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二七节 授奖

  番茄小说网 wap.eejw.cn,最快更新虎警最新章节!

   “如果你执意想要离婚,我最多给你一套,或者一套半的房子。新《婚姻法》的解释与过去不同,我是房子的主要出资人。呵呵,你想多要,一分钱都没有。”

   “哈哈哈哈,开不开心?意不意外?”

   白月萍脑海里一片空白。她呆呆坐在椅子上,双手不受控制般微微颤抖。不要说是脸,就连嘴唇上也看不到一丝红色。

   曹立军冷冷地说:“你可以去妇联告我,也可以报警。这是你的权利。”

   “最后说一句,如果你想继续在这个家里待着,就老老实实按我说的做。”

   “现在,拿出你的手机,关机。”

   “然后,脱掉衣服,认真履行你作为妻子的职责!”

   ……

   虎平涛一直没有等到白月萍打来的电话。

   他留了个手机号码给白月萍,也教过她偷偷录下视频和对话记录作为证据。

   至于白月萍会不会这样做,是否愿意与曹立军撕破脸,就看她自己了。

   毕竟,这是夫妻俩的问题,警方也没有曹立军的犯罪证据。

   对此,王雄杰倒是说了几句大实话。

   “这夫妻在一起过日子,就像酿酒,需要一个发酵的过程。陈酒好喝,老夫老妻的好处,只有当事人自己才知道,但不是所有人都能笑着过到最后,反目成仇的也多。就曹立军和白月萍这个案子,差不多可以结案了。再查下去没意思,也没有证据表明曹立军是幕后主使。说起来,杨芳真的很蠢……很多傻瓜利欲熏心,为了一点点好处就铤而走险。她也不想想,就曹立军那种身份,怎么可能看得上她?”

   “别说是白月萍没死,就算真死了,曹立军也只会另找别人,说不定比白月萍还要年轻漂亮。就杨芳那种没身材没脸蛋没文化的中老年妇女,除了瞎子,压根儿没人要。”

   “只能这样了,先结案,然后等白月萍和曹立军这对貌合神离的夫妻继续闹出乱子。炸弹总有一天会爆,只是时间问题。”

   ……

   年头年尾,历来是最忙的时候。

   虎平涛起了个大早,刷牙洗脸,对着镜子仔细刮着脸,把脸上和颈部所有钻出皮肤的毛发刮得干干净净。

   苏小琳穿着睡衣,趿着棉拖鞋从卧室里走出。她伸着懒腰打着呵欠,努力睁开惺忪的睡眼,在虎平涛身后站定。看着他一阵忙碌,忽然张开双臂抱住他的后腰,带着几分冲动和满足,张开嘴,对着丈夫肌肉结实的右肩上轻轻咬了一口。

   虎平涛转过头,满脸无辜:“又咬我……咱们刚认识的时候你就这样,现在还改不了这习惯。你……你属猫的啊?”

   本想说“你属狗”,可想想觉得这话不太合适,临时改口,换成了猫。

   “谁让你看起来那么美味可口呢!”苏小琳松开嘴,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我要吃了你!”

   虎平涛已经刮完胡子,连忙放下手中的电动剃须刀,抬起胳膊挡了一下,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别闹了。九点开会,这都八点二十了。路上要是再堵一下,我就赶不上了。”

   看着他健美魁梧的身躯,苏小琳没来由的一阵眼馋,大声笑道:“去吧!多拿点奖章和证书回来。晚上回来老老实实自己钻蒸笼里待着,我要吃唐僧肉。”

   家里的浴室改成了土耳其风格,苏小琳管蒸气浴叫“蒸笼”。

   虎平涛迅速穿好衬衫和外套,边穿边问:“要不要加点儿盐?”

   苏小琳理所当然地点点头:“还有生姜和大料,再来点儿酱油。”

   ……

   省厅大会议室里人头攒动,台下坐满了身穿制服的警察。

   虎平涛刚走进会议室,就看见坐在前面第二排的廖秋冲着自己挥手。他快步走过去,在廖秋旁边的空位上坐下,笑道:“廖哥,早啊!”

