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2章 雏鹰(四)。(求月票求订阅)

  番茄小说网 wap.eejw.cn,最快更新重生之似水流年最新章节!

   廖凡义他们现在进展很慢,甚至可以说是龟速爬行。

   这并不是说那几个老学究的学术能力不行,而是......

   毕竟是一个超前学科,互联网都还没有普及,就开始从技术到人文理论的研究,确实有点难为他们。

   尽管洞察模型展现了一些东西,可那依旧是很少的一部分,想用不到二十几天的时间,就把未来全体系的理论说清楚,是不太可能的。

   所以,需要齐磊马上参与进去。

   这也并不是说齐磊的学术能力有多出众,恰恰相反,他的学术水平完全不够,不平很洼。

   用的是他的想像力和灵感。也就是需要一个有超前眼光的人来当工具人,来设计场景,提供超前认知。

   事实上,廖凡义他们现在苦恼的就是这个问题。单凭想象力,完全无法支持他们走下去。

   所以,就在齐磊埋头疾书的时候,廖凡义等不及了,下午跑到采审办来找齐磊,一进来就见赵姐正和后勤处的人在对单子,而齐磊在最里面的办公桌旁全神贯注。

   赵姐当然认识廖凡义,从院系副主任窜到学部副部长,而且才三十出头儿。

   如果说,齐磊十八当采购经理是行政口的妖孽,那廖凡义绝对就是学术口的妖孽。

   此时见他推门进来,还挺奇怪。

   心说,他怎么跑采审办来了?

   却是廖凡义看了一眼齐磊,给赵姐指了指,意思是,他来找齐磊。

   赵姐一看,也就不作声了,继续忙自己的。

   而廖凡义来到齐磊桌旁,齐磊依旧埋头干自己的事,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架势。

   直到廖凡义好奇地拿起他已经写完的《公开课大纲》,以及《经济学角度看传播学》,还没发现身边来了人。

   确实有点投入进去了。

   把两份东西拿在手里,廖凡义开始也只是想随便看两眼,结果......

   只看了个开头就有点收不住了。表情愈发凝重,干脆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

   也不管齐磊了,自顾自的研究了起来。

   赵姐和后勤处的人往这边看了一眼,更是无语。

   这是干嘛呢?也不见谈事儿,还坐下了,把采审办当他办公室了?

   毕竟是外人,你要真找人也就算了,杵这不走那就有点别扭了吧?

   最后,赵姐聪明了一回,干脆从杂物柜里找出个杯子,放上茶叶,倒上热水,给廖凡义冲了杯热茶。

   然后,亲手端过去。

   怕打扰经理,还有点小心翼翼,“廖部长...喝茶。”

   其实意思挺明显的,你不走,我就给你泡茶呗!

   一般人是拉不下这个脸子的吧?

   却没想到,廖凡义连头都没抬,“放这儿吧...”

   赵姐:“......”

   脸一黑,他还挺理所当然的,这是搞不走了呗?

   就这样,廖凡义从一点多一直坐到三点,把齐磊写好的两个东西,从头到尾,再从尾到头,来来回回看了三四遍,最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心中自语,“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好吧,一直困扰他的问题,包括打不开思路的问题,答案全在这两份东西里了.

   有点呲牙咧嘴,抬头看了眼齐磊,这个脑子是怎么长的呢?

   而齐磊这边,依旧头也不抬,却是冷不丁蹦出一句话,“看完了?”

   廖凡义吓了一跳,“你知道我来了?”

   齐磊这才放下笔抬头,呲牙一笑,“您开门进来,我就知道了。”

   这是基本素养好不,一个办公室里,领导能从早上上班一直低头到晚上下班。

   可是,你要认为他什么也看不见,那就天真了。

   真的得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别说办公室里谁谁干了什么,厉害的,员工想了什么,他都知道。

   采审办来人了,齐磊哪会不知道?

   只不过,看见是看见了,可是他当时的思绪正集中在笔下,准备把那一段写完再和廖凡义打招呼。

   却是没想到,廖凡义也看入迷了,那索性谁也别打扰谁。

   你看你的,我赶紧把脑子里构思出来的东西落于笔触。

   就这样,两个来小时就过去了。此时,刚好把现在能想到的东西写完。

   笑看廖凡义,“说吧,找我什么事?”

   廖凡义有些晃神儿,我找他什么事儿来着?

   算了,“那些...都不重要。”

   把那篇《从经济学思维看传播学》推到齐磊面前,“你能把这个详细的和我说说吗?”

   面容急切,“现在,新学部最大的难点,就是找不到一个突破口来捋顺整体的学术逻辑。”

   “我觉得,这是一个好的开端。”

   现在廖凡义他们,有点像正在梳理一团乱麻绳。

   以他们那些人的学术能力,对“麻绳”已经是极其了解了。而洞察实验则是告诉他们,在这团乱麻中间包裹着一个无价的宝藏。

   廖凡义他们更清楚的是,一旦他们能把外层的乱麻梳理好,就能一点一点的沿着麻线,把宝藏一点一点拉出来。

   那对未来的社会、经济、国民关系、国际关系、文化传播等等等等,都会起到无法估量的作用。

   如果说一个社会的发展,科技是硬实力,那么维护社会稳定的文化就是软实力,而这就是廖凡义他们在干的事儿!!

   但是,问题来了,他们现在找不到“线头儿”在哪!

   也就无从梳理这团乱麻,不管他们是对麻线有多了解,也没有用武之地。洞察模型可以让他们看到未来,可是却无法让他们推演出一个完整的未来。

   齐磊的这个东西,隐隐约约让廖凡义看到了线头儿的位置。

   “说说!快说说!”

   “这个嘛...”齐磊有些无奈的笑了,看了看时间已经三点了。

   他约了李玟玟三点半见面,而且,下午去海淀那边的事儿确实也挺重要。

   只道:“这应该是学科的一个大交叉,不是以往意义上的经济学与传播学交叉。”

   “现在我仅仅是有一点想法,只是一个概念,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

   “要不,等我这几天忙完的?”

   说着话,齐磊已经在收拾东西了。

   廖凡义一看,就急了,“等你忙完?这哪等得了!?”

   开什么玩笑,憋了廖凡义这么长时间的难题,突然有了眉目,你让他怎么等得了?

   别说他等不了,这要是传回去,庞清方、张路臣他们也得睡不着觉啊!

   “不行!你现在必须给我搞清楚!”

   齐磊无语,“可是我现在就要出门,采审办这边还有事儿呢!”

   廖凡义瞪着眼,最后妥协了,“那就等你回来!”

   齐磊没办法,一边往出走,一边应下,“好吧。”

   廖凡义登时大喜,“那我等你哈!我们等你!你给我快点回来,我们几个死等!”

