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九八节 揭穿

  番茄小说网 wap.eejw.cn,最快更新虎警最新章节!

   张鸿雁故意用手捂住心脏,发出哀叹:“哦,我该死的初恋……”

   这动作把所有人都逗笑了。李文玲跑过来抱着她,两个笑得直不起腰。

   虎平涛笑着对苏志恒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地转身,对段芷晴道:“小段,出来一下,我有事儿找你。”

   段芷晴答应了一声,拿起摆在床位的大衣穿上,跟着苏志恒来到外面。

   ……

   走廊尽头没人,亮着灯。

   杨红掏出钥匙打开宿管科的门,几个人走了进去。

   日光灯足足挣扎了五秒钟,好不容易在亮与不亮中倾向于后者,做出选择。虎平涛抬起头,看着两端有些发黑的灯管,对杨红笑道:“你们这儿的照明设施时间长了,该换了。”

   杨红歉意地笑笑:“学校里就这样,经费有限,凑合着用吧!”

   她随即转向苏志恒:“苏老师,饮水机我给你们插上电了,要喝水就自己倒,您看还有什么要我帮忙的?”

   苏志恒连忙回答:“可以了,可以了。谢谢杨老师。真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打扰您,有事儿您就先去忙吧!等会儿走的时候,我把门给带上。”

   杨红笑道:“那行,我就先走了。”

   大晚上的,如果不是校领导打电话特意交代,谁也不会陪着苏志恒来到女生宿舍。

   看着杨红离开,虎平涛走过去把门关上,随手拉过一把椅子送到段芷晴身后,淡淡地说:“坐吧!”

   她怯生生地坐下。

   灯光照在段芷晴脸上,呈现出一种近乎透明的特殊光感。她的皮肤很白,丝毫不像山里出来的农家女子。凑到近处,可以看到耳际附近的皮肤下面透出淡青色血管。皮层很薄,仿佛只要轻轻一触,就能捅破。

   苏志恒坐在椅子上,注视着坐在对面的段芷晴,一言不发。

   来的路上,虎平涛低声细语和他沟通过,现在苏志恒对整件事情已经有了大概了解。虽然已经知道结果,可他还是有些难以接受,心绪不定。

   虎平涛靠在办公桌侧面,双手插在衣兜里,低头注视着脚下的那块水泥地面。

   在沉默中渡过了两分钟,段芷晴好几次欲言又止。面对两个保持安静的男人,她感觉气氛异常沉闷,有种从未体会过,也压抑着自己极为难受的窒息感。

   良久,她终于张开双唇,不太情愿,却不得不发出试探性的声音。

   “……苏老师……您找我……有事儿吗?”

   苏志恒微微皱起眉头,正打算开口说话,却看见靠在桌旁的虎平涛对自己摆了摆手。

   “是我找你。”虎平涛侧转身子,面对着段芷晴。他咳嗽了一下,用平淡的语气问:“李文玲丢了一套化妆品,这事儿你知道吧?”

   段芷晴眼里掠过一丝难以察觉的惊慌。她很快控制住情绪,乖觉地点点头:“知道。”

   虎平涛面带微笑:“那是一套雅诗兰黛的化妆品。欧款与亚洲款区别很大,主要是多了一些面部保养的基础工具,还有加倍的眼霜。因为增加了这部分内容,国外市场,尤其是欧洲的雅诗兰黛套装售价比国内要高得多。一千多欧元,就算在国外,也不能算是便宜。”

   段芷晴眼角的肌肉在抽搐,她几乎是掐着虎平涛刚结束的话音,张口叫道:“我没见过那套化妆品。李文玲丢东西的那天我没在寝室,我在图书馆,陈若愚可以作证……对了,她比我回来的早。我回到寝室的时候,她们三个人都在,我是那时候才知道李文玲的化妆品被人偷了。”