   廖秋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我就知道你今天肯定会来。”

   虎平涛笑着说:“你猜的挺准。”

   廖秋故意瞪了他一眼:“这还用得着猜?你小子消失了大半年,整个的神龙见首不见尾。前些年厅里紧急调你去外面执行任务,我估计这次也跟上回差不多。冉厅做事一向雷厉风行,年终总结大会和表彰会一块儿开。还有就是王雄杰那小子也说了,你前段时间在省委党校学习……反正这些事加在一起,今天你肯定来,而且还是跟上次一样,立功受奖。”

   虎平涛冲着廖秋翘起大拇指,低声夸赞:“行啊廖哥,你这脑袋绝了。”

   廖秋有些得意:“你也不看看我是谁。”

   虎平涛看着他连连点头,恭维崇拜加调侃:“廖哥,说句心里话,您真该去剃个光头。”

   人到中年,脱发是不可忽视的问题。想想自己脑袋上不多的发量,廖秋没往坏处想,觉得可能是虎平涛手里有某个关于头发的保养偏方,顿时来了兴趣:“我这头发的确不多。怎么,你也觉得剃光了好看?”

   虎平涛诚恳地说:“剃了头,打个盘腿坐着,把手指插进嘴里,蘸着口水,在头顶上画两个圈。”

   廖秋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画圈?为什么?”

   “你聪明啊!什么事儿都猜的着。”虎平涛坏坏地笑道:“以前有聪明的一休,现在有聪明的廖秋。”

   “你小子!”廖秋这才发现被戏弄了,抬手扣住虎平涛的后颈,把他按在椅子上,咬牙切齿道:“看我不整死你!”

   虎平涛笑着连忙讨饶:“别,别,别,我这是跟着王哥学的。”

   “王雄杰?”廖秋把眼睛一瞪,恨恨地说:“又是那小子……我说你跟什么人学不好,非得跟他?”

   正开着玩笑,只见几名省厅领导出现在会议室门口。为首一人,正是冉红军。

   不再喧哗,也没有交头接耳的议论,多达上百人的大会议室里气氛肃然。

   冉红军已经升任正厅,今天的大会由他主持。

   “同志们,又过去了一年,我又老了一岁。”

   这种略带诙谐的语气,在与会者当中引发了阵阵笑声。

   “每过一年、一天、一小时、一分钟,都意味着更丰富的人生阅历和经验。对我,对你们,都是如此。”

   冉红军的发言忽然话锋一转:“在过去的一年里,大家都为了这座城市的和平与安宁付出了努力。很多同志全年无休,国庆、中秋、春节……别人阖家团圆,放大假外出旅游,要不就是呆在家里好好休息。可你们呢?一直战斗在维护社会治安的第一线。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值班,一有警情就立刻赶往事发现场,真正做到了“哪里需要警察,我们就在哪里出现”。”

   “同志们,我要谢谢你们!”说着,冉红军站起来,面对全场,深深鞠了一躬。

   所有人都怔住了。

   会场出现了长达几秒钟的沉默。

   随即,爆发出如雷般的掌声。

   虎平涛一边用力鼓掌,一边侧过身子低声对廖秋道:“廖哥,冉厅这水平就是不一样。随随便便几句话,无论气氛还是节奏,一下子就带起来了。”

   廖秋点头笑道:“要不人家怎么能是领导呢?他上个月刚提的正厅,无论能力还是成绩,大家有目共睹。”

   掌声逐渐平息,冉红军重新落座。他把话筒拿到近前,语气变得严肃起来:“治安防控,把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放在第一位。这话我每年都在讲,每次开会都要强调。熟悉我的人会说这是老生常谈,但责任如此,也是我们的日常工作和目标。”