   齐磊愣在那,“......”要不要这么着急?

   结果,廖凡义一边出去,还一边吐槽,“搞什么飞机?把你放在采审办简直就是浪费时间!我找董校去,我们新学部的人用两天就得了呗?怎么还没完没了了!”

   赵岚:“......”

   后勤处的同志:“......”

   好吧,从廖凡义和齐磊从梦游状态回魂儿,这几个人的嘴巴就没合上过。

   怎么个回事?

   小齐经理...怎么又和新学部那边扯上关系了?不是派给我们后勤的吗?

   赵岚似乎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没一会儿,正好李长发从大兴回到学校,老姚也从仓库那边得空。

   两人一进屋,赵姐就开始了。

   “我跟你们说,下午数字传播学部那个廖凡义来了!”

   两人还不怎么感兴趣,来就来呗,看把你兴奋的,人家廖凡义那么年轻,又看不上你个半老徐娘。

   而赵姐完全不管两人,“你猜怎么着?来找小齐的!”

   姚国远听不下去了,“小赵啊,别一口一个小齐的,毕竟是经理,得有个分寸!”

   “嗨!”赵姐甩手,“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反正是来找小齐经理的,说的是新学部建设的事儿,你们猜怎么着?”

   “人家小齐...经理,本来就是新学部那边的,临时安排咱们这儿帮个忙!”

   “看那架势,过几天就得去那边工作了,廖副部都得跟在他屁股后头听指挥!”

   老姚:“......”

   李长发:“......”

   老姚整个人都懵了,不是说齐磊去新学部对他有多大影响,也不是这个消息有多震撼。

   而是...原来人家呆不长,却帮了他姚国远这么大一个忙。

   别忘了,董北国亲口说的,他的副处退休,是齐磊给要的。

   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了。

   而李长发...

   现在终于理清了头绪,终于明白那天齐磊为什么要和他说那些话。

   原来,人家说的没工夫管采审办,是要忙新学部?

   现在全对上了。

   比老姚还不是滋味,真是第一天就跟你掏心掏肺的了,自己还在那考虑了一宿。

   这叫什么事儿?

   良久,李长发突然道:“干活吧,小齐经理不是凡人,咱们替他高兴就得了呗。”

   ......

   ————————

   女生宿舍楼前。

   那台骚包大G在那儿停了一下午。

   这应该是继去年音乐节之后,女生宿舍楼前第一辆“站街”的豪车。

   事实上,也是北广自去年那个时候到现在,进到学校里的唯一一辆豪车。

   实在太显眼了是个人就能看见!

   李玟玟这边下了课就往寝室跑,后面跟着跑的周小晗,一个劲的吐槽,“姑奶奶,你急什么?这不还半个小时呢吗?”

   下午的活动,是一家it公司的大型商业活动。

   就是在商场里搭台子,请几个模特和小歌手走个台步,唱两首歌而已。

   主持就是李玟玟,从五点到八点,三个小时八百块。

   当然,这是公司给的价格,还有中间人呢,到李玟玟手里就三百。

   可是也没办法,没有这种演出经纪,像她像周小晗这种在校学生也接不到这种活儿。

   而且,连服装都得自己带。

   而李玟玟是临时替周小晗的班儿,她是没有专业的演出服的,所以得去周小晗的衣柜里挑。

   再加上,她也不知道商场那边换衣服什么的方便不方便,所以保险起见,在学校换好,化好妆,再过去。时间上确实比较紧。

   至于只有三百块的酬劳...

   对于学生来说,已经不少了。

   此时,李玟玟在前面跑,对于周小晗的吐槽也是气的不行。

   “你要死啦!!快点...时间不够拉!”

   从东五环到临近北四环的商圈,路上起码一个多小时。

   再说了,她约了齐磊3点半!!

   周小晗掐着腰,喘着粗气,她就纳闷儿了:“为什么比老娘自己出活动都累呢!?”

   正好旁边有一个男生路过,多看了周妖精两眼,周小晗先是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腰,又立时一瞪眼把气全撒出去了。

   “看什么看!没见过什么叫盈盈一握吗!?”

   男生也是硬气,“周学妹,要点脸吧,肥肉都挤出来了。”

   “你!”

   周小晗下意识的一松手,低头看去,哪有肥肉?结果男生早就见势不好开溜了。

   气的周小晗直跺脚:“你等着!”

   说完,赶紧追着李玟玟朝宿舍狂奔。

   “你等等我啊!老娘岔气啦!”

   三点十分左右....

   两人就这么奔到女生宿舍楼下,发现齐磊已经到了,在楼下等着。

   身后的背景板就是那辆大G。

   李玟玟一阵风似的从齐磊身边掠过,“等我!”

   周小晗则是撇嘴心道,还挺绅士的,提前二十分钟就到了?

   正好对上齐磊的眼神,眼珠子一立,“看什么看?老娘这叫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齐磊这才注意到周小晗露出来的一小截腰身。

   摇了摇头,“穿衣瘦不瘦的真没看出来,脱衣...要不你脱一个试试?”

   “滚!”

   周小晗翻着白眼错过去,念叨着,“现在的学弟,真是越来越不好带了!”

   齐磊咧嘴笑,看着她风风火火的过去,

   可是没走几步,又杀气腾腾的返了回来。

   吓了齐磊一跳,以为她要用暴力手段实施打击报复。

   结果,周小晗冲着大G去的......

   朝着轮胎就是一脚,“破车!让你显摆!让你显摆!”

   齐磊,“......”

   车招你惹你了?

   再说了,我的车除了骚一点,还是挺快的...

   随后,就传来李玟玟在楼门前的呼喊:“周小晗,你要死啦!”

   周小晗:“来了来了...催什么催?”

   一切都是那么干净且美好。

   只可惜....

   齐磊注定是这温暖画面的破坏者。

   目送两人上楼,这才打开车门坐进去,然后打开车载CD,挑来挑去...挑了首《忘情水》。

   嗯,贼符合现在的气质!

   四面车窗都打开,音量挑大,座椅放平点,两手往后脑一枕,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子气质——又山又炮又欠揍!

   原本夏日绿树、搭配红砖楼宿舍,起见靓丽身影往来穿行的温馨场面....

   立马变成了,豪车狩猎,满眼铜臭与淫靡的氛围。

   尤其是那首《忘情水》!!华仔挺好的一首歌,就这么糟蹋了。

   当女生楼的姑娘们看见齐磊钻进豪车里的时候,人都傻了。

   原来是他的车?

   再加上,那糜烂浮夸的音乐,车里枕手趟着的身影

   这......

   这就有点太颠覆三观了吧?

   你要知道,打击豪车这就是从齐磊开始的。北广现在的校园风气比去年之前好那么多,其实也是因为齐磊。

   那场演唱会,确实像齐磊说的那样,“让大学变回它本来的样子。”

   结果...