   虎平涛仿佛没有听到段芷晴的话,他自顾道:“雅诗兰黛的这种套装很大,盒子边长超过五十公分。里面有软质衬垫,还有一个便携式化妆盒。包装盒挺漂亮的,分为金色和银色两种。呵呵……我看过李文玲在学生处那边留下的口述记录:她是本地人,从家里把这套化妆品带到学校的时候,是用一个装月饼的纸袋拎着。后来化妆品没了,那个纸袋却还在。”

   段芷晴不断地眨着眼睛,上下翻飞的睫毛表明她陷入激烈的思考。她语速很快,字句之间几乎是脱口而出:“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那天一大早就上课去了,中午都没回来,直接去食堂打饭。”

   虎平涛显然与段芷晴不在一个思维回路上。他对这些辩解视视而不见,一直用富有男性魅力的磁性声音,低沉、缓慢、有节奏的陈述。

   “这起失窃案的关键,在于那套雅诗兰黛化妆品。”

   “我看过你们学校的资料:信息学院的前身是经济管理学校,后来升格为三本。国家对教育机构晋升方面有硬件要求,所以经管学校从四年前就全面改制,尤其是基础设施方面,拆除旧楼,在原有的基础上新建。”

   “你们现在住的这幢宿舍,以前是临街的两层教室。改扩建后增加了与街道相隔二十米的绿化带,中间还有一条八米宽的步道。为了防止外面人偷偷溜进来,学院外墙设置了倒钩式铁刺,步道与建筑之间每隔五十米还有一组多导向监控摄像头。女生宿舍整体呈“凹”字形,只有正南面的一个出口,三个摄像头从不同角度能拍到那个位置。换句话说,只要从宿舍大门出入的人,都会留下影像记录。”

   疑惑在段芷晴心中升起,渐渐压倒了正在蔓延的恐惧。定了定神,她奇怪地问:“您说的这些……我不明白,这跟李文玲丢失的化妆品有什么关系?”

   虎平涛抬起双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个合抱动作:“边长五十公分的盒子,有这么大。无论用包装袋拎着,还是抱着,在大街上走着都引人注目,更不要说是在学校这种地方。这里不是美术学院,不会出现扛着画板之类大型物件走来走去的情况。即便有,也只可能是更换宿舍。”

   “学生处和保卫科对李文玲丢东西这事很重视。事发当天,就调取了宿舍大门的监控录像,却没发现有人带着大宗物件出入的画面。”

   “女生宿舍的管理非常严格。不可能出现拿了东西用绳子拴着从窗户里放出去,下面有人接应之类的事情。何况宿舍楼四面都有监控摄像头,你住的四零五寝室窗户正对着操场,那里人来人往,即便是晚上也亮着灯。”

   段芷晴的心在“扑扑”乱跳,她强作镇定:“你……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我又没拿李文玲的化妆盒。那天她从家里带来的时候,我的确见过,可她紧接着就收起来,我连摸都没摸过。”

   虎平涛与其说是在微笑,不如说是面带戏谑:“李文玲是有些大大咧咧的,价值近万的东西丢了,感觉也毫无影响……不过嘛,警察的职责就是维护治安。既然有人报警,我们就必须仔细查找,严肃处理。”

   听到这里,段芷晴脸色顿时变得煞白。她结结巴巴地问:“……那个……你……你是警察?”

   虎平涛从上衣口袋里取出自己的整件,在段芷晴面前打开:“这是我的警官证。”

   段芷晴嘴唇微张,吸入的冷空气刺激着口腔内部,饱受刺激的大脑神经骤然紧缩,恐惧压倒了疑惑。

   她下意识看了一眼坐在对面苏志恒,发现对方斜靠在椅子扶手上,同样注视着自己,目光幽深,透出浓浓的质询。

   “我没拿李文玲的东西。”段芷晴神情慌乱,摇着头,急促的连声辩解:“我真的没有拿,你们一定要相信我。”

   虎平涛怜悯且严肃地看着她:“那套化妆品售价七千多,这是有据可查的。按照规定,盗窃价值超过人民1币三千块的物品,就可以立案,审判入刑。”

