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四四节 出山

  番茄小说网 wap.eejw.cn,最快更新虎警最新章节!

   吴艳辉点点头:“我明白,他们卡着我们的脖子,偏偏我们还对此毫无办法。”

   虎平涛笑道:“所以辉哥您做出了正确选择,还有陈将军,很多人会感谢你们现在所做的一切。”

   吴艳辉抿了一口酒,望向虎平涛的目光有些羡慕:“我也很想跟你一样,做个中国人。有面子,有钱。你们的太祖,是个很厉害的人,我很佩服他。”

   他随即道:“武清程也一样。他当时之所以选择这里扎下脚跟,就是看了你们太祖写的书。”

   虎平涛笑着问“《论持久战》?”

   吴艳辉摇摇头:“是一本关于游击战的书,具体什么名字我忘了,的确写的很好。”

   说着,他翘起大拇指。

   虎平涛拿起酒瓶,给吴艳辉的空杯子加满,随口道:“我明天就走了。”

   吴艳辉惺忪醉眼睁开一条缝:“你要回家?”

   虎平涛点点头:“我和代表团的人说好了,明天搭他们的飞机出山,然后到外面换车。离开利染很多年了,总得回去看看。”

   吴艳辉耸了耸肩膀,无可奈何道:“好吧,你是安南人……话说回来,阿明你这次进言有功,将军晋升你为上校,直接给了一个新编团的番号。你得明白:这可不是以前的杂编部队,而是在暹罗政府那边有编列的正规军。在山里,连士兵带着下面村子里老百姓,你至少能管三千人,甚至更多。呵呵……这种好事,打着灯笼都找不着啊!”

   替代种植计划虽然成功,山里的民众生活状况变动却不大。从某种程度上看,他们仍然受制于“北方治安军”,被各部队军头所管辖。土地上每年的产出,有很大一部分要上缴,剩下的部分虽可以勉强糊口,想要富裕奔小康,却远远不够。

   这意味着至少有两千民众帮你干活,你就是他们的主人。

   最大的改变,就是这块土地上再也看不到罂粟。

   这是别人家的事情。就像人家夫妻闹矛盾,你最多只能站在旁边劝几句,不能当着双方直接告诉他们:不合适就赶紧离婚,趁着各自年轻另外找个好的。

   虎平涛的回答只有一句话:“我想家了。”

   “那好吧!随你。”吴艳辉没有多劝,只是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望向他的眼睛里透出深深的诱惑:“阿明,这个上校团长的位置,我就给你留着。只要我在山里一天,这个位置就永远都是你的。”

   “来,干杯!欢迎你以后随时回来。这里永远有最好的酒,最漂亮的女人招待你。”

   这是典型的“北方治安军”官话。

   ……

   翌日,清晨。

   虎平涛与中方谈判团的成员一起登上直升机,在陈英与吴艳辉等人的招手致意下,徐徐升上天空。

   带着头盔,虎平涛在通话器里开着玩笑:“这附近有好几个防空阵地,有俄制的防空炮,还有很多肩扛式防空导弹。”

   直升机引擎噪音很大,乘员必须戴头盔,对话只能通过电讯器材进行。

   坐在他旁边的是谈判团副团长,他看着虎平涛,面带微,右手扶着通话器凑近嘴唇:“如果不是你,我们也不可能来到这个地方。谢谢!”

   最后两个字,他说得特别重。

   谈判团属于另外一个系统。虎平涛的身份是机密,副团长只知道他是“自己人”。

   直升机很快越过国境线,在指定的机场降落。

   刚下飞机,虎平涛就看见站在对面,身穿制服的熊杰。

   那是在过去两年时间里,无数次思念的人之一。

   他感觉腿脚说不出的轻快,小跑过去,在熊杰面前站定,抬起手,认真地行了个礼。

   不等礼毕,熊杰迎上来,拉着虎平涛的手,里里外外看个没完。

   “没受伤吧?”

   “我就知道你小子福大命大,肯定不会有事。”

   “你这次立了大功。昨天我就打电话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你爸爸,他很高兴。别担心,他的级别高,按照保密条例,属于可知情人员。”

   正说着,旁边传来一个不满的声音:“老熊,瞧瞧你这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生离死别,哪有个迎接的样子?”