   确实有点接受不了。

   在这些目光之中...

   有愤怒,有不解,有鄙夷,也有跃跃欲试。

   好吧,风气教育确实可以改变一些年轻人的观念,扶着他走正道。

   可是,也有少数是救不了的,在哪都一样,说什么也都没用!

   齐磊对这些目光视而不见,看去吧,最好别光看。

   远处,董北国和廖凡义直挠头。

   董北国是后悔了,就不应该纵容他,让他挪走就好了,这小子,越来越不像话!

   大概可以想象得出,齐磊那个所谓的“吓死他们”是怎么吓死的了。

   你想啊,现在都在诟病齐磊开学之后的表现,但也仅限于少数大一导员和大一新生。

   今天他这么一弄,那全校都得议论纷纷。

   到时候,他去给预培班讲课,再去给新学部的导师学者上课,确实能吓坏不少人。

   这就是所谓年轻人的不稳当呗?

   可是,你是爽了,我这校风整顿不就白搞了?

   而廖凡义想的却是另外一回事儿。

   特么的,你说有事儿,就是上这儿来给我站街来了?

   然而,更过分的还在后面。

   过了一会儿,李玟玟和周小晗从宿舍楼出来。

   女生楼前的人们不得不又把目光从骚包大G身上,移交给李玟玟。

   没办法,憨憨姐现在有点光芒万丈的感觉。

   2000年绝对算新潮的,亮片抹胸礼服,周小晗的衣品还是不错的。

   而且,周小晗比李玟玟要矮一些,她的礼服穿在李玟玟身上,虽然还不至于显小,却有些紧致。

   却是更显凹凸。

   再加上,李玟玟化了妆,整个人都散发着让人迷醉的魅力,连跟李玟玟一起下来的周小晗站在她身边都有点黯淡。

   以至于周小晗都有点酸,“切,有什么啊?姐扮上不比你差。”

   李玟玟一边快步走,一边嘿嘿笑,“是是是,小晗貌美如花青春无敌,盈盈一握小蛮腰,行了吧?”

   周小晗甚是满意,“这还差不多。”

   随便在楼前一扫,“齐磊呢?”

   看不着齐磊人了,李玟玟也是皱眉找,“跑哪去了?”

   扫看半天,突然一声车喇叭,吓了两人一跳,一看是那台骚包大G。

   周小晗本来就看那破车不顺眼,瞪眼就要开骂。

   然后....

   我噗!!!

   齐磊那张欠扁的大脸,正趴在方向盘上乐呵呵的看着两人。

   周小晗脑子嗡的一声,整个人都不会思考了。

   瞪着眼珠子,低头看看大G,再抬头看看齐磊。

   “靠!”

   李玟玟也是愣在当场,彻底无语。

   这时,突然传来齐磊无比真切的声音,“想什么呢?上车啊!”

   齐磊依旧笑着,还补了一句,“这才叫真正的盈盈一握嘛!”

   气的周小晗一激灵,却是没骂出来。

   齐磊开大G,还停女生楼门口了....

   实在让她无力吐槽。

   而李玟玟这才试探上前,“这...这是你的啊?”

   齐磊,“上车说。”

   等着李玟玟捻着礼裙下摆上车,齐磊一脚油门,与周小晗擦身而过。

   “靠!!”周小晗又被惹到了,“开大G了不起啊!?去死吧你!”

   眼见大G远去,更过分的是,齐磊根本没急着出学校,载着李玟玟,绕过足球场,绕过南主楼,绕过留学生公寓。

   在北广校园里招摇过市,牛逼闪闪的转了一大圈,引得不少回头率,这才心满意足的扬长而去。

   学生之中...

   知道的,李玟玟那一身装扮是为了做活动主持。

   不知道的....

   就憨憨姐那身造型....

   再加上骚包大G....

   再加上开车那个二世祖一样的齐磊,怎么看怎么像是糜烂的富人泡妞桥段,重现北广。

   董北国:“......”

   廖凡义:“......”

   周小晗:“......”

   他要干啥?

   有点过分了吧?

   ......

   ——————

   齐磊办完事儿,已经是七点多了。

   看着时间,就把车开到李玟玟做活动的商场等着她。

   八点一过,憨憨姐准时出现在停车场。

   一下就看到齐磊,跳上车就开始抱怨,“累死老娘了。”

   一边说,一边卸妆。

   她还是不习惯化妆,素面朝天的其实挺好。

   齐磊则是把车汇入车流,走四环回学校车比较少。

   大约半个多小时就回到了北广,依旧是开进学校,依旧是在学校里绕了一圈儿。

   绕的李玟玟都无语,“你又憋着什么坏呢?”

   说的齐磊一挑眉头,“你就没想过,哥只是想招摇一下?”

   李玟玟想了想,“不会......”

   事实上,除了刚上车之后,李玟玟问了一句,“车是你的啊?”

   得到齐磊肯定答复之后,李憨憨就没在多问这方面的话题。

   她虽然也知道是豪车,可是在她眼里,这车和她老爸天天跑工地的破捷达就没区别。

   能开就行呗!

   至于在学校里绕圈儿....

   谁认为齐磊招摇,她也不会那么想。太了解齐磊了。

   嘟囔着:“肯定没憋好屁!”

   齐磊翻着白眼,“这话和你这身打扮一点都不匹配。”

   李玟玟嘿嘿笑,“确实不匹配。”

   好吧,李憨憨还是喜欢憨一点,这种性感路线确实不适合她。

   眼见到女生楼下,齐磊停车,她则是拉开车门犀利地跳下车,“一会儿图书馆见?”

   齐磊摇头,“估计去不了。”指了指学科建设办公室的方向,“廖凡义等着呢!”

   李玟玟好奇:“这么晚了,还干什么啊?”

   齐磊却是搞怪一句,“等着吓一跳呢!”

   李玟玟依旧不多问,“哦!那拜拜!”

   三步两跳的冲回楼里,更和那身礼服不匹配了。

   齐磊则是也下车了,把车就锁在女生楼前,走着去学科建设办公室。

   心里还琢磨呢,小孙选的这个地方不错,先停几天再说。

   先回的采审上办,把下午写好的规划书拿在手里才去找廖凡义。

   结果,一进学科建设办公室,齐磊人都傻了。

   屋里坐了二十几个老爷爷,包括董北国,新学部建设的上层班底基本都在这儿了。

   这里面有北广的师资力量,也有像庞清方、张路臣这种从其它院校征调过来的。

   反正在新闻、传播和网络技术这方面,也算是豪华阵容了。

   当然,下层的,像是副教授、导师,还有赵国华这种硕士、博士生刚毕业的,还有很多。

   只不过,没资格参加这种会议。

   此时,大眼瞪小眼,都等着他呢!

