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1章 隐忍,干就完了

  番茄小说网 wap.eejw.cn,最快更新重生之似水流年最新章节!

   九月末的天气已经越来越凉,东北已然入秋,且眨眼的工夫跳过初秋,进入深秋的阶段。

   夜里就更凉了,需要穿上外套才能抵挡寒气。

   齐磊和财伟、管小北蹲在街口的路牌子下面,身后出夜摊儿的羊肉串炉子旁,男男女女围着唐奕、吴宁,还有卢小帅、付江他们一大帮人。

   程乐乐精致的捏着一根串,先把铁签子的尖头吹凉,然后一手拢住胸襟,身子微微前倾,然后一口下去,撸掉小半串,弄的嘴角全是羊油。

   看的吴宁直咧嘴,“有没有人说你,你有点分裂?”

   特么准备工作很女人,最后一口纯爷们儿。

   程乐乐,“滚!我乐意!”

   徐小倩把刚刚烤好的一小把拿过来给齐磊,由齐磊分给财伟和管小北。

   分到管小北那里,齐磊特意还加了一句,“这回谢了哈!”

   “嗨!”管小北仗义的扯着嘴角,却是牵动脸上的痛处,微微呲牙。

   东北人是老仗义的,而且这种仗义和豪迈就印在骨子里。

   所以....容易吃亏,更容易遭受社会的毒打。

   亏吃多了,也就学乖了,变得圆滑了。虽然依旧大着嗓门儿,说着敞亮话,可是心是不是依旧如少年,却是谁也不知道了。

   而且,大部分东北少年摄取的第一个教训,往往都是因为借钱。

   小伙伴儿玩嗨了,借点钱什么的,那都不叫事儿、

   只是,借钱容易,还钱就没时候了。多数傻孩子都经历过这样的痛楚。

   但是,管小北不一样,他认清现实的第一课,是特么边上这两孙子把他送上去挨揍。

   这一刻,北哥也长大了,明白一个比不要轻易借钱还要深刻得多的道理。

   那就是:像伟哥和石头这种脏人,要么你离他远点,要么当兄弟,千万别当仇人,遭罪!

   财伟则是把外套裹的紧紧的,一口一口的撸着串,完全没有形象包袱。

   盯着深邃的夜空,突然来了句,“管用吗?”

   对于他半拉克叽的问话,齐磊瞥了他一眼,“应该吧......”

   叹了口气,难得对伟哥深邃一回,“我对他们有信心。”

   财伟,“我觉得没用。”

   齐磊,“对,你觉得没用!”

   “......”

   为啥同样的一句话有两个意思呢?

   财伟无语,“装!接着装!没外人,跟我说说,你肯定有后招。”

   齐磊,“有个屁的后招儿?没了,真没了。”

   “那你哪来的信心?”

   齐磊皱眉,决定再给伟哥上一课。好吧,是再忽悠伟哥一次。

   突然用铁签子梆梆地敲着身边的路牌儿,“这是啥?”

   财伟,“路牌啊!”

   “我说路牌上写的啥?”

   这回财伟头都没抬,“亚臣大街啊!”,

   “那你知道这条街怎么来的吗?”

   财伟都无语了,“纪念汪亚臣烈士啊!”

   在尚北,是个人都知道这是哪儿,更知道这个名字代表着什么。

   汪亚臣是抗日战争时期东北抗联的将领,最后牺牲在尚北。所以解放后,尚北把贯穿市内的主干道命名为亚臣大街,以作纪念。

   “这和十四班有关系吗?”

   “有!”

   “什么关系?”

   “自己想!”

   “......”

   过了好一会儿,齐磊才开口,“你知道,当年的抗联战士和你我差不多大。”

   财伟:“然后呢?”

   齐磊,“他们没有增援,看不到希望,在被称作满洲国的地方,做着被国民政府抛弃的孤儿。除了将领,那些普通战士甚至不知道为谁打,要打多久。”

   “就是在这样的绝境之中,他们坚持了十四年。”

   “一次次的被围剿,一次次被打散,从将领到士兵,几乎没有人能活着看到胜利的那一天。”

   “你知道为什么吗?”

   齐磊的发问让财伟陷入了沉思,却是管小北瞪着眼珠子,“没为啥,干就完了!”

   财伟却是摇着头,看着齐磊,“你是想说,人被逼到绝境会爆发出更强的信念?十四班现在就是如此?”

   齐磊白了他一眼,没错,但是不全对。

   揶揄一句,“你还不如管小北有见识。”

   财伟:“......”

   这话太伤人了吧?

   却是齐磊道:“因为我们是闯关东的后代啊!”

   “从老祖宗开始,就是一群不认命的犟种!宁可舍了故土难离,也要拖家带口地钻进冰天雪地里搏一个前程。”

   别看东北人往上数三代,山东人、河北人、河南人、山西人......

   可是归根揭底,骨子里都是一类人。

   这也是为什么东三省从来不分家,且亦是东北人性格的根源所在,更是东北人的命中注定。

   百多年前,爷爷的爷爷那代人活不下去了,闯了关东。

   百多年后,东北开始没落,齐磊这代人又开始闯南方。

   正如管小北所说,干就完了!

   所以,不光十四班是犟种,东北人就都是这个揍性。

   也许有的人是拉不起来的,可是多数人是不服输的,齐磊相信这样的人在十四班占多数。

   至于那些拉不起来,也不愿意起来的,唐爸说的对,人生就是这么残酷,上帝也拯救不了所有人,得允许有人和你不一样。

   就像卖串这大爷一样....

   告诉他好几遍,少放辣,少放辣,结果还是辣的大伙儿嘶嘶哈哈。

   你一说他,他就跟你瞪眼,“那咋地啊!咱家串就吃这口辣,不辣还有啥滋味了?”

   也就是个老犟种。

   财伟又让齐磊给教育了,却是没像从前那般别扭,眯眼看着齐磊,“你真没后手了?我咋那么不信呢?”

   “呵呵。”齐磊干笑一声,突然把铁签子扔一边,站了起来。

   朝着街对面出现的一个身影喊了一声,“张鹏!”

   ......

   ――――――――

   第二天一早,方冰依旧最早到班里开门。

   结果,一到门口,人就愣住了。

   只见【高一十四班】的门牌被人用记号笔给改了,改成了――渣子班!!

   而教室门旁的白墙上,也被用墨水涂鸦成了同样的三个大字。

   放在往常他得暴走,可是今天...

   方冰愣愣的看了门牌好久,最后默默地进班,抬头看了一眼后墙黑板报上的那几个大字。

   然后搬出一张桌子垫脚,小心地慢慢地把门牌擦干净。

   此时,陆续有学生上学而来。

   初一和一班的同学看到十四班的门牌,还有墙上的涂鸦,都是默默偷笑,在方冰眼里,一班甚至还有些得意之色。

   尤其是王学亮,眉眼中有种复仇的快意。

   方冰咬着牙,依旧一句废话都没有,他其实猜出来是谁干的了。

   等到十四班的人来上学,方冰已经清理得差不多了。

   只是墙上的涂鸦太难祛除,面对刚来的齐磊、王东等人,方冰一笑,“中午买点涂料吧!”

   齐磊却道:“没事儿,留着吧!我觉得挺好呢?”

   说完,冷森森地瞪了一眼一班的方向。

   王东他们紧随其后,进教室之前,也都冰冷地看了一眼一班。

   ......

   。

第21章 隐忍,干就完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