   虎平涛连忙站直身子,再次朝着侧面行了个礼:“冉厅好。”

   来者是冉红军,上次在颁奖仪式上,他见过这位省厅领导。

   熊杰用手背擦了擦眼角,强忍着情绪笑道:“我是高兴啊!你不知道,小虎这孩子可以说是我看着长大的。他这次出任务完全是个意外。两年多了,我一直很担心。这次终于回来了,任务也完成得很不错,这就是最好的结果。”

   冉红军拍了下熊杰的肩膀,从他身前走过,直视着虎平涛,笑道:“年轻人,我记得你。上次是二等功,这次是全国系统内记录在案的一等功。因为任务特殊,就算是系统内也无法通报,你得理解……两年了,在外面吃了不少苦吧?”

   虎平涛有些腼腆,很不好意思地说:“还行吧!任务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主要是国内的同志们给了很多支持和帮助。要光靠我一个人肯定不行,这是集体和大家的荣誉。”

   “能有这种想法就很不错。”冉红军赞许地看着他:“你也不要妄自菲薄,这次瓦解了“北方治安军”,消除了来自那个方面的毒品来源,还有暹罗和缅国,也就此与我们达成了一系列经贸合作协议……呵呵,无论从哪方面看,都有很大的收获。”

   熊杰已经控制住情绪,他走上前,认真地说:“情况特殊,公开嘉奖是不可能的,只能在档案里记录。等会儿我们坐军机回省城,先去厅里完成任务综述,还要走相关的程序。大概一个星期左右,你暂时不能回家。”

   虎平涛点点头:“明白。”

   冉红军笑道:“小伙子,别有多的想法。我知道你两年前刚结婚就被派出去执行任务。等走完程序,你就轻松了。厅里特事特办,给你两个月的长假,到时候你想做什么都行。”

   熊杰打趣道:“先把婚事办了,这个最重要。”

   虎平涛笑道脸上反光:“到时候我发请帖,熊叔叔和冉厅您们一定要来。”

   冉红军笑着点头:“肯定的。我和你父亲也很久没见了,到时候一醉方休。”

   ……

   省城,商务厅。

   五点,下班时间。

   苏小琳出了办公楼,朝着停车场走去。、

   斜刺里突然走出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斜射下来的阳光。

   来人戴着墨镜,穿着一套休闲服。苏小琳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再加上谢俊波长时间骚扰,她下意识将来人与其联系起来,没看清楚,想也不想就张口骂道:“你怎么又来了?滚……”

   来人很霸道,不由分说,双手直接穿过她的挟下,以极其强硬的方式将苏小琳搂在怀里,重重吻了上去。

   “唔……唔……”

   她拼命挥手,死命挣扎。

   正是下班时间,很多人从大楼里出来,看到了这一幕。

   苏小琳连死的心都有。

   她忽然从这个男人身上闻到一股很熟悉的气息。

   随即墨镜从他鼻梁上滑落,露出一张期待已久的脸。

   苏小琳睁大双眼,鼻子很酸,有种想哭的感觉。

   她不再扭动身子,任由虎平涛就这样抱着,闭上双眼,享受久违的亲热。

   ……

   婚礼很隆重。

   虎碧媛在这件事情上显出前所未有的热情。她人脉极关,通过公司协作伙伴的关系,选定一个私人庄园作为婚庆地点。那里风景优美,庭院设计风格独特,有宽敞的硬地和绿地。婚庆公司花了两天时间对场地进行改造,搭建了平台和门廊,看上去令人耳目一新。

   从外面请来的厨师很专业,酒宴有中、西两种模式。都是自助餐,任何人都无法挑剔。

   大清早,虎平涛就从床上起来,照例晨跑半小时,回来洗了个澡,开始人生中最重要的装扮。

   镜子里的他身材高大,虽不是十分健壮,却有着近乎完美的肌肉线条。在山里呆了两年多,粗糙的皮肤无法在短时间内重新变得光滑,却凝固起代表健康的古铜肤色。整个人看上去很强大,有种令人畏惧的力量感。因任务所需,他无论在面对任何人的时候都必须保持微笑,这样做已经形成习惯,嘴角随时上扬,不仔细看的话很容易忽略过去,以为那是客套表情,实际上是下意识的伪装。