   廖凡义一见齐磊,“你可算是回来了!”

   齐磊也有点不好意思,“早说啊?我还以为就廖老师和董校长呢!早说我就不耽误那一个小时了。”

   董北国眼珠子没瞪出来,“瞎说什么呢?我就是路过,来瞅一眼,谁等你了?”

   齐磊呲牙一乐,“您三点多的时候和廖老师在车后头站了二十分钟,我都看见了。”

   董北国老脸一红,“......”

   可是,再一想,不对啊?知道我堂堂大校长在这等着,你还耽误一个小时?

   随口一问,“你干什么耽误了?”

   齐磊,“等同学活动结束来着。”

   “我......”董北国更来气了。

   烦躁的动了动身子,“开始吧!小廖说你找到了切入点,说说这个事儿。”

   齐磊也不废话,“其实这事儿挺简单的。”

   眼见角落有块白板,推过来直接开始。

   “我们现在遇到的难点应该就是,网络发展速度跟不上理论研究速度。”

   呲牙一笑,“都说人文科学是马后炮,是总结经验的。可是,这回要做的,是预研!”

   这句话说的有点语出惊人,掷地有声。

   这是一个很牛叉的定义,要知道,前面就说过,人文科学很难做预研。

   可惜,却没掀起多大的浪花,甚至有点冷场。

   好吧,一来,这个概念不是齐磊第一个提出来的。

   你以为这些人为什么愿意坐在这儿?

   正是因为组建学部,从各院校调人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这是一个走在学首前沿,甚至是时代前沿的学部。

   二来,这二十多个学者之中,除了少数几个,在尚北亲眼见到了齐磊的能力,对他有一个直观的了解。

   那些后来的、刚调过来的...

   想法其实和当初去尚北路上的庞清方、张路臣是一个心态。

   什么天才啊?什么战略家啊?哪来的十八岁的人文天才?

   即便廖凡义他们言之凿凿,即便上面一再强调这个学科就是这小子搞出来的。

   大伙儿还是本能的有点抵触,甚至是质疑。

   不会就是个样子货,上面推到前台的“典型吧?”

   所以....

   话是挺有劲儿的,可惜人还没看出来有什么特别。

   毕竟都是各自领域的金字塔尖儿了,淡定的很。

   齐磊见状,也不着急。

   在白板上,把新学部的各个学院、学科都列出来。

   【网络新闻学院】

   【网络电视学院】

   【网络传播研究院】

   【计算机与网络空间安全学院】

   【数字媒体理论与技术学院】

   【信息与通信工程学院】

   【数据科学与智能媒体学院】

   【大数据研究院】

   【实验教学中心】

   “这其中有三个工科学院,三个人文学院,一个技术与传播学的交叉学科学院。”

   “一个研究机构,一个教学探索机构。”

   下面还是没动静,因为都是车轱辘废话。

   齐磊,“工科我们在这里就不提了,大数据研究,属于国家项目,可以提供给我们作为教学研究使用的成果也十分有限,所以也暂时放到一边。”

   “技术与传播学交叉的【计算机和网络空间安全】,也暂时放一放。”

   “咱们今天只说,网络新闻学、网络电视学、网络传播学和实验教学中心。”

   好吧,还是废话。

   有人都听不下去了,“行了行了行了!”一个不算老,也不算年轻的教授压了压手。

   “小齐,是吧?你说的这些都是今天不需要讨论的,可以开始正题了吗?”

   语气还挺不友善。

   事实上,这小老头儿叫穆正明,北大过来的。

   平级调动,从北大院长,成了北广的学院院长,本身就带着情绪。

   而且,还得受廖凡义这个“小年轻”的领导,就更有情绪。

   现在又冒出一个十八的,他能在这坐着,已经算是给面子了。

   所以,别废话!赶紧的!

   水特么什么字数?

   齐磊一听,就当没看见,继续指着小白板,“难点其实就是这三个学院和一个教学中心。”

   “三套理论基础,必须搞明白!否则没法展开教学,连理论都搞不明白,怎么教学生呢?”

   “更不要说,教学中心是对教育方法进行研究改进的地方。没有理论,没有教学,中心也就是个摆设。”

   “那么问题来了,怎么把传统的【新闻学】、【电视学】、【传播学】,移植到网络!”

   “加上‘网络’二字的前缀,形成学科,就是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对吧?“

   穆正明实在没耐心了,“你到底说不说?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

   齐磊白了他一眼,蹦出一句,“您着急,要不您先回去?”

   “我....”

   差点把穆正明噎死。

   动了动身子,抱着膀子,终究还是没走。

   他也没法走,董北国在呢,他走一个试试?

   现在是情绪问题,走了那就是工作态度问题,不是闹着玩的。

   齐磊见他不说话,也不紧追不放。

   继续废话,“现在的难题就在于,当下的网络环境,无法支撑学科的移植。”

   “没有足够的实际经验,支撑研究。”

   “所以,这个头儿都没法去开,就更别说预研了。”

   这回董北国都听不下去了,这小子故意气穆正明呢吧?

   一个劲儿给齐磊使眼色,意思是,你差不多得了,看把老穆气的?

   齐磊暗自一笑,那好吧!

   不再废话,“谁懂经济?”

   此言一出,大伙儿都一愣,然后...

   然后一齐看向苦大抽身的穆正明。

   穆正明脸都绿了,他娘的!这日子没法过了,挤兑我是吧?

   “我!!怎么了!?”

   好吧,北大经济学院的院长,给你闹呢?

   “额…”齐磊一窘,误会!纯属误会。

   “那什么…穆老是吧?”

   就见老头梗着脖子,“不、敢、当,叫穆正明!”

   齐磊脸皮厚,“穆老…您知道什么叫,【卖方市场】、【买方市场】吗?”

   穆正明真炸了。

   瞧不起谁呢?是个学商贸、经济的大学生就知道。

   考我?

   僵着脸颊,“要我给你背一遍定义吗?”

   齐磊,“不用。”

   “我只是想说,当下的传统媒体,就是【卖方市场】,而网络媒体时代就是【买方市场】”

   “这就是将传统学科向网络学科移植的切入点!”

   “......”

   “......”

   “......”

   “......”

   欻的一下,整个学科建设办公室,都好像被按上了暂停键。

   依旧是瞪圆了眼珠子,怒目而视的形态。可是,谁都看得出来,这一刻,穆老头儿在思考,在震惊,在开窍!!

   唯独没有愤怒....

   是的,这一刻....

   所有人的表情,都和下午时,廖凡义第一眼看到文案时的表情一样。

   穆正明,似乎悟了!