   大片鲜红涌上段芷晴的双颊,又在激烈的神经刺激作用下急速散开。她死死抓住椅子扶手,从棉质睡衣袖口外露的手臂前端肌肉紧绷,手指仿佛要狠狠掐入坚硬的木质部分:“我没拿,不是我干的。”

   一直沉默的苏志恒被激怒了。他正打算张口怒斥,却看见虎平涛冲着自己摆了摆手,于是强压下心头火,控制住情绪。

   看着坐立不安的段芷晴,虎平涛挪到她的正对面,弯下腰,居高临下注视着她。

   “我没说是你拿了李文玲的化妆品。我们警察办案,讲究的是证据。”

   “我只想告诉你几个事实。”

   “首先是女生宿舍的位置。刚才我已经说过了,这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一个大型密室。外面有监控,里面的学生进进出出。从案发到现在只过去了两天时间,你所在的四零五寝室也保留了很多证据。简单地说,就凭着监控记录,不要说是我了,就连你们学校的保卫科,也可以断定被偷的那套雅诗兰黛化妆品现在还藏在宿舍楼里,没有运出去。”

   “前天案发的时候,你们寝室四个人,包括你,都被保卫科的人叫到学生处单独问话。我看过记录,张鸿雁、李文玲、陈若愚,还有你,都有不在场证明。”

   “李文玲当天早上起来还用过那套化妆品,然后你们四个人一起出门上课。张鸿雁上午四节课,李文玲上完第一、第二节课,十点以后的课程是选修,必须离开主楼,前往三号教学楼。有五个人与她同时离开,同时抵达。”

   “陈若愚与你们同年级却不同专业。当天只有第一节课要上,二、三、四节课她去了图书馆。”

   “你和李文玲同班,却不同专业。当天上午只有一、二节有课。第二节课后,你去了图书馆,找到了陈若愚。关于这一点,你向保卫科做了陈述,陈若愚也为你做了不在场证明。”

   听到这里,段芷晴心中的紧张略有缓和。她用力吞咽了一下喉咙,发出溺水者濒死前突然得到帮助,从水下探出头来,呼吸到新鲜空气的强烈舒缓,夹杂着沉重喘息的声音。

   “是的……我……我去了图书馆,跟陈若愚坐在同一张桌子看书。”

   虎平涛左手托着右手肘,竖起右手食指,在空中来回晃了几下:“问题的关键就在这儿……不过嘛,有些事情直接说穿就没意思了。我还是回过头,先给你说说关于那套化妆品的下落。”

   “四零五寝室每人都有一个立柜。我刚才看过,那柜子靠墙而建,有一米多高,进深却只有三十五公分。这种尺寸无论如何也藏不住那套化妆品,只能摆放一些日常用具。”

   “既然东西没有带出去,就意味着它仍然藏在这幢楼的某个角落。”

   “藏到其它寝室?的确有这种可能。但这样一来风险就太大了。那意味着与另一个人合谋,泄露与被查出的几率更大。对于一个心思慎密的盗窃者来说,无异于将把柄塞到别人手里,到头来很可能是落得一场空。”

   “你长得很不错,有很多男生在追你,但你没有从中选择任何人做男朋友。具体什么原因,我不是很清楚。可能你看不上那些追求者,也可能你有更好的目标,但这不是重点。关键在于你没有关系密切的男生,也就意味着把那套化妆品转交他人藏匿的可能性非常小,甚至可以不计。”

   心情刚刚略有舒缓的段芷晴再次坠入寒冷冰窖。她几乎是跟随着虎平涛的话音节点,发出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惶恐辩解:“我没拿,我真的没有拿!”

   虎平涛平静地注视着她:“按照顺序排除所有不可能的目标,最后剩下的赃物藏匿空间,只剩下陈若愚床底下的那个箱子。它很大,体量足够装下整个化妆盒。”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李文玲那天晚上从家里把化妆品带到寝室,你就已经想好了把它藏进陈若愚的箱子里。”

   段芷晴的眼里透出深深的恐惧。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看穿。各种可怕的恐怖画面在脑海里乱转,嘴上却坚决不肯认输。

第一百九八节 揭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