。

   张家兄弟俩围着餐桌坐下。张青家道:“老三所上出了个案子,查起来很困难,一时之间没有眉目。他昨天晚上打电话给我,问州上能不能给点儿帮助,或者派人支援。我想起上次缉毒队的雷队长说过,你是查案高手,就赶着今天的早班车回来,让老三向你请教一下。”

   虎平涛笑着摇摇头:“千万别说什么请教,大家都是自己人,雷队那是故意抬我呢!我哪儿有那么神。”

   张青保熟知虎平涛的脾气:“你就别谦虚了。昨天晚上我打了个电话给雷跃,他给了我找省厅刑警总队的号码。我今天早上打过去,刚好冉厅在那边的办公室,他在旁边听了几句就接过电话,说有你在这边,根本用不着派人,有什么问题找你就行。”

   客套归客套,何况冉红军已经发话。虎平涛笑着面向张青卫,诚恳地说:“我真的很一般,没他们说得那么夸张。不过老三你那边既然有麻烦,我肯定帮忙。”

   他与张家四兄弟都很熟,平时都直呼对方排行。

   张青卫也不矫情:“行,那我就直说了。”

   ……

   张青卫是五号边境派出所所长。在这个辖区,有一个叫做“勐梭”的寨子。

   上个月,寨子里死了个人。

   岩(发“癌”音)涵光很年轻,今年二十六岁。家中父母尚在,他上面还有一个姐姐。平时帮着家里打理农活儿,主要是种植稻米。

   寨子里有人在上山割胶,从悬崖下面经过,发现了他的尸体。

   “当时尸检结果显示,岩涵光是摔死的。头部坠地,撞在石头上,导致整个颅骨碎裂,胸骨也有多处折断。死亡时间是头天晚上九点左右,死者家人也确认,岩涵光每天晚饭后就去同寨的朋友那里打牌。可他的牌友说,那天没见他过去,以为他有事不来,就另外找人凑搭子。”

   虎平涛问:“现场有什么发现吗?比如死者的手机?”

   张青卫摇摇头:“没有发现打斗过的痕迹。我们沿着山崖上上下下搜了一遍,没有被遗漏的物品。现场倒是找到了岩涵光的手机,但已经摔坏了,碎成零件状态。”

   虎平涛边吃边说:“碎了也可以复原,只要手机芯片没被破坏就行。”

   张青卫道:“他的手机芯片断成两截,我当时就派人送去州里,请求技术支持。”

   虎平涛问:“能查到死者手机短信和那段时间打进打出的电话号码吗?”

   张青卫点了下头:“可以。”

   虎平涛继续问:“确定死因是坠亡?死者体内有没有检查出药物或者酒精成分?”

   张青卫惊讶地看着虎平涛,眼睛里多了一丝佩服的成分:“酒精含量很高,已经达到了醉酒的程度。”

   虎平涛端着汤碗喝了一口,笑着说:“那基本上可以断定是他杀。一个醉鬼,在没人搀扶的情况下,怎么可能在晚上无光的情况下,独自爬上那么高的悬崖?再就是脚印……现场有发现吗?”

   张青卫道:“没有。案发当晚下了一场大雨,时间上也很凑巧,就在岩涵光死后两小时,一直下到天亮。地上全是湿泥,什么也没留下……嗯,我也认为这起案子是他杀,并以此为基础,在勐梭寨子里查了好几天。可所有人都说当天晚上没见过岩涵光,下午的时候也没见过他喝酒。”

   虎平涛思考片刻,问:“手机短信和电话方面的调查,有没有相关的线索?”

   张青卫摇摇头:“都是他和朋友的正常交谈,没有涉及异常话题。”

   虎平涛咂了咂嘴:“这就难查了。”

   张青卫有些犯难地搓着手:“我们所上平时主要工作是维稳和勘界,技术力量有限,遇到这种案子,如果短时间找不到线索,只能移交给州里和省厅。可问题是……”

   看着他犯难的样子,虎平涛疑惑地问:“怎么,除了这个,还有别的案子?”

   张青卫沉重地点了下头:“昨天,勐梭寨子里又死了一个人。”

   “他叫岩宰,也是年轻人,今年二十七岁。前天晚上外出,彻夜未归。昨天上午有人在村口池塘里发现了他的尸体。”

   虎平涛皱起眉头:“溺亡?”