   真的悟了!那种感觉,就像是爱因斯坦突然在一秒钟之内,摸到了质量方程的影子。

   可是,又不是全悟,隐隐约约,撩拨的你…

   既通透舒爽,又浑身痒痒。

   “卖方市场...买方市场....”

   “卖方市场,买方市场?”

   穆正明像着了魔似的,感觉就隔了一层窗户纸,可就是捅不破。

   猛然看向齐磊,“说说看!”

   “这么说吧....”齐磊真的不卖关子了,干脆给自己拉了一把椅子坐下。

   “我爹是资本家!”

   众人一听,登时翻了白眼儿,你爹是资本家?

   这话要是让你爹听见,不打死你!

   资本家这个词儿在中国,从来不是褒义词。

   齐磊不管那么多,贬义不贬义的,耽误资本家剥削了是咋的?

   “我爹是资本家,所以买卖双方的市场关系这点事儿,我还是懂的。”

   眼见有一些不太了解经济的教授眼中有了疑惑。

   齐磊又解释道,“【卖方市场】就是商品供不应求,买主争购,卖方掌握买卖主动权的市场。”

   “说白了就是,假如我是卖包子的,而北广就我一家卖包子的,全校只能从我这里买。那包子的质量,大不大,白不白,多少钱卖,都听我的,消费者没有议价权,甚至商品的选择权。能理解吧?”

   见众人点头。

   “【买方市场】与之对称,指商品供过于求,卖主之间竞争激烈,买主处于主动地位的市场。”

   ”这就好比,突然来了一万个卖包子的,比买包子的还多。那市场就是消费者说了算了,谁便宜买谁,谁的又大又白又好吃就买谁,对不对?“

   几个不懂的听罢,连连点头。

   和后世不同,后世上网的人都能听过买卖双方市场的关系,可是这个年代,隔行真的如隔山。

   可是,穆正明却不管别人,这些在他眼里还是废话,他着急知道结论。

   急道:“不用你科普。你就说,这和你说的移植学科有什么关系吧!”

   齐磊,“这还不明白吗?”

   齐磊,“你们想啊,如果!!”

   “如果咱们把信息看成是商品,那媒体就是信息的出售方,也就是【卖方】!!”

   “普通民众是信息的消费者,也就是【买方】!!!”

   “那你们说,现在...是买方市场,还是卖方市场?”

   穆正明想都没想便脱口而出,“当然是【卖方市场】!”

   齐磊,“对啊!因为只传统媒体这一个渠道,信息也只能从这里流出去,所以卖方是最有利的,买方是被动的。”

   “所以,电视、广播、报纸就是北广校内那个唯一卖包子的人!”

   众人点头沉思,确实有那么一点味道。

   其实准确的说,还不是电视广播,卖包子的其实是ZF.。

   穆正明:“然后呢?”

   齐磊,“然后就好说了啊!”

   “当下的传统媒体,完全可以套用卖方市场的属性,进行研究!”

   众人:“.......”

   大伙儿再一想,确实是这样的。

   齐磊,“那你们再想一想,网络时代,人人都是信息端口。”

   “信息无限发达,传播成本无限低,铺天盖地的网络信息供普通人选择摄入。”

   穆正明听到这儿,脱口而出,“【买方市场】!!网络时代是信息的买方市场!”

   齐磊一摊手,“对嘛!!现在,咱们再把买卖双方市场的经济学经验,套用进去,再看看。”

   见众人陷入沉思,穆正明眼神连变,却依旧不得要领。

   齐磊道:“【卖方市场】的格局,利于经营者销售产品,生产者扩大生产。对应传统媒体,就是扩大体量,以及信息传播效率。”

   “这就比如,我一个人做北广一万多师生的包子,生产规模必然就大。”

   “但缺点也是明显的,不利于降低产品成本,提高产品质量,增加花色品种,满足广大消费者的各种需要。”

   “反正包子卖得出去,我不会在品种、样式、营销上投入太多精力。”

   “对吧?”

   见众人看他,“那么问题来了!”

   突然指着白板上那三个学科【网络新闻学】!!

   【网络电视学】!!

   【网络传播学】!!!

   “现在!!市场地位反转!!”

   “有一万个卖包子的涌入北广!”

   “也就是,信息输出端口多了,成了【买方市场】!”

   “穆老,您给大伙说说,买方市场的特点和规律。”

   这些东西,穆正明还不是张嘴就来?

   “买方市场,当然就是商家的竞争更激烈。”

   齐磊,“套用到信息传播上,那就是,媒体的竞争更激烈呗!”

   “!!!”

   穆正明,“商家必然要开始迎合消费者的喜好,频繁调整营销策略。”

   齐磊,“那就是说,媒体要迎合信息接收者,调整信息输出的方式,选择更高效,更容易被接受的信息输出方式。”

   “那么,好!”

   齐磊在这里停了下来。

   “咱们就先讨论,迎合,还有更容易接受的信息输出。”

   “怎么迎合?”

   “......”

   “......”

   “......”

   所有人呼吸开始急促了起来。

   因为,找到线头了,这不就是学科建立的切入点吗?

   怎么迎合?

   张路臣首先想到的就是....

   “想迎合普通百姓的胃口....”

   “那就应该是.....大众化!!娱乐化!!低质化!!庸俗化!!”

   可能难以接受....

   可是,这却是事实。

   什么是大众化?就是说大话都听得懂的话。官方辞令没几个人理解,可是一段大白话,却是连没上过学的文盲都懂。

   什么是娱乐化?对着弄传播的人来说,不仅仅是内容越来越趋于娱乐,也在信息白比。

   这个年代,可以算得上娱乐的,只有每个周末的《正大综艺》,地方台的综艺节目,比如《快乐大本营》。

   然后就是,六点的动画片,八点的电视剧,中午十二点的评书时间。娱乐相对匮乏。

   可是,如果是买方市场呢?为了吸引眼珠,娱乐比重必然大幅度增加。

   什么是低质化?央视那些科普类节目,在这个年代你不得不看,因为没别的可看。但是,到了买方市场呢?

   这一类高质量的节目、科学普及,还有市场吗?

   什么是庸俗化?就是草根心理,市井哲学,全替代主流文化,成为社会的主要认知。

   张路臣瞪大了眼珠子,他找到研究方向了。

   这不就是网络心理学,网络传播的特性吧!?

   就这点东西,张路臣能写几十偏论文,推导出一个学科。

   廖凡义也悟了,这不就是网络新闻时代的特征吗?我怎么没想到?

   而齐磊,更惊人的话还在后面呢!

   “好啦!!咱们已经推导出,网络时候的信息属性,大众、娱乐、低质、庸俗!”

   “我再给大家加入一个条件。”

   “还记得洞察模型里的那一批观点达人吗?”