   “年度总结会,历来是数字的堆积。辖区今年的破案率是多少,派出所今年完成了多少任务,刑警队抓获了多少罪犯,缉毒的同志查获了多少毒品,还有经侦方面……说穿了,都是对坑蒙拐骗,作奸犯科的严厉整肃和查察。作为一个干这行几十年的老公安,我想说的只有一句:同志们,我真的很希望在年终报告上看到案发率一年比一年低,希望看到辖区和各个派出所日常出警量一年比一年少。只有这样,才意味着社会治安稳步变好,社会风气不断好转。”

   “也许有人会说:如果没有罪犯,咱们警察也就没有存在价值。呵呵,这话有一定道理,但历史早已证明,每当社会出现阴暗面的时候,就会出现与其相对的克制性职业。在这个世界上,永远无法得到满足的就是人心和欲望。只要社会向前发展,各种新的犯罪就层出不穷。同志们,一定要在工作之余抓紧时间学习,勤修自身。现在已经步入了信息时代,如果在技术和思维层面上原地踏步,仍然是过去那一套老旧的观念和逻辑,非但要吃大亏,还会被社会抛弃。”

   “既然是年终总结,肯定有好有坏。下面说说大家最关心的待遇问题。我们今年向财政提了四项报告,批复了其中两项。一个是提高加班补贴,在现有的基础上增加百分之六十。这个主要是针对在基层工作的同志,还有编制外的临聘人员,也就是辅警。体制内的工资由国家统管,这个必须按照政策执行,动不了。补贴这块由地方政府决定,这次省里给出的上浮额度很大,是对基层工作的一种认可。”

   “另外就是房子。第一期“警务家园”已经开建,东郊地铁六号线也在那里设了一个站。交通便利,而且房价每平米只要五千块。省城的房价这些年一直上涨,均价在一万五左右。那个地段虽说偏了点儿,但只要在地铁站附近的楼盘都不便宜。这是省里和厅里给大家的福利,明年还有第二期和第三期。”

   “这次的购房标准主要看工作年限和成绩。三种规格的房子,分别针对十五年以上和以下的新老同志,还有就是工作时间满九年的临聘人员,尤其是表现突出,立功受奖,年度被评为优秀的三级辅警。”

   “体制内的好处,咱们给不了。但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该有的待遇一定要有。有些同志戴着有色眼镜看临聘人员,觉得他们是临时工,收入低工作量大……这要不得!随着社会不断发展,人口逐渐增加,警察队伍会变得越来越庞大。国家无法解决每个人的编制问题,要当警察就得考公务员。这是铁律!然而不是每个人都能通过考试,随之而来的又是警力不足问题。这该怎么解决?只能是聘用辅警。”

   “所以今天也有很多来自基层派出所的临聘人员参会。”

   说着,冉红军抬手指着会议室后面,加大音量:“西永街派出所的老王,王向贵。”

   随着他的指引,一个身穿制服的男人从椅子上站起来。他看上去五十多岁了,不断搓着手,脸上带着喜悦的神情,只是很不习惯这种场合,显得有些不自在。

   “王向贵同志连续四年被评为优秀。”冉红军介绍:“他担任辅警十一年了,抓获各种犯罪分子三十八人,协助破获各类案件上百起。说句实事求是的话:在机关工作多年的同志,论实际经验,恐怕很多人都比不上老王。”

   “那个,凤仪街派出所的小杨,杨永涛。前年聘用的辅警,工作出色。他以前是学编程的,利用休息时间帮助所里编写了一套资料录用程序,比我们现在用的更方便,效率也提高了很多。这套程序已经通过省里的专家组审核,一致认定有重大推广价值。下一步我们将上报国家公安部,如果通过上级审核,这将是属于咱们全省的荣誉。”

   “同志们,无论任何社会行业都有其存在的意义和价值。咱们当警察的,一定要兢兢业业,恪尽职守。今天这个会,既是年终总结,也是对工作突出同志的颁奖大会。”

   “咱们不玩虚的,也不搞从后面来的那套程序。下面,就从年度最高的奖项开始。我喊到名字的同志,依次上来领奖。”

   “一等功获得者:虎平涛。”

第二百二七节 授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