   年轻人的笑,大多数时候很真诚,更是用于保护自己的一种盾牌。

   在社会上摔打久了,有了丰富的阅历,盾牌下面也就长出尖刺,成为攻守兼备的特殊武器。

   礼服是姐姐虎碧媛为他准备的。做工细致的白色男装,有两套,分别是西服和中式唐装。

   苏小琳那边也一样,除了婚纱,还有一套大红色旗袍。

   罗宇来的很早。看着走下楼梯的虎平涛,他笑着迎上去:“恭喜恭喜。”

   虎平涛笑着凑到他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谢谢!”

   当初与家里闹翻,如果不是得到罗宇的帮助,虎平涛早已流落街头。

   罗宇大笑:“说起来,我们这帮同学当中,你是最早结婚的。既然都说谢谢了,是不是该给我个大红包?”

   虎平涛笑着轻轻给了他一拳:“没问题!”

   开车接人,直奔婚庆山庄。

   无论虎家还是苏家,在儿女婚事这个问题上不约而同选择了低调。没有华丽且庞大的车队,只是从虎碧媛公司里调了两部“奔驰”,再加上婚庆公司提供的花车,仅此而已。

   因为是周末,婚庆典礼时间较早,定在下午五点。

   新郎新娘的朋友大多是年轻人,他们来的很早。主要是虎平涛的同学,还有苏小琳的同事,他们分别簇拥在新郎新娘身边,形成两个看似泾渭分明,却又不断交融的群体。

   他看到她,明媚皓齿,口若朱丹,素手执白,顾盼生辉。

   她看到他:清新俊朗,品貌非凡,器宇轩昂,逸人之才。

   苏家邀请的客人大多来自文艺界。

   很多客人与虎碧媛相熟。

   下午四点多,廖秋、雷跃、王雄杰、石宏伟带着各自的人,成群结队出现在婚礼现场。

   说起来很神奇,最近这段时间没什么事,无论派出所还是缉毒、刑侦、经侦各队,手上的都没有限期完成的任务,再加上是周末,只要留下几个人值班,大家都能赶过来喝酒。

   以冉红军为首,省、市、区里的系统内人员来了好几十个。

   虎平涛父母从昭市赶过来,到的比较晚,很快成为了婚庆现场的焦点。

   苏小琳穿着婚纱,与虎平涛站在台上,在主持人安排下举行婚礼。看着台下无数张面孔,她面颊微红,忽然凑近虎平涛,低声道:“真没想到结婚会这么麻烦。这种事我再也不想来第二次了。”

   虎平涛感觉有些好笑,一本正经低声回复:“我也是。干嘛要再来第二次呢?你有没觉得咱们现在就是两只猴子,马戏团里的那种。”

   苏小琳被他逗笑了:“你才是猴子。”

   潜台词彼此都懂。

   奏乐,双方家长致辞,互相鞠躬……做完这一切,新婚夫妻离开现场前往更衣间,换上唐装和旗袍,开始进入下一个环节。

   虎碧媛特意把两个人的更衣室安排在一个房间。

   尽管早已有过亲密接触,虎平涛还是在关上门的那一刻,从背后抱住苏小琳,以极其霸道的动作将她翻转过来,凶狠亲吻。

   足足过了好几分钟,苏小琳才挣扎着从他强有力的胳膊挟持下离开。她大口喘着气,手忙脚乱换上旗袍,对着镜子整理妆容,埋怨道:“你干什么啊!我都快喘不过气了……喂,你是不是想要故意闷死我?”

   虎平涛换衣服速度很快,这是在山里学会的必备技能之一。他从后面搂住苏小琳细软的腰,用鼻尖在她洁白细腻的脖颈长擦着,发出无限满足的呢喃:“老婆,我好幸福……”

   苏小琳转过身,双手搭在他的肩上,坏坏地笑道:“跟你商量个事。”

第一百四四节 出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