   这里面,不但廖凡义他们亲身参与了洞察实验,其他人也看过相关的报告和数据。

   大伙儿当然记得。

   齐磊,“那是理想状态下的观点达人,也可叫网红。”

   “那么,初期的网络属性,套用到网红身上,你们觉得,洞察模型中的理想化网红,还是唯一模版吗?”

   众人呆愣,“什么意思?”

   齐磊,“你们不觉得,这些网红都太正经了吗?”

   “如果,一个草根想崛起网络,又是在一个刚刚开化,网民和媒体都懵懂的时代。”

   “他们会用什么方式崛起呢?”

   众人,再次沉思。

   这回,廖凡义突然又悟了,“低质!庸俗!娱乐化!!甚至还要利用网民的猎奇心理,以及....话题性!”

   “对了!”

   齐磊大乐。

   你看看,那些网红鼻祖,什么杀马特、芙蓉姐姐、干露露、凤姐之流,还没问世呢,就已经被这些专家所洞悉了。

   别小看这些现象,国内网络很多错误的价值观、低俗的风气,就是从这带起来的。

   能洞悉,就能预防和研究解决的方案,以及支撑的理论基础。

   穆正明听到这儿,彻底服气了,一边和身边的老头儿“激烈讨论”,一边夸。

   “这小孩不错,这小孩真不错!”

   “可惜了,怎么就不学经济呢?”

   好吧,齐磊听见了,一脑门子黑线,你们搞经济的怎么这么愿意挖人呢?

   看着大伙开始讨论,本来还想再抛出来一点干货,可是一想,今天的就够用了。

   光一个买卖双方的市场角色转换,就够他们研究的了吧?

   留点,下回再用。

   这些都被董北国看在眼里,心里这个美啊!

   本来吧,新学部卡在那,他就有点提心吊胆。

   上面的三个亿已经打到了北广账上,要的人也都给调了过来。

   连穆正明都给送过来了,可见上面有多重视。

   要是卡这动不了,那就笑死人了。

   廖凡义一直说等齐磊,他还有点不确定,毕竟没见这小子真发威,心里也没底。

   今天一看,这是个宝啊!

   大G幸好没挪!

   不亏!!

   可是,想了想,董北国还是觉得得提醒齐磊一下。

   你要年轻人的痛快,你要爽,你要不稳当可以,但是要掌握一个度。

   别太过分!

   就比如,你大G停女生宿舍门口可以,毕竟是有正规的通行证。这就没什么嘛,我还管老师职工开什么车了?

   可是,你接女学生....还绕场一周,就过分了!

   败人品。

   想到这儿....

   “齐磊啊!”董北国往前凑了凑,“最近确实受了不少委屈啊!”

   齐磊往后躲了躲,怎么感觉背锅老头儿有点图谋不轨呢!

   “您什么意思啊?”

   董北国一看齐磊有点抵触,“没什么意思,能有什么意思?”

   “就是关心你一下,对!关心一下。”

   齐磊,“.....”

   董北国呲着牙,明显能看出来下半口,左边倒数第三、四两颗牙是假的,因为颜色都不一样。

   “是这么回事儿,你用年轻人的方法解决问题没错!”

   严肃着,“年轻人嘛,就该睚眦必报!把我们小齐经理传成那个样子,太不像话了。”

   齐磊,“董爷爷,要不您有话就直说吧,挺假的。”

   “我.....”

   背锅老头儿闹了个大红脸,“假吗?挺亲切的啊!”

   齐磊,“假!”

   “嗨!”董北国不装了,“我的意思是说!!你差不多得了,谁惹你你打谁脸就好。”

   “打击面不要那么广嘛!”

   “今天带着那个李...李玟玟!你还绕场一周,怎地?这是准备让全校都骂你,你再把全校都打一遍脸?”

   “我觉得这样不好嘛!”

   半真半假半责备,语气不容有疑,“这样!!”

   “我做个主!”

   “等大一军训回来,把预培生,还有新学部的基层教职员工组织起来开个讲座。”

   “你来主讲,这总可以了嘛!”

   “够找回面子了嘛!”

   “就这么定了!”

   “赶紧把你那大G开走....”脸色一苦,“你董爷爷我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校风校纪,不能再垮掉啦!”

   “你吓死两个预培生,再加一个导员,就可以啦!”

   “别祸害全校,听见没有?”

   呵呵...

   也不知道那“两个预培生”,还有赵国华听到这话,是什么心情,让大校长给放弃了。

   本以为话说到这个份上,齐磊这么明白事儿的人,应该就坡下驴了吧?

   却不想,齐磊也呲牙一笑,露出一口坚固雪白的小白牙,“董爷爷.....”

   “怎么了?”

   “问您个事儿....”

   “说!”

   “我刚才拉风不?”

   董北国皱眉,这倒霉孩子,扯哪去了?

   不过,还是回想了一下,“很威风!”

   评价还是很中肯的,确实很威风。

   齐磊,“那吓着您没?”

   “我.....”

   齐磊,“您看看...”上下扫看一圈背锅爷爷,“您这么大岁数,听说心脏还不太好。”

   “你都没吓着....更别说吓....”

   “你个混蛋玩意!”董北国急了,“你跟谁说话呢!”

   齐磊赶紧安抚,“是是是,错了!不过,我就是那么个意思。”

   噗!!!

   后面有人忍不住了。

   好吧,两人说话声音不大,可毕竟是屋里,后面都听得见。

   大伙其实憋半天了,这一老一少的,跟说相声似的,太可乐了。

   董北国回头,“笑什么笑!?讨论你们的学术去!”

   大伙儿不吱之声了。

   而齐磊还没说完呢,“您都没吓着,那一堆老人家也没吓着。”

   噗!!

   这回轮到董北国喷了,后面一群脸黑的,这小崽子,真不会说话!

   齐磊干脆不压声儿了,“反正就是这个意思!”

   “你们都吓不着,我就能吓着他们了?”

   “......”

   董北国懵了,“那你.....那你还想怎么着?”

   “你还真想吓没气儿几个是怎地?”

   齐磊冷笑,“没气不至于,可是...得记一辈子!”

   “您还真当我没事闲的,打个脸就完事儿了?”

   “太小看我了吧?咱是那么低级的人吗?”

   董北国,“那你是什么人?”

   齐磊,“逮着蛤蟆攥出屎!”

   众人无不抬头,看着齐磊,只闻他继续道:“就算打脸,也得打的高级,打的有意思,打完还得抠下来二斤皮!”

   挑了挑眉,满脸的恶趣味,“我这个不稳当,可是比你想像的有意思得多哦。”

   把手里一直攥着的一个文案塞给董北国,“看看这个吧!”

   董北国有点懵,低头一看:

   【实验教学中心】....雏鹰规划。

   齐磊,“用经济学理论去推导网络时代的传播学方向,终究是推导!”