   “是的。”张青卫回答:“初步尸检显示是这样。”

   虎平涛隐隐有种预感:“前后两名死者之间有关联?”

   “他们是朋友,很好的那种。”张青卫道:“甚至以兄弟相称。”

   虎平涛微微点头:“这样吧!我跟站长说一声,下午跟你跑一趟。有些问题必须去案发现场看了才能做出判断。”

   ……

   勐梭寨的水塘很大,很普通,在很多村寨都能看到类似的存在。这其实是一种具有抗旱防涝功能,类似于小型水库的基础设施。平时主要用于储备,供应全寨人的生活用水。

   水塘边已经用黄黑色带子拉起了警戒线,将东南方向与水塘连接的部分围拢,还在旁边的土垄上插了一块木牌,上面写着“禁入”两个醒目大字。

   虎平涛指着木牌问张青卫:“昨天就圈起来了?”

   张青卫点点头:“是的。我专门派了两个人在这里守着,晚上睡觉也是轮换。平涛你不知道,我心里是真急啊!”

   虎平涛微微一笑。在西洛边检站待久了,他很清楚张青卫的想法。这一带虽说靠近边界,但真正作奸犯科的人其实很少。两个原因:一是省、地州、县区层层加码,落实各种政策,对边境地区管控严格,普法宣传和义务教育都很到位。二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自卫反击战的老兵退伍回家。这些年对军警的待遇大幅度改善,尤其是退伍老兵,在确定政治思想过硬的前提下,这些人在村子里颇有威望,多多少少担任职务,能起到很好的带头人作用。

   以勐梭寨为例,虽说达不到“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标准,但几十年了,这里从未发生过盗抢案件。

   这次一下子接连死了两个人,难怪张青卫急得跟什么似的,就关心着什么时候能破案。

   他凑近虎平涛身边,诚恳地说:“术业有专攻。我也不瞒你,别看我是派出所长,可这方面我是真不行,说到底还得依靠你们这些刑侦高手。但我可以保证给予支持。无论调查取证还是其它方面的工作,你说往东,我绝不往西。”

   虎平涛开玩笑道:“三哥,您这就过谦啦!”

   张青卫是个老实人:“你帮我的忙,我当然要……”

   他忽然反应过来:“你刚才叫我什么?”

   虎平涛满脸都是纯洁无辜的表情:“三哥啊!你排行第三,不叫三哥叫什么?”

   “滚!”张青卫没好气地用胳膊肘捅了他一下:“你才是阿三……记住了,可以叫我老三,但决不允许叫什么三哥。警告一次:再叫翻脸啊!”

   虎平涛不再言语,捂着嘴往水塘边走去。

   被警戒线围在圈里的地块,有个很大的水泥平台。台阶往下一直延伸到水底,这样做是为了方便村民取水。

   虎平涛站在距离水面最近的台阶上,从衣袋里拿出一把钢卷尺,拉开,将顶端垂直探下去,感觉触底后,把尺盒收到距离水面的位置,用拇指压住,缓缓收回。

   这是一个用水泥和砖块砌成的平底水塘,目前在水深一米二左右,上下浮动不超过三毫米。

   收起钢卷尺,虎平涛蹲在水塘边,注视着侧面水泥地上那个用白色粉笔划出的圈,陷入沉思。

   张青卫走到旁边,陪着他蹲下,低声问:“有没有发现?”

   虎平涛指着粉笔线圈:“当时死者是在这个位置?这感觉不太对劲儿啊!就算是溺亡,尸体也应该是漂着才对……怎么,当时是处于沉底状态?”

   张青卫摇摇头:“死者就在这儿,泡了很长时间,头向下漂着,肚子有点儿鼓。我当时看了也觉得奇怪,等捞起来的时候才发现,水池边有个钉子,刚好挂在他衣服上。”

   说着,张青卫站起来,沿着塘边走了几步,指着脚下:“喏,就在那儿。”

   沿着他手指的方向,虎平涛看到水面以下的坚硬壁面上,有一颗凸出来的细小黑色棍状物。

第二百五九节 死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