   “我们做的是预研!”

   “预研就得有点预研的样子,起码得有验证理论的实验场。”

   这回不光董北国,众人面面相觑,廖凡义急问:

   “怎么个预研?”

   齐磊,“培养一批有超时代思维、敏锐嗅觉,已经领先互联网发展的顶尖师生!”

   “这其中包括理论研究、实际操作、模式创新、新媒体从业者等等,各方面的超前人才!”

   齐磊扫视众人,“我们想反了,想着先拿出理论,再去完善实验教学中心。”

   “可是,完全可以反过来啊!”

   “现在的网络规模虽然不大,可是完全可以借此孵化一批网络达人,让他们走在网络的前沿。”

   “然后,我们再通过他们身上反映出来的现象,进行理论研究啊!”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点没太明白。

   齐磊,“这么说吧!我们北广,可以自己培养包括网红在内的网络人才啊!”

   “甚至,我们现在做的事,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想预防西方文化借网络渗透本土文化。那我们为什么不抢占先机呢?”

   “为什么不先把文化反攻出去呢?”

   “培养一批,了解网络,甚至了解中国文化、西方文化内涵的人才!”

   “反向输出不好吗?”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说实话,没想过这个问题,太超前了。

   齐磊越说越来劲,“我打个比方哈!”

   “目前,西方对中国商品的【刻板印象】是廉价、劣质,对不对?”

   “可是,实际情况真的劣质吗?我们的外贸商品质量都是很过硬的。”

   “那么,如果我手上有一批人才,从技术到话术,从文化到思维,都顶尖的传媒人才!”

   “那么,我就可以去外网,向老外逐渐树立,中国商品‘物美价廉’的【刻板印象】。”

   “当这个刻板印象建立起来,那中国商品在国外的销量,会不会好?”

   “如果好了,形成口碑,资本家嘛,都是逐利的,来中国建个厂,或者经销商以此为卖点,加大中国商品的宣传。”

   “都不说对工商业出口的影响有多大了,至少他们在商品这方面再想抹黑我们,就有点困难了吧?”

   “这不就建立了一道壁垒吗?起码在工商业方面,我们在【守门人】这个环节需要投入的成本,会大大降低!”

   “对国内制造业也是有推动作用的。”

   “那么问题又来了,能不能改善国家形象呢?能不能在别人抹黑我们的时候,提供一些帮助呢?”

   “能不能做为我们文化输出,文化入侵的一个端口呢?”

   齐磊说了一大串,自己都没发现,说漏嘴了!

   “......”

   “......”

   “.....”

   一帮人都让在说懵了!

   董北国目光呆滞,脑瓜子嗡嗡的,“小子...我怎么感觉,你这不是什么教育中心....”

   “这是前敌司令部吧?”

   你听他说这玩意啊?哪像是搞教学?倒像是培养一群文化战争贩子!

   “呃....”

   齐磊一窘,含混其词,“反正我就是那个意思,就是举个例子嘛!”

   “没那么严重。”

   “雏鹰!!孵育一批雏鹰!!成为网络时代的先行者!”

   看着众人,“你们不能指望我一个人的前瞻性来带动整个学部。”

   “要让更多的人和我一样思考。”

   “起码也得是被我带着思考。”

   “这样的话,我相信,像目前这种一团乱麻的状况,应该就可以避免了。”

   董北国长出了一口气。

   雏鹰....

   雏鹰??

   待羽翼初丰,即翱翔天际!

   寓意还是很不错的,可是....

   就从齐磊刚刚那些话来看,总感觉他是想养出一批秃鹫,要冲进白头鹰窝里去搅局。

   好好想了想,貌似....也不是不行哈!

   这个规划还是不错的。

   众人也是这么想的,要是真能有一批思想超前,领先网络时代的人才,那当然是好的。

   意义重大。

   但是,唯一的问题就是:

   这种人才不好选。

   怎么选?选拔的标准是什么?

   对此,齐磊嘿嘿一笑,“选拔的考题,我已经出了。”

   董北国,“哪呢?什么题?”

   齐磊,“您不是看见了吗?”

   “我....”

   董北国一滞,廖凡义等人也是一滞。

   想到了什么,董北国指着齐磊脱口而出,“你啊?你就是考题!”

   回答他的,是齐磊肯定的答复:“对!我就是考题!”

   “这种考试,不能有任何准备,也不能事先告知,完全看考生本能的反应,以及对新闻事件的嗅觉!”

   “关于我的那些传闻,包括女生楼前的大G。”

   “这里面有很多疑点,很多值得推敲的东西。”

   “任其在校内论坛发酵.,不论是什么态度!”

   “找出思路最清晰、最敏锐,甚至是抹黑最符合逻辑的那几个。”

   “这就是我们要的人!”

   干!!

   背锅老头儿差点爆粗口。

   他现在终于体会到了,上面为什么说齐磊是个玩战略的了,你完全想不到他在干什么。

   简直了!

   有些不服气,这个弯子绕的也太大了。

   “我觉得不靠谱,要是论坛上不提你的事儿呢?”

   齐磊,“不可能!我的事已经具备了热点新闻的一切属性,具有新闻自觉性。”

   “如果说在一个传媒院校这都成不了新闻,那只能您老还是退位让贤吧,教了一群草包出来!”

   “我.....”

   董北气死了!

   倒霉孩子,给你脸了哈。

   瞪眼道:“那要是有新闻,可是评论平庸,没找着你要的那种有天赋的人才呢?”

   董北国似乎找到了突破口。

   “对!我觉得找不着!”

   眯眼看着齐磊,“你要的这种人,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新闻人才!”

   “要有敏锐的思维,还要有急智,有极高的语言写作天赋。”

   “还不能是正常的语言天赋,得是那种贴近市井,大众化、庸俗化的天赋!”

   “你不说要让这些人做网红吗?”

   “那么这种人还得会捕捉大众心理,有传播学天赋,还得要求形象!!”

   “这样的人…哪找去?”

   “嘿嘿。”齐磊呲牙一笑,“要是校内找不着,我倒是可以给您校外推荐两个。”

   嘎?

   董北国一愣,“推,推荐?”

   齐磊,“对呀,您所说的这些特性,这两个人都有!”

   “新闻人才,思维敏锐、洞察心理、极高的语言天赋,而且大众化,庸俗化!”

   “形象还不差!”

   说的董北国都动心了。只不过....

   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前车之鉴,老感觉齐磊就在这等着他呢!

   “真的?”

   齐磊,“真的!”

   “在哪儿?”

   齐磊,“哈市。”

   又加了一句,“在上高三。不过,如果你想把这两个人特招进来,得准备三个名额。”

   董北国更懵了,招俩人准备三个名额?

   这是个什么鬼套路?

   齐磊则道:“等个三五天,等采审办那边忙完,如果您有兴趣,可以去看看那两个人。”

   董北国皱眉想半天,齐磊不像开玩笑。

   这么说....

   这两个还在上高三的小孩,也许真的是齐磊说的这种人才。

   突然道:“采审办你先放一放,把这两个小孩给我带过来看一眼。”

   齐磊一听,“好呀!”

   ————————

   三天之后。

   哈市,二十三中学文体教室。

   廖凡义和齐磊并排而坐,此时,廖凡义手中拿着两份档案。

   细看了一遍,才对齐磊道,“档案上真看不出什么特别啊!”

   两个人档案上真的可以说是泛泛之辈,甚至可以说啥也不是。

   要学习成绩没有学习成绩,要特长没特长。

   廖凡义真怀疑靠谱不靠谱。

   对此,齐磊淡定的一笑,“见着人,你就明白了。”

   廖凡义挑眉,“对他们这么有信心?事先说好哈,要是不行,我不再给这个面子。”

   齐磊蹦出一句,“不可能不行。”

   正说着,二十三中的副校长敲门进来,“廖教授,齐经理。”

   “人我给你们带来了,您看是....一个一个进,还是两个一起见?”

   廖凡义想了想,“一个一个来吧!”

   单独约见,准确性高一见。

   话音刚落,副校长就出去了。片刻之后,一个个子不算高的女生推门而入。

   给廖凡义的第一印象还是不错的,起码形象还说得过去,就是不知道素质怎么样。

   然而,女生那边....

   进来之前,女生还有点敷衍,“什么特么北广,姐怎么那么稀罕你呢?还特招?”

   她是不准备理会特招什么的。说实话,要是光看她自己,随便去念一念也就忍了。

   可是,关键不是她自己。

   然而进门之后,第一眼就看到了齐磊,几乎是没有任何的缓冲和错愕,登时心下一松。心说,靠“就说为什么突然要特招我?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往那儿一站想都没想,甚至都没等廖凡义开口,就来了句,“老师,咱事先说好哈,带我走没问题,但我有男朋友,他也必须带走!”

   廖凡义眼珠子没瞪出来。

   还真和齐磊说的似的?招俩人,三名额呗?

   “咳咳!!”

   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你叫...寇仲琪,对吧?”

   没错,面前的就是寇仲琪,齐磊平生仅见的猛人。

   对于廖凡义的提问,寇仲琪低头没当回事似的玩着手指头。

   这让廖凡义很不满意,这是面试啊!直接上大学的面试啊,太敷衍了吧?

   好奇道:“你...一点也不紧张?”

   寇仲琪,“不紧张。”

   “那你为什么进来就提条件?我们是不会答应这种无理的条件的。”

   结果,寇仲琪一指齐磊,“老师,咱实的捞的(实在一点),行不?”

   “给句准话,答应还是不答应。”

   廖凡义:“……”

   寇仲琪干脆也不耗了,指着齐磊:“我认识他,您肯定是知道的,不然不能点名要我和宗宝宝。”

   “而齐磊和我们认识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屁股上有几颗痣,我都看过。”

   “他也不可能不知道,我到哪儿,张洋就得到哪儿的这个事实。”

   “这些,他也肯定告诉您了。”

   “这种无理要求,您知道了还敢来。”

   “那就只有两个可能,一是,您已经接受了。估计再开点过分的条件,都能答应。”

   “二是,齐磊这家伙可能挺重要的,他的话有分量!”

   “所以,那咱就别绕弯子了呗?直接说,行不行吧?”

   廖凡义:“!!!!!”

   脸都憋红了,最后来了一句,“你出去吧,把那男孩叫进来!”

   寇仲琪突然一鞠躬,“谢谢老师!”

   直接把廖凡义干懵了,“我还没答应呢,你谢什么?”

   寇仲琪又一指齐磊,“他朝我笑,那就是过了呗!”

   廖凡义:“......”

   极品!

   真是个极品!

   敢说、心大、脑子转的快、思维清晰,而且荤素不吝。

   寇仲琪天然的好像有一种气质...

   开始廖凡义还没想明白是什么气质。

   现在明白了,“人间...老娘平躺了!”

   对!就是这种气质!

   齐磊也是嘿嘿嘿的笑。

   心说,就寇女狼,这都是收着呢,无论前世今生,就没有能在她的火力范围下站着的。

   她也就是生错了时候,要是往前再过十年...

   寇仲琪具备了一切成为网络大V的特性。

   后进来的是宗宝宝。

   一进来,“老师好!老师,你把我收下吧,我可乖可乖了!寇仲琪都通过了,那我肯定没问题。我爸是说相声的,我从小基本功就好,就指望这张嘴过日子呢!您要是不嫌弃,就拿去用。我肯定听话懂事儿,还认真学习,一定成为北广的骄傲,您的骄傲!”

   巴拉巴拉,廖凡义一句话没说,宗宝宝就没停。

   更让廖凡义惊讶的是,这孩子居然连换气都不用,一口气下来。

   廖凡义服了。

   就这口条儿,北广播音系有一头算一口,没一个比得上的。

   “过了!孩子...过了!!要你了!”

   再不点头,廖凡义怕他憋死!

   宗宝宝听说过了...

   呲牙一乐,“老师,要不我再送您一段儿?我还能说半个点儿。”

   廖凡义:“.....”

   这都什么东西?

   ……

   。

   感谢【张卫雨最帅】(tui)的黄金大盟!!

   啥也不说了....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老苍的第一个黄金盟...

   还是在这个时间。

   大家可以到“大额打赏”里,找《流年》的黄金盟打赏信息,参与活动,可以月票抽奖,能抽到6666票....

   都去抽一抽呗,抽到了直升盟主不是梦!(投月票要在这里才能参加抽奖活动...)

   而且,多这6666票,《流年》应该就可以进月票榜前十了。

   继续求票,继续求打赏!!明天继续加更!!

   这可能是老苍这本书离月票榜前十最近的一次...

   我想说,感谢大伙儿对《流年》的喜欢,对老苍的支持。

   真的很需要月票...

   求一切渠道的月票!让我在天上再飞一会儿。

   另外,还要感谢【黄瓜43】的白银盟打赏....兄弟牛逼!

   感谢【Norns】的白银盟打赏.....老板大气!老板发大财!

   还要感谢【大象】、【十篾丶】【橙色胡萝卜】也分不清多少个的盟主打赏!

   还有疯狗兰...燕客...一又三分毒...咸鱼不够咸。

   原谅老苍现在没时间翻看打赏记录,记不住你们每一个人的名字,等过了这几天,一一感谢!

   另外加更!

   玩命加更!!

   (以上发布后粘贴不算正文字数)

第12章 雏鹰(四)。(求月